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ts很容易被龙谷忌恨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石昊身体绷紧,难以放松,他以为掌控了自己的前路,不与域外大教妥协,命运在自己的手中。可现在却发现,面对上界巨头,任你天赋惊世、成为人皇都无用,一根指头就足以让你化灰。

“我要超脱!”石昊自语,语气很坚定,声音很有力。

刚才那披头散发的老者也就罢了,而那老妪明显将这里当成了一个药田,只是为发现合适的“药材”而已,才没出手。

仅那一瞬间,石昊通体冰凉,他的命运掌握在别人的手里,堂堂石国禁地,一国皇宫,居然被这样俯视,当成一块田地。

他被无视,是因为他未达尊者境,还不入别人法眼,故此安然无恙。

这个理由有点荒谬,因为不够强,被人无视,才得以幸免于难,这不知是讽刺,还是一种滑稽与悲哀。

“妈的!”最终,石昊只吐出这样两个字,他倒也不沮丧,因为他还年少,有的是时间去提升自己。

“早晚我要打进上界!”石昊吐出一口浊气。

这天地间,不时有雷光横贯,挤压满天地,那是大劫之光,有无上人物在征战,震裂界壁,睥睨荒域。

“可惜现在我只能在这里呆着,连看戏的资格都没了。”石昊轻语,进行自嘲。

小塔离去,没有人主持祖祭坛,那镜面非常模糊,根本不可能捕捉到远方的战况,不知战到了哪一步。

荒域尽头,老妪提着药篓,一身古朴衣裙,像是个农家老妇似的可是手段与威势足以吓死人。

轻轻一碰,域壁破开,她稳稳的迈步而入,穿行进另一域。

这一日,对于荒域来说,宛若开天辟地上界巨头征战,血染天河,杀伐气震动古今未来,从未有之惨烈。而对于其他七域来说,则是一场迟来的大劫。

并不止老妪一人,还有人也出手了,采摘人世大药,这是要一网打尽,全部带走的架势,对于尊者等是一场难以想象的劫难。

石昊没有见到但可以想象,因为他曾目睹过荒域之变。

“啊……不!”一条虬龙大叫,但是却难以摆脱命运。

它仰天怒吼,浑身青光冷冽,化成数以万丈长,想腾天而去,顿入域外,可是这根本就是徒劳的。

一只粗糙的大手探来,任它千般神通,万般法术都难以躲避,被两只手指捏了起来,就像在捉泥鳅般。

“咦运气啊,居然是真龙旁系,血脉不凡,若是在上界还不好随意捕杀,A0778EFF7FCC842C53C780B5B7C631D7_副本.jpg。”

如农家老妇般的生灵,咧嘴一笑,看着粗糙手指中的虬龙点头道:“带回去喂养一段岁月,等其龙血归一,成神圣后当是一炉大补药。”

另一域,一个道人在行走容貌一般,气质拙朴,只是皮肤偶尔会呈现紫金光泽,生有六臂,手持拂尘,背负大葫芦。

他也在出手,用手一点,清辉一闪,前方山崩地裂,诸多山峰化成飞灰,只留下一座巨山,而后裂开。

在山腹中,一条银色大蛇长足有数万丈,盘绕在那里,吐出蛇信子,十分紧张,不由自主的颤栗。

“不错,要突破尊者境了,正需要一些银蛇胆,你应早点晋阶。”他背后的大葫芦喷出一道紫光,将银蛇收走。

数万里外,一口深潭内,一头碧眼金睛兽,浑身鳞片闪烁,它状若一头麒麟,心有所感,直接击穿地层,逃向地心。

“山门前的水池中缺少一些灵物,算你走运,放养进去恰好。”道人一步迈出,就到了这里,背后的大葫芦瑞气一缕缕,将地下的尊者级碧眼金睛兽卷走。

非是它们不强,而是道人与老妇实在恐怖,为开天辟地来上界最强的一列人,号称不死的巨头。

这一日,各域强者战栗,因为他们发现,无论以何种神通对抗,以什么样的法宝对决,都没有一点效果。

在那等至尊面前,所有的挣扎都显得苍白与可笑,根本不会有任何效果。

各域大乱,早先从荒域中逃出的尊者等,全都哀叹,依旧是难逃一劫,与这七域生灵一样遭遇厄难。

“这一世怎么了,古代虽也有过大劫,但是并不像现在这么彻底,这是要捉尽神圣啊,一个都不留下。”有人怒吼,悲观无比。

远方,有巨大的光芒冲霄,一座耸入苍穹上的法相挤压满了虚空,浩瀚莫测,神圣无暇,那是一尊神灵!

可惜,任他怒吼,咆哮天地,手持神器,爆发震世的威能,散发无量神芒,也难以改变什么,一只大手探下,直接将他抓起,丢进一个法器中。

“伪神尔,也敢乱喊乱叫,回去炼药。”

这样轻蔑的话语,让世间强者绝望,如何去对抗?连这等神圣都不行,直接就被捉走了,他们更不是对手。

大劫来临,各域强者惶惶不可终日,平日高高在上,而今却成为丧家之犬,四处逃命,这种落差实在太大了。

许多生灵悲呼,怒斥上苍,对这样的劫难无可奈何,无力翻天。

“那是……一位至尊!”有人变色,觉得道人眼熟。

在八域中,有些破败而道观,为无尽岁月前所留,当中便是供奉着那个道人,这样的人物竟然出现在下界!

这令人无言,深深的恐惧。

依据传说,他很多年前就下来过,而今渐渐成为历史,湮灭在岁月中,想不到这一世又现。

玄域,不老山前,老妇人出现,提着药篓,笑眯眯,看起来十分慈祥,自语道:“好一块药田,不过是有主之地,是那人的传承。”

山势雄峻,紫气冲霄,这里一看就是腾龙之地,万山之祖根。

“唔,趁乱采摘几株,应该没问题。”老妪笑了笑,一抬手,清辉洒落,没入不老山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