沈阳ts绝不能让他手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一群人惨叫,他们耗尽心血,费尽力气,折腾了大半夜,冒死弄出来的金色神卵居然被小不点抱着跑了,要去吃掉,怎不焦急?!

每一个人都气急败坏,在后追赶,绝不能让他手,不然众人非被气疯不可。◎ ◎

“站住!”一群人大叫,可是狼群无尽,小不点早已没影了。

“追,我在金色神卵上洒下了几滴幽兰草的汁液,他跑不了,我们一追寻踪下去。”一个黑斗篷人说道。

“嗷呜……”

狼嚎不绝,全都朝着一个方向奔行,这个时候很多巨狼已经舍弃了火国公主等人,追杀向小不点,这无疑也为他们指明了方向。

这一夜,大草原暴动,所有生灵都不得安宁,到处都是狼嚎声,一双双碧绿的眼睛跟鬼火般,在蒿草中出没。

一具具可怕的身影对月长嚎,令整片大地都在发抖,群狼沸腾,露出雪白的獠牙,在这片疆土疯狂奔跑。

“好可怕呀,无穷无尽的狼跟我抢金色的神卵。”小不点吃惊,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狼暴动,简直像是洪水般隆隆而鸣,后方烟尘冲天,草被都踩没了。

银色的巨狼、青色的头狼、黑色恶狼、赤色的独角狼,应有尽有,铺天盖地,黑压压一大片,带着一股惨烈的杀气,穷追不舍。

小不点动用金色骨剪杀出一条血路,本来已经逃出了包围,闯入了远方,但是这些狼的嗅觉太敏锐了。一路追踪而至,再次成合围之势。

无边无沿,狼群没有尽头,雪白獠牙在深夜中显得明晃晃。格外瘆人,绿眸如电,茫茫草原上的所有凶残族群都出动了,赶到了这里。进行围堵。

“哧哧”声不绝于耳,后方数十头狼王都懂得强大的宝术,根本就没有一个弱者,群攻小不点,排山倒海,光芒飞来,将他近前的石山都震塌了。

“我逃!”

小不点踩在晶莹的骨镜上,用尽力气,催动体内的神精。离地三尺高极速飞行。这样速度虽然快。但是消耗甚巨。

可却也没有办法,他只能飞逃,不然非被狼群淹没、生吞活剥不可。

“累死我了!”终于。他停了下来,脱离大草原。落在一片山地前,成大字型躺在那里一动不想动了。

“嗷呜……”

休息了半个时辰,远方再次传来狼嚎声,群山万壑间都在轰鸣,跟着一起震动。

“噗通”

小不点被逼无奈,跳河跑了,因为狼群的鼻子过于敏锐,根本无法摆脱。

这条大河很宽,也很湍急,他随水波而沉浮,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冒出水面,两岸翠绿,杨柳随风摆动,到了一片丘陵地带。

“应该摆脱了吧?”他抱着金色的蛋冲出水面,来到岸边。

这个时候天光已亮,东方泛起了鱼肚白,这个小世界并没有真正的太阳,那轮红日据传是一只太古金乌的尸体。

每天,它都升起与降落,散发炽热,是一头真正的太古神禽,纵然死去,也威势惊天,很多人都打过注意,但却都惨死了。

“这神卵是什么东西,真的是狼蛋吗?”小不点来到丘陵间,烘干了衣服,抱着这枚卵敲敲打打,琢磨个不停。

金色的蛋能有水盆那么大,像是黄金铸成,在蛋壳上有一些奇异的花纹,流动光泽,有一种神秘的能量波动。

“这不是一般的禽乱,说不定真的是神灵的后代,那岂不是能比肩饕餮、梼杌、真犼等真正的太古凶兽?”

他很开心,进入这个小世界最大的希望就是想抓一头太古凶兽幼崽,带回石村,虽然机会渺茫,但他一直满怀希冀,现在似乎要成真了。

“如果真能将它给孵化出来,我也许会得到一种盖世的宝术,定然无以伦比,强大震世!”小不点激动,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然而,他细琢磨了一会儿,又突然泄气了,直接将金色大卵扔在了地上,然后一屁股坐在了上面。

他托着下巴,道:“这是上古小世界,从无尽岁月前到现在,这枚金色的卵一直没有孵化出来,我怎么等的起。”

他推测,这只金色的蛋应是坏掉了,不然早该孵化出一头太古神兽了,不该拖到这一世来。

“真是让人伤心啊。”小不点相当的沮丧,刚才还满心欢喜呢,可是却得出这样的结论,让他不甘。

“算了,以后我自己去捉一头神禽幼崽好了,还省的孵蛋呢。”他很开朗,才片刻间就又笑了起来,扑闪着大眼,盯着金色的卵,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口水。

“我觉得它一定很好吃,即便神胎死掉了,也肯定还有大量神性物质,不然不会这样发光,如果现在不吃掉的话,肯定会遭天打雷劈的!”小不点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并立刻付诸行动。

山地上,一堆火已经生起,铁锅也架好了,他自语道:“怎么吃呢,早晨应该吃荷包蛋才对。”

已是清晨,天空中的太古金乌发光,朝霞绚烂,洒落下来,丘陵间水汽很重,被照耀的五色斑斓。

小不点寻来一块尖锐的石头,开始凿这枚卵,“当当”作响,跟打铁一般,火花四溅,震的这片山地都在轰鸣。

火灵儿、银血巨人、羽王等一行人累到吐血,途中几次改变方向,他们诅咒连连,这熊孩子怎么来回绕圈跑啊。

最不可原谅的是,最终他们沿着一条大河追寻时,发现又绕回来了,与那初始地相距仅十几里而已。

这熊孩子到底有没有方向感啊?他们想骂人,整整绕着大草原跑了一圈,居然又回到了原点。这片丘陵距离草原真的很近。

所有人皆气到吐血,腿肚子都跑到转筋了,连脚脖子都跑细了,折腾了一宿。跑了大半夜,居然又回到了出发地,早知道坐在这里等比什么不好,他们额头青筋暴跳。

“气死我了!”

“这熊孩子有没有方向感啊。折腾了我们一夜,又跑回来了?!”

众人诅咒连连,气到头发都快着火了。

唯一庆幸的是,那幽兰草很神秘,沾上一滴汁液后几天内都会有淡淡清香,可以一直追踪下去。

“啊,他在那里,找到了!”有人惊呼。

当一群人看到小不点后,气到嘴角抽搐。头发倒竖。他真要吃掉啊。这个家伙正在摆弄一口铁锅。已经烧红,那金色的蛋被放在当中,他来回的颠锅。像是在炒菜般。

“快熟啊,赶紧裂开。我饿死了……”

他一边烤蛋一边嘀咕,念念有词,似乎很想立刻吃掉。

“天杀的,你给我放下!”火国公主身边,几个神秘的黑斗篷人怒吼,简直要疯了,他们千辛万苦弄出来的神卵居然真要被这个熊孩子给吃掉了。

“凶什么,又不是说不给你们吃,一会儿我请你们吃煮蛋,看来是烤不熟了。”小不点抬头看了他们一眼,而后抄起铁锅,将当中的金蛋扔进了旁边的铜鼎中。

20180511152601963382188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