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ts涌入他的身体中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一座神庙发光,宛若是以一块又一块金子筑成,沐浴在霞辉中,神圣无比,它位于雨族最深处,光雨飞洒。

这是现实世界中的雨族重地,此地供着雨神的法相,祥和气溢出,平常根不让人接近,唯有关乎雨族荣辱之大事才可来此。

这时,一群老者一步一叩首,向前而来,庄严而郑重,每一个人都虔诚无比,额头上都见血了。

他们在膜拜,对祖先神灵的塑像给予了最大的敬意,同时献上了祭品,所有人都在祷告,神色肃穆无比。

上古神明都死去了吗?没有人能真正说的清,也许都殒落了,葬在了岁月中。

进入殿堂,那里有一座石像,模糊无比,早已看不出真容,金色法身裂开,光泽暗淡,色彩斑驳。

有人说,雨神早已殒落在上古一战中,但雨族依旧还供奉着他的神位,希望发生奇迹,有一天他能归来。

古庙外面灿烂,内部却有些陈旧,到处都尽显古朴之气,雨族一群人都跪拜了下去,念念有声,近似禅唱。

最终,在一位老祖的带领下,他们打开了神像前的一个小祭坛,那里迈着一个罐子,通体乌黑,带着雨水般的斑点。

“喀嚓”

罐子被打开,顿时冲起一股恐怖的气息,仿若一尊神灵出世,灿烂光芒宛若烈阳炸开,让整座陈旧的殿宇都一片通明。

这是十几块土黄色的纸张,都是碎裂的,拼凑在一起。勉强能组成一幅完整的法旨,每一块都漂浮了起来,宛若星辰般,隆隆转动。带给人无以伦比的压迫感。

这便是雨神留下的最后一道法旨,可是因为某些原因碎掉了。

它分成十几块,每一块都有些字,唯有拼在一起。才能显示出当年这道法旨代表了怎样的神灵意志。

雨族众人在哆嗦,灵魂皆在瑟瑟抖动,这种威压,这种气息,让他们感觉自身要炸碎了,化成祭品,献给神明。

最后,那位老祖念了一段冗长的咒言,这些纸张才慢慢平静。神辉内敛。而且众人都早已割开手腕。洒落下一滴又一滴血,证明是雨神的后代。

一个少女上前,闭着眸子。纤手如玉,向十几片碎掉的纸张摸去。选中一张,而后双手捧着倒退而回。

她正是雨紫陌,一位通灵的少女,拥有奇异的感知能力,身体如玉般晶莹,圣洁无比。

一群人虔诚礼敬,将其余纸张送进黑色的罐子中,认真盖好,埋进祭坛内,无声的退出了古庙。

“好了,就是它,神明的这块法旨上写有‘伐’字,虽然不是‘杀’,但也足够强大了,可以斩掉任何敌手。”

老祖哈哈大笑,一个“伐”字足以诠释了这片法旨的力量真义,必然要大放异彩,镇杀虚神界一切敌。

“带进去,小心守护好,用完之后还是要送回祭坛!”他神色严肃,认真告诫与叮嘱。

虚神界,雨族净土,一番大战正在继续。中央大阵被激活,蛟龙横空,神蝠蔽日,孔雀横贯天穹,诸多太古遗种冲起,宛若真实再现。

雨族的大阵很神秘也很强大,阻杀小不点,令他一时间难以闯入,再加上众多高手符尽出,纵然是以断剑之绝世锋芒也不能攻克进去。

相反,小不点血迹点点,他消耗极大,这柄断剑如一口深渊般,疯狂吞噬他的精气神,永不见底。

这还是在压制境界的福地,若是在真实世界,后果不堪设想。

还好,小不点自身足够强大,一股又一股如岩浆般的液体自虚空中淌落,201802251519559795744477_副本.jpg,补充他所需。

这就是洞天的奥秘,夺大天地造化。

“咦,他到底开了几个洞天?从五个逐渐增加,现在已是第七个显化了,应该还有隐藏的火山口。”

这是人们第一次见到熊孩子展露洞天,一座又一座光火山浮现,涌出天地精华,滋养其强大的“肉身”。

精神所化,亦跟真实的没有什么区别。

“少年人,你太嚣张了,不知道天高地厚,冒犯我雨族威严,神明下界也救不了你!”净土中,一个老者眼神阴冷,喝出的声音如惊雷般。

虚神界,边缘地带,废墟成片,瓦砾无尽,一株通天的柳树扎根虚空中,这个时候像是心有所感,一根柳条轻轻展动,绿莹莹的光辉流转。

但最终,它又寂静了,没有理会。

雨族净土中,一群人竟然主动现身,打开了大阵,所有宝骨都霞光内敛,那些蛟龙、孔雀等全部消失。

“咦,雨族这是要做什么?”群雄都是一凛。

小不点不管不顾,直接挥剑,向前劈斩,机会就在眼前,他怎会放过?当就杀就杀。

突然,天地颤栗,雨族那里猛烈摇动,一股可怕的气息爆发,竟然影响到了虚神界的规则秩序,让这里模糊与扭曲了。

“什么,这是何等的力量,好像突破了极限,有破坏规则之势!”

“雨族到底带来了什么,为何让人心慌气闷,灵魂悸动?”

群雄皆毛骨悚然,觉得这片天地的规则秩序都仿佛要变化,那里土黄色光芒浮现,宛若一尊神明出世了。

“镇杀!”

雨族众人一起大喝,他们用心去祭拜,仰望苍穹,那里一块泛黄的破旧纸张浮起,流动蒙蒙光辉,宛若混沌在被开辟。

这才是神明的法旨,远胜百断山的无字纸张,那根就是虚的,这是真正记载了神明意志的神圣之物!

“哧”

这块法旨碎片爆发,无数的金色的雨点洒落,狂暴落下。直接就打向小不点那里。

“不好!”

这一刻,熊孩子悚然,再也没有了一丝的轻松,寒毛根根倒竖。转身就跑,背后一对鲲鹏翅浮现,让他速度飙升。

他像是浮动的光,又像是掠过的影。撒丫子狂奔,同时以断剑向后劈去,阻挡那密集的金色雨点。

“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