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ts自然见过清风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清风自然认识他,银袍少年为这一届的第一天才,名气很大,许多师兄师姐皆叹服,只是不明白他为何来到这里。

“头角峥嵘,第一奇才,曾在我们天才营呆过,极其强悍,潜力惊人。”

萧天闻言,嘴角顿时抽搐,他讨厌那样的称赞。他曾入选天才营,后来又迅速被一个老怪物选走,自然见过清风。

小不点也是一咧嘴,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居然这么快又见面了,但他无惧,理直气壮,道:“兄台阻拦于此有何见教?”

萧天黑着脸,有理由相信,在百断山中的“知己”多半是他,曾经敲过自己不止一次闷棍!

他越看越觉得是这样,咬牙切齿,额头上的黑线一缕又一缕的冒出,恨不得立刻扑过来,大战一场。

“你是虚神界的熊孩子,在第二战场偷袭过我,在百断山曾经与我一同寻太一真水,是也不是?”他想听到对方的亲口回答。

“真伤心,看你对我咬牙切齿,枉我对你有那么大的恩情。”小不点摇头。

“真的是……你?!”听到他这般回应,银袍少年跳脚,就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情何以堪?简直要吐血了。

他连着被打闷棍,原本憋了一肚子的郁气,结果进入百断山却又将熊孩子引以为知己,这让他脸色黑到不能再黑。

“欺人太甚,我跟你拼了。”他一声大叫,浑身银辉喷洒。如一条白龙般冲来,动用最强的力量攻伐。

小不点二话不说,摘下发丝上的打神石,直接抛出。划出一道歪七扭八的轨迹,但是却正中萧天的额头,当的一声响。

“啊……疼死了,痛死了!”惨叫传来。顽石满地打滚,嗷嗷大叫。

清风目瞪口呆,这石头怎么会说话,还会喊痛啊?

银袍少年则是捂着额头,踉跄后退,真是太疼了。他也很想痛叫一声,可是被地上的那块顽石弄懵了,到底谁在痛,它怎么乱叫个不停?

“痛啊!”顽石满地打滚。无比的夸张。

萧天发呆了片刻。总算回过神来。摸了摸额头,顿时暴跳如雷,很想骂娘。他母亲的,又一次头角峥嵘了。一个大包迅速隆起!

“啊……我跟你拼了!”银袍少年猛冲,抬手间符文炽盛,一头银色狴犴浮现,狂暴无比。

“我真不想揍你。”小不点说道,但动作却是相当的麻利,一冲而过,崩开了那头银色的狴犴,将是将打神石收回。

“可我想暴打你!”银袍少年很强大,号称补天阁这届第一天才,在此动手顿时引发轰动,一群少年男女跑来,在竹林中围观。

“杀!”

萧天怒喝,满身都是银色的符号,化成一片又一片洁白的羽毛,竟然冲天而起,宛若生出了鸟翼,在空中向下攻击,宝术霞光灿烂,如光雨般落下。

小不点简单而直接,再次抛出打神石,还是原来的地方,还是原来的力道,砰的一声过后,萧天抱着额头大叫。

传说中的打神石指哪打哪,一打一个准,根本就躲避不了,不然何以号称至宝。

“嗷……有完没完了,怎么又打我,痛死了!”

顽石在地上打滚,大叫着喊疼,一群人都张口结舌,至于萧天则直接被击落了下来,蹲在地上喘粗气,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这也太疼了。

最可耻的是那个石头明明没事,却总是先一步大叫出来,让他都不好意思呼痛了。

“我……跟你……”银袍少年额上大包化成了犄角,更大更高了。

但“拼了”二字还没有喊出,就被小不点给制止了,道:“你应该感谢我才对,为啥要跟我拼命?”

“你十恶不赦,为什么要感谢你?”银袍少年呲牙咧嘴,虽然在生气,但是却不得不控制面部表情,不然会拉扯到额头上的伤口。

小不点开口:“你想一想,当初如果是别人敲了你两榔头,你还有命在吗?如果是别人还会将补天石还给你吗?如果是别人,在百断山中会与你和平相处并分给你太一真水吗?多半直接就是击杀。”

萧天顿时泄气,他何尝不知,如果换了一个人,将他压制后怎么可能会留他性命,他的心里一直很矛盾。

“总的来说,我对你有天大的恩情,甚至可以说,你欠了我两条命。”小不点笑眯眯。

起初,银袍少年还泄气,可是听着听着又开始咬牙了,道:“这个世上恶人何其多,是不是我看到一个大恶人,只要他没杀我,我都要铭记,并感谢他不杀之恩?”

“小哥哥是好人,从来不欺负人!”清风不忿。

萧天看着他那么认真,眼神纯净,彻底被打败了,那个熊孩子要是好人、不欺负人的话,全天下就没有大恶人了。

“还是清风最了解我。”偏偏,那可恨的孩子还一副自得的样子,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大大的好人。

“散场了,没啥好看的。”二秃子开口,请围观者远去。

而这个时候太阳也快落山了,晚霞染红天边,众人担心小不点身上的鬼出现,一哄而散。

“走了,我请你去喝酒,正宗的猴儿酒价值连城,乃是稀世神酿。”小不点拍了拍他的肩头道。

萧天不忿,几次被人敲出大包,心里有一股气始终不能散掉,道:“你能不能跟我正经八百的战一场,不许用那块破石头,不然我不服!”

“好,满足你的愿望,让你看一看什么是光明正大、天纵神武的第一强者!”小不点睥睨,冲着他招手。

清风都跟着脸红了,为啥小哥哥有时候真的很欠扁呢?

“嗡”

示例图片_0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