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ts根就没有出手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大红鸟、二秃子非常没义气,撒丫子就跑,根就没有出手,眨眼不见了踪影。

“吼……”

一声咆哮,一头狻猊格外强大与雄壮,浑身金霞炽盛,震碎了所有符,而后张开大嘴,猛力吐电芒,冲向四面八方。

顿时一片惊叫声传来,所有人都吃惊,遭遇重创的小不点比平日还可怕,厉害无比,闪电粗大,当即将很多女弟子电翻。

这要是真正厮杀,她们全都要覆灭。

事实上是,熊孩子被揍了一天,体内充满了闪电,都是雷祖慕炎放进去的,到现在还没有全部导出,正好借这个机会雷霆一击,释放了个干净。

火灵儿想逃,但被熊孩子追上,直接撂倒,大肆洗劫了一番。

直到凶残的孩子离去,火灵儿还在尖叫,气到不行,每次都吃亏,让她愤懑。

“师妹,赶紧换件衣裙吧。”一位师姐过来,小声提醒她,其他人的眼神也都怪怪的。

“怎么了?”火灵儿狐疑。

蓦地,她迅速回头,顿时发出一声尖叫,咬牙切齿。

今日,她穿了一身洁白的长裙,衣袂随风飘舞,超尘脱俗,宛若要乘风而去的谪仙般,有一种出世的美。

然而,此时她挺翘、丰满的臀部,被印上了一排漆黑的小爪子印,非常整齐。

“该死的熊孩子!”她羞恼无比。

那小贼将她撂倒后,一顿乱拍,揍了她一顿,唯有这个地方最明显,黑爪印突显,此时她感觉到了一阵火辣辣的痛。

火灵儿抓狂,但是……她打不过那熊孩子,几次想收拾他,都被反撂倒了,那家伙很混账。

“大胖子,跟我斗,你还不是对手。”远方,小不点自语,一瘸一拐地来到了藏经阁。

他被雷祖收拾惨了,现在还浑身剧痛,走路都费劲,但是并未懈怠,依旧听从叮嘱,来到这里翻阅经书。

很明显,这里空旷了很多,九成以上的骨书都被搬走了,运往了别处。

“快看吧,几个月时间下来,整座藏经阁你也看的差不多了,只剩下这些了。”柳老带着慈祥的笑。

“谢谢老伯。”小不点感动,显然柳老特异将他没看完的经留下,让人先将其他经书搬走了。

“别谢,我可没有为你耽搁时间,只是他们来取书时,我尽量将你看过的书先行选了出来而已。不过,几种神通都被带走了,那些是最珍之物,不能留到最后,以后你有机会再学吧。而且我也觉得,你修行雷术就足够了,比那几种神通强。”

小不点龇牙咧嘴,想坐下来都不行,站着诵读经,翻阅骨书。

“怎么这样惨?”柳祖笑眯眯,他很和蔼,与雷祖完全是两种性格。

“唉,被收拾惨了,从我出世以来,未尝一败,结果今日差点没被揍死。”小不点唉声叹气,皱着小脸,黑乎乎。

柳老忍俊不禁,不禁笑了,道:“他也是为你好,让你感悟雷电中的生命气息,不应只懂得毁灭,想要让雷术升华,必须通透全部奥义。放心吧,慕炎虽然性格刚烈,脾气火爆,有如雷电,但是这样拾掇你,肯定会给你莫大的好处。”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小不点日日惨叫,大声哀嚎,引得补天阁一众弟子都前来围观。凶残孩子被收拾的过程,让人觉得特“养眼”,比看美女还令人兴奋,隐约间成为了一道风景线。

小不点着实郁闷坏了,咋老是被揍呢,如果能打的过慕炎,他非扑上去咬他两口不可。

当然,在被揍的过程中,他对雷电的领悟的确突飞猛进,而且也终于触摸到另一重奥义,捕捉到了一丝生机。

但很微弱,依旧不明显,认真感应也只能模糊的体会到。

“什么,你触摸到了那缕生机?”雷祖慕炎听到出后震惊。

“咋了?”小不点狐疑,这老家伙天天揍自己,不是号称必须有体悟出这种生机吗,怎么还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

很快,守护藏经阁的柳老也被惊动了,迅速赶来,声音颤抖,道:“真能捕捉到雷电中的一丝生机?奇迹啊,果然是天纵神资!”

“这有啥,你们不是让我努力感应吗,天天被雷劈,我总得想方保命啊,似乎就触及到了一丝那种气息。”小不点道。

“日后镇教宝术补全有望了。”柳老感叹,溺爱的摸了摸他的头。

雷祖慕炎老脸发红,也不断点头。

小不点倏地瞪圆了大眼,冲着雷祖咆哮,道:“你该不会自己也没感应到吧,却整天痛揍我,让我去体验?”

熊孩子实在气坏了,这也忒欺负人了。

“你天赋比我好,称得上逆天。”雷祖老脸通红。

“你太可恨啦!”小不点跳脚,就想造反。

结果喀嚓一声,一片雷光降落,将他淹没,他被电的嗷嗷痛叫,直接口鼻喷电,再也喊不出了。

“有天赋就得珍惜,别人穷尽一生都难以体会到毁灭雷电中的生机,你现在埋下了一枚种子,将来在雷道法则中的成就将不可限量,可以成为至强者!”柳老说道。

“过几日,等到雷雨天,我带你去捉雷劫液,那是夺天地造化的神液,对你将有莫大的好处。”雷祖道。

既然小不点能模糊的感应到,慕炎觉得也许可以尝试一下。昔日,他花费漫长岁月,遭受重创,才强行夺得一滴而已,献祭给了老藤。

现在不一样了,熊孩子竟真的触摸到了那一道关卡,也许可以在一次雷雨中就能再夺一滴。

柳祖闻言,露出凝重之色,他知道,雷祖想拼命,神液岂是那么好得的?也许会因此而神形俱灭。

“你要铭记慕炎的恩情啊。”柳老轻叹道,因为这样做,动辄就可能要搭上性命,雷祖慕炎这是想成全这个孩子啊。

小不点点头,感觉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不敢乱语。

好疼啊,遭雷劈的熊孩子,嗷嗷痛叫,代求一张保底月票。

20180225151955739210316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