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感悟【北京ts王晓琳】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照片详情 (3)_副本.jpg仙古,青石路。

寂静无声,三千条古路模模糊糊,只有一个石昊盘坐,默默感悟。

他在一地静悟后,会走向另一地,不断如此,四个月了,周而复始,参悟古之大道。

一晃眼,又是半个月过去,他已不再盘坐,而是无声无息的行走,在这片石阶上一个人悟道,全身心的投入。

阶梯发光,许多青石闪动朦胧的符文,他忘记了其他,像是一具“行尸走肉”,没日没夜,不断的走,停不下来。

外界,有人看到了这一幕,都露出异色。

他想做什么,参悟透彻三千条青石路?显然不可能,时间太短,太仓促,别说现在,就是将一生都耗在这里也不行!

“我看他走火入魔了,痴痴呆呆,暮暮沉沉,你们看连眼神都没有了光彩,漫无目的,这样走下去,生命都会干涸。”

妖龙道门有真一境的高手开口,带着冷冽,还有讽刺,因为心中填满了仇恨,石昊杀了他们太多的人,更是有一位天神因此而折损。

“到了现在,都没有看到他展现出什么特别的古火,如何点燃己身,筑下神道根基?我看他还没有看清自己的路,只是如行尸走肉般在这里转个不停,明显快入魔了,如果因这样而殒落,那可真成了一个笑话!”

火云洞也有人冷笑,看着石昊这样在青石路上不断的行走·始终没有什么进展,别说“仙种”、名动三千州的“古火”,就是连一般的灵火都没有取出,不禁幸灾乐祸。

“别人都在冲关,有了惊人的进展,即将实现最完美的一跃,而他却还在痴痴傻傻,不知前路,这是在等着被猎杀吗?”

外界,有太多的人·其中对石昊有敌意自然不少,天人族、看守罪州的几个古老道统,对他恨透了。

此外,不说其他,单是在下界时他斩杀七神,破坏了那些大教的布置,就结仇下了大怨!

天国、冥土、兽海·哪一个不恐怖滔天,势力格局庞大,足以让人心颤。

第五个月过去了,石昊横渡了所有路,身后的青石阶,依旧朦胧,模模糊糊,一些细微的光偶尔绽放。

而此时在一个个“气泡”中·无尽斑斓世界内,一道又一道火光冲霄,震散了云朵!

那是有人在成神,时至今日,足有六七成的人成功了,也就意味着有三百万以上的尊者化成了神袛!

这很恐怖,这些可都是天才·一旦发威,必将惊人之极!

就是一些最强的初代,古代的怪胎,也有了惊人的进展,不时发出古来罕有的异象,引发轰动。

“有人融合了一团仙血·有人栽种了一株小树,都很惊人,现在不能观看了,他们被隔绝了气息。”

那数人都很特别,过强的感悟,与众不同的神圣物质,与真身融合时,会产生诡异的变化。

这个时候,三千片花瓣竟不再映照他们,有人猜测·这可能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护道与保护。

“快看,那是什么·他融合了什么东西?”

有人惊叫,那是一位真神,不顾身份,如同一个不稳重的年轻人般,大惊失色。

其他人都回头,向着那块石碑望去,不禁吃了一惊。

那是一位古代怪胎,他所取出的可不是什么宝火,竟是一团黑色的液体,融合己身时,浇灭了他体悳内的火焰。

“他在干什么,这要灭掉成神之火吗?”所有人都不解,露出惊容

就是一些教主都动容,看着那团液体,许多大人物都不能认出那是什么,只觉得它很不一般,内蕴诸多法则。

“这可能是开天时产生的东西,天地初开,划分阴阳,这难道是最原始的阴气化成的源液?”补天教主说道。

众人闻言,心头狂跳,就是各大教主都不例外,目光盛烈,盯着那里。

这种东西举世难寻,早已不可求,他居然找到了,用来成神。

不过,这若是最原始的阴气源液,真的适合用来点燃己身吗?这多半会扑灭自身的神火,难以蜕变!

事实上,人们已经看到,他体悳内的火焰暗淡,像是在熄灭。

“这个人了不得,另类成神,走的路可不是直接点燃己身,这也是种道,一旦成功,必将震动古今。”一辆银色的战车中,有一个女子开口,那是当世帝族的人。

很快,人们见到,那个人被一团乌光淹没了,整具躯体都不可见了,至此人们难以观察到什么。

“看一看,六冠王宁川怎样了?”有人说道。

一块石碑上出现了他的身影,一身白衣,连鞋袜都是白色的,纤尘不染,如同出世的真仙。

他拥有一头银色长发,披散在肩头与背后,光亮无比,而面孔则英俊到近乎不真实,比很多女子都要美丽。

他还没有动,身边有一个宝盒,封印着,不时透出莫名的波动,隔着仙古,仿佛都可透过来些许。

这让人心头大惊,那是什么?

宁川要以什么融道,成就自己的最强的一次蜕变,会达到何等高度。

“都几个月过去了,宁川怎么还没有动作,他在等什么?”人们疑惑,同时对那封印在石盒中的东西分外好奇。

“那东西很有可能不次于十冠王的小树,绝对逆天”一位教主开口。

“这可不是办法,虽然我们都相信,他一旦成就神位,可以傲视群伦,但是这样却很危险,落后一步,等他人都出关,可能会有人去猎杀他。

”有人道。

这绝不是妄测·很真实,也很残酷,当世最强的几人以及古代怪胎间,必有生死一战,提前出关的人怎会错过机会。

“想必他有对策,藏身之地足够隐秘,外人难以寻到。”

忽然,另一面石碑上,灿烈光芒冲天,引发众人惊呼·也让一些大教面色阴沉,目光寒冷。

“有人出手了,开始猎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