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ts还不时去请教祭灵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同样得到消息的还有火灵儿,当场气的掀翻了玉桌,带上一群人,向山门外赶去。

大胖子?天知道这个鬼外号怎么会流传开,只有那小贼喊过而已,别人不应知晓,也不会这样称呼才对,怎么现在一只鸟都敢这样来调戏她?

山门外,一只大乌鸦在不断的得瑟,跟一群年轻的弟子吹牛,说它如何了得,吃过白虎,啃过大鹏,甚至战过诸犍,跟人形纯血凶兽摔过跤。

尤其是,它还舔着脸,硬是跟一个长老套起了交情,结果还相谈甚欢。

小不点赶来,一眼就看到了那只大乌鸦,相当的惊讶,看得出它风尘仆仆,翎羽凌乱,显然飞行了相当长的时间。

“二秃子,看到大哥来了,怎么不过来拜见!”它大刺刺的嚷嚷着,正是大红鸟。

没毛怪鸟那叫一个气,论真实辈分,它足以做大红鸟的祖宗,结果却被这只烂鸟这般称呼,胸中郁闷。

“胖子咋没来,真不够意思,枉我还惦记她,带来一些特产呢,结果都不来迎接我。”大红鸟得瑟,但却不敢惹小不点,深知他的凶残。

殊不知,一个前凸后翘、曲线完美、拥有魔鬼身材的少女早已带着一群人绕道出来了,截住了它的后路。

“给我打!”

一声轻叱传来,火灵儿眸波流转,莹白面容带煞,玲珑起伏的娇躯起伏,气的颤抖,一时间诸多符飞出。像是雨点般落下那只黑色的大鸟。

“嗷……”大红鸟惨叫,嘴太贱,惹来了报应。

“给我揍,拔光它的鸟毛,不许留情,回去做扇子,一人一把,这可是遗种!”火灵儿喊道,招呼一群师兄妹齐上。

“遗种啊。材料上佳,可遇不可求,赶紧抢!”一群人一听,全都兴奋了,眼睛发绿。向上冲去。

一个人打不过遗种,一群人绝对没问题,这些弟子跟打了鸡血般,恨不得一人拔上几十根鸟毛。

“我@#$5……”大红鸟诅咒,后悔万分,真是不该惹女人啊,它向小不点求援。

“救命啊。这美丽的胖子疯了!”

然而,小不点相当的淡定,托着下巴,找了一块大青石看戏。根不予理会。

“胖子,还记得吗,这可是凶残孩子最先称呼你的……”大红鸟惨叫,一群人冲了过去。用符将它压制,狂拔它的毛。

“你闭嘴!”火灵儿气愤。她身材曼妙,修长而瑰美,玉体玲珑起伏,怎么就跟胖子搭边了呢?可恨可恼。

“我有毒,浑身黑羽皆毒,可腐蚀诸神的魂骨,你们不信自己看。”它猛力一抖,顿时黑烟弥漫。

“真有毒啊,这羽毛掉黑色,还淌血。”有人惊呼。

因为羽毛被染色了,抹掉黑料外,露出了里面鲜红的光泽,宛若血一般。

“没事,它其实是红的,只是染色了而已。”二秃子出现,而且非常不地道,在人群中偷袭,一脚将大红鸟踹进了山门前的水池中。

落水的大红鸟扑棱着翅膀,当即就现了原形,结果引的一群人眼红,因为红色羽翅更为鲜艳,流动宝光。

“二秃子,我跟你没完!”大红鸟惨叫,它被一群人给淹没了,补天阁众人一起扑了上去,那可真是豁出去了。

没毛怪鸟解说:“看到我的样子了吗,就是贡献出羽毛的结果,我与它同类,羽毛皆拥有至强神性,做成羽扇后……”它淡定而沉着,还没说完,岸边上的人已经沸腾,全部扑进池中。

大红鸟咧嘴长嚎,时间不长就被人扒光了羽毛,浑身上下光秃秃,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大秃子,它惨叫连连。

“胖子,差不多就行了。”小不点对火灵儿传音,进行劝解,结果自然引发了一场战斗。

上一次,他称呼火国公主为大胖子,与夏幽雨还有女战神并列,火灵儿就已经憋了一肚子气,差点爆发飙。

这一次则全面爆发,气急败坏,与熊孩子大战,结果战绩不如人意,被熊孩子撂倒了。

“师妹你还不行啊,跟我摔跤还差点事。”小不点蹲下身来,敲了敲她莹白的额头,又在她身上摸索,搜刮宝物。

“小贼,我与你拼了!”火灵儿双目喷火,绝世容颜上写满了愤懑,但就是挣扎不动,被熊孩子放倒在地上,全方面的洗劫。

“全都过来镇压他!”火国公主喊道。

幸好熊孩子足够强,才没有被群殴,不然非跟大红鸟一般,惨遭蹂躏,但最终也是逃之夭夭。

大红鸟很惨,浑身上下没有一根羽毛,它灰溜溜地躲在二秃子的后面,跟着他们进入补天阁。

“小师弟,你的嗜好真不咋地,怎么总是喜欢养些稀奇古怪的品种,又弄来一只不长羽毛的怪鸟?”

路上,有人打招呼,非常好奇的盯着那只头颅都要垂到地上的大鸟,觉得很肥实,炖熟的话足够吃上几天。

“嗯,他们是亲兄弟,这个叫大秃子,那个叫二秃子。”小不点相当的淡定,非常平静的介绍。

“这是我同族的兄弟。”二秃子脸厚心黑,这些日子早就适应了,一点也不尴尬,大方的介绍。

大红鸟的头都要扎进了地里,脸红脖子粗,它相当的沮丧,怎么这么倒霉啊,竟然被人褪毛,成为了大秃子。

“悲哉,我太可怜了,二秃子我和你没完!”大红鸟惨叫,撕心裂肺,直接就要跟没毛怪鸟决战,它们两个此时太像了。

不得不说,它很有毅力,在百断山分别后,一路打探,横穿无垠大荒,躲避过诸多可怕的生灵。来到补天阁,一切都为了让小不点介绍,拜师学艺,它念念不忘那根神羽。

“别打了,我传你一些宝术与道法,可以让你的速度提升一大截!”小不点道。

补天阁将要发生剧变,他教大红鸟部分符,让它提升实力,乃是逐鹿学院的法门。传承自金翅大鹏,可以让大红鸟飞的更快。

这一日后,大红鸟开始了地狱般的磨砺,感悟与修行这种法,浑身发光。新生出的羽毛赤红中还带着淡金色。

它不像二秃子,身体出现了意外,它只是临时被人扒光了羽毛而已,仅半个月就生出了新羽,而且飞行速度更快了。

火光中带着淡金色,它飞行起来宛若一道电光,这令沮丧的大红鸟摆脱了阴影。又开始得瑟了起来。

在接下里的日子里,小不点一头扎进藏经阁中,每日都在翻阅经,不分类型。从头到尾一路研读,天天诵经。

他涉猎博杂,涵盖方方面面,初时不觉得什么。但是每日诵经下来,小不点日渐精神饱满。肉身活性不断增强,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在此后的三个月中,他将藏经阁内的骨书阅读了大半,201802251519557392103161.jpg,瞄向它根部的泥土,因为鲲鹏骨就是从那里出土的。

可惜,最终并无所获,老藤像是陷入了沉眠,一直寂静无比。

最后,他一心投入藏经阁,阅读每一种经,获得了几种小神通。

这一日,守护藏经阁的柳老为他选了几部经,皆带着电芒,雷光滚滚,符繁奥无比。

小不点惊喜,这是补天阁的镇教神术,与雷电有关,虽然已残缺,没有全可读,但是依旧价值连城。

巧合的是,他学有狻猊宝术,亦是雷电法门,两者存在着密切的联系,可以相互印证,进行参考。

“谢谢老伯!”他真心感激。

柳老的头发乱糟糟,整日躺在门口的藤椅上,看起来像是没事睡醒般,但是对小不点却很和善,越来越欣赏。

“我补天阁的宝术讲究循序渐进,所修经越多,理解越通彻,日后成就越大。之所以不让你立刻学习镇教宝术,因为你的积累还不够,此前突破太快了,需要多诵经才能化解你的困境。”柳老说道。

小不点震惊,这位老祖绝对恐怖,竟能如鬼爷般,看出他进境太快。

显然,这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强者!整日守护在藏经阁,怎会不知都有什么骨书,此前不给他是因为怕他急于求成,出现大问题。

这是一个至强者,想来其他弟子来此选经,也都受过他的指点,他早已看透根,会为他们选取最佳经。

“我教最强神通……其实是补天术,可惜在上古年间就失传了,那一战太过惨烈,诸圣争霸,神灵发狂,连祭灵大人都差点殒落。”

柳老叹息,满头白发凌乱,更加显得苍老,对那一战耿耿于怀。

尤其是,现在补天阁遭遇厄难,即将有惊变发生,他就越发显得落寞了。

自这一日后,小不点开始修行雷道宝术,全身心的投入了进来,日日沐浴雷光,浑身电芒飞舞。

他沉浸在雷道法则中,废寝忘食,忘记了一起,以雷电洗礼肉身,熬炼筋骨,连呼吸时都在喷薄闪电。

“你来了。”

这是一座灵山,上方电芒交织,雷光霍霍,狂乱劈舞,宛若一片汪洋,正是雷道老祖慕炎的修行地。

整座山巅只有一座殿宇,于雷光中释放不朽的气息,雷电乃是补天阁镇教神通之一,自然有极为非凡的意义。

而这里则为一处圣地,平日间根不允许人登临。

小不点救毛球时曾来过这里求情,这是他第二次登山,请求雷祖一见,向他请教镇教宝术。

“请前辈指点。”小不点道。

雷祖看起来很威猛,发丝如钢针般坚硬,眸子开阖闪雷光飞舞,极为慑人,连与人说话时,口鼻间都有闪电喷薄,隆隆作响,景象恐怖。

他尽量带着和蔼的笑容,道:“你很好,有朝一日必将大放异彩,名传大地,甚至可走出荒域去争霸。”

他虽然看着很凶猛,但是对小不点却无比的慈祥,认真指点,将所有感悟毫不吝赐的授出,让熊孩子在雷道领域突飞猛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