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ts迎接雷电的攻击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雨天到来,起初天光暗淡,细雨淅沥沥。不久后,乌云从远方涌来,黑压压一大片,雨越下越大,在地上汇成小河。

天色一下子黑暗了下来,仿佛一瞬间就陷入了黑夜,伸手竟不能见五指,而事实上这一刻应该是白天才对。

天地间漆黑,大雨密布。几片巨大的云朵撞在一起,顿时爆发惊雷声,那闪电如金蛇在舞,贯通天上地下。

“轰隆!”

天空颤栗,金蛇横空,照亮了漆黑的天穹,洒落下光辉,大雨滂沱,这个世间水茫茫一片。

这是雨季,雷雨出现的不算突兀,但伴着惊电却很吓人,大荒中各种凶禽猛兽都蛰伏了起来,怕遭劫。

因为,有灵性的东西若是过于逆天,可能会引发雷电,被毁灭掉,比如雷击木,积年老妖,这样的例子不算少。

补天阁数十里外,一大一小两道身影站在雨幕中,任大雨落下,打湿衣衫,他们仰头观望,正是雷祖慕炎与小不点。他们在等待机会,这么强的闪电凡胎进去肯定要化成劫灰,不可能得到什么,必须要要等它退去时才好。

而且,雷劫液就是雷雨过后,最终电芒淡去时才产生的。

这是真正的九天雷电,代表了天地神威,很难对抗,与生灵所施展出来电芒相比,也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

终于,大雨渐小,雷云涌动,那炽盛的闪电也不再那么凶猛,可以去寻雷劫液了。

“就是这个时候!”雷族慕炎道。

他踩着一件宝具,拉着小不点冲天而上,向那翻滚的乌云而去。要探索雷电的秘密,寻获神液。

天空黑暗,乌云中电芒在闪,虽然不似刚才那么狂猛了,但是依旧很可怕,尤其是临到近前时就更吓人了。

雷光霍霍,让人睁不开双眼,在这么近的距离内观看,让人头皮发麻。浑身寒毛倒竖。

小不点当即惨叫,道:“送上门来遭雷劈,我怎么这么惨啊!”

“别乱叫,用心去感应那一缕于毁灭中孕育的生机!”雷祖斥道。

小不点可怜巴巴,瞪着大眼。看着那可怕的雷电,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实在是很紧张,一个弄不好就形神俱灭。

暴雨过后,这乌云间的确有一股莫名的气息,那是生之力量,孕育在雷霆中。一旦触及,必然会让毁灭之力爆发。

“仔细感应,不要出差错。”慕炎道。

于毁灭中新生,于雷暴中孕育。一点生之气流淌,小不点睁大了眼睛,终于有所感应,他没有达到那个境界。不能体悟这种规则奥义。但是却可以捕捉,感知到了这些。

“在那里!”他用手指向前方。

“轰”的一声。一道电光落下,粗大无比,直接将两人淹没。

“啊……”小不点惨叫。

就是雷祖也浑身摇动,嘴角溢血,他承受下了大部分的雷霆,挡在小不点身前,受了创伤。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慕炎道。

虽然遭创,但目前一切进展顺利,上来就感知到了那一缕生机,远比雷祖自己摸索、冒死寻觅时强的多。

昔年,他花费无数时间与精力才得到一滴雷劫液而已,那种代价无法想象。

相比较而言,今日实在太顺利了。

他抛下小不点,让他自由坠落,而后转身向着云层冲去,201802251519557392103161.jpg

“前辈小心!”小不点下坠,用金色的龙蛟剪托着自己,撤离一段距离后大声提醒。

“你退后!”慕炎喝道,须发皆张,冲进雷霆中,顿时遭遇重击,浑身电光炽盛。

“好恐怖!”

小不点心惊肉跳,雷祖精心准备的一件战衣当即就四分五裂,而后化成了劫灰,天地自然的威力太可怕了。

雷祖浑身发光,他踏入雷光中,当即浑身剧震不已,在这里遭了重击。不过,终年修习雷法,他对此感悟颇深,并非始终硬撼,他展开雷术,将电芒导向一旁。

然而,这九天惊雷拥有灵性,迅猛扑杀,一瞬间如浪涛般汹涌而来,将他打翻,全身皆剧颤不已。

慕炎变色,再次经历何种生死考验,进入雷电中,等于踏入地狱深渊般,这不是修士间的对决,而是真正的天威!

“轰!”

一片闪电坠落,将他劈的口吐鲜血,浑身焦黑,即便平日驾驭雷电,精通这种宝术也不行,在真正的天威面前,一样承受不住。

雷霆如瀑布,从上方倾泻而下,将慕炎淹没,他身体抖动,口鼻溢血,身上的宝衣早已化成了劫灰,承受着毁灭之痛。

“前辈!”

小不点心惊,这太艰难了,动辄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慕炎在坚持,驾驭宝具,向着前方而去,口中呼喝,符交织,他想炼化雷海,捕捉那一缕生机,萃取出雷劫液。

“喀!”

雷祖再次被击飞,身体破烂,焦黑一片,不断咳血,七窍都在喷吐雷光。

小不点不忍目睹,那云层下,雷霆中,慕炎一步一步向前闯,不断遭创,那是一处毁灭之地,无论多么强大的人物,面对天威也显得单薄与无力。

但是他硬撑了下来,跌倒再站起来,驾驭宝具,始终朝着前方前进,要炼化这里的一缕生机。

“那是……好强的生机!”

雷祖浑身龟裂,上下焦黑,但是眼睛却在绽放炽盛光芒,他看到一个池子,内部有雾霭流动。

“勃勃生机……化成神池,可以诞生雷劫液!”

他心中震动,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池子,只是在古书中看有记载。他上一次得到的一滴神液,乃是多年淬炼所致。

“啊……”慕炎大叫,肩头被击穿,骨块都露了出来。鲜血淋淋,紧接着又变焦黑。

这是一场折磨,如人间炼狱般,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重代价,令人揪心,不忍目睹。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