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辄就要几个月【北京ts美人鱼】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QQ图片20180719211546.jpg再次踏上征程,众人不是在山林中穿行,而是借助了传送阵。

这是三大强者所允许的,不然的话,让他们去穿山越岭,将耗时良久,动辄就要几个月。

不久后,石昊他们回归,再次来到早先传出麒麟幼兽的风波的那座城池。

事实上,石昊并不认为能寻到小麒麟,因为这个小家伙相当的执拗,不等到当年那个少女,根本不会出世。

而这又怎么可能,除非有轮回出现。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出现一个和当年那少女长的非常相像的人,如同一朵相似的花朵,蒙混过去。

“这里有被黑暗侵蚀的人,石昊你曾在这里杀了一队天神,毁掉一座祭坛吗?真不知道是否还能再揪出一些蛀虫来。”小胖子曹雨生说道。

“一切都是碰巧而已,如果进入城中,一个一个去排查,那真的太难了。”石昊道。

他所说的事实,那些人若是不魔化,不主动展露出杀意,很难发现端倪。

一道冷冽的寒意从远处传来,正是来自无量天的那个金发男子,匆匆一瞥,对石昊漠然一笑,让人心悸。

“此人不弱,要小心。”长弓衍说道。

事实上,这些来自域外的强者哪一个是凡俗?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得到机会来到此地,都有非凡表现。

“别跟我们对上,不然要你好看!”那金色男子并不掩饰自己的敌意,就这样在远处开口。

“想死你就过来!”石昊只有这样几个字。

这才开始而已,双方就已经相互对立了,注定会有碰撞,不过并不是现在,只要有机会,他们肯定有一战。

“克制,三大强者肯定不希望我们内耗,这样对决的话,会留下极低的印象分。”有人劝金发男子。

城池依旧,人来人往,都是绝代高手的后裔,漫长岁月过去,聚集的生灵越来越多了。

在这几个月来,那头白色小麒麟依旧不时显出踪迹,但是还是无人能将它捉到,只能看到它时不时的出没,吊人胃口。

不久后,十冠王、谪仙等人先后都来了。

这自然也包括了月婵、魔女等,强大的一批人纷纷现身,进入这座城池。

“宁兄,这是你的造化,我觉得这一切都是为你所准备的!”剑谷弟子孤剑云说道,他是一位古代怪胎,但对宁川一直很敬服。

宁川银发垂到腰际,雪衣飘舞,连鞋袜都是白色的,说不出的的洁净与神圣,他目光平和,看着整座城池,没有说话。

事实上,但凡对他有所了解的人都觉得,他的机缘可能要到了!

因为,他所谓的额生龙纹一直被外界误会,其实是麒麟纹!

在他出生时,额上神纹滔滔,异象惊人,跟他背后的天图一样,引发大轰动。

而且,他的出生地有传说,那里有白麒麟隐伏,这一切都预示着,白麒麟幼兽跟他相合,冥冥中早已注定。

因为,他从出生时开始,就跟麒麟有缘,纠缠在一起。

石昊自然看到了宁川,他最不愿那种情况发生,因为他神游仙古时,曾亲眼看到小麒麟的主人,是一个少女,而不是宁川。

这一世,若是因为他身上有麒麟气息,而导致小麒麟亲近,那将会令人无比遗憾。

“咦,有情况!”

进入城中后,小胖子曹雨生发挥他的专长,暗中去了解情况,发现有一些诡异之处。

“那麒麟幼兽像是有些异常,被有心人瞒了下来,并未被绝大多数人知晓。”

这则消息被他们重视起来,但很明显,所谓的秘密随着时间推移便算不得秘密。

半个月后,很多人都知道了,那小麒麟再次现身时,很欢快,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这只幼兽太嫩了,其开心与否都写在脸上,被人看出了异常。

虽然那只是它的投影,并不是真身,但是足以表露了它的情绪。

“有人在接近它,并且渐渐被认可了!”

最终,有人做出这样的判断。

这像是一道惊雷般,惊呆了许多人。

小麒麟要认主了吗?整座城池都沸腾了,所有生灵都因此而不能平静,消息太惊人了。

许多人都是为了小麒麟而来,这则消息对他们来说太过重要了。

尤其是有个别了解内情的人,更是震撼,被惊住了。

“这是要证明世间有轮回吗?”

“那头小麒麟是在等一个人,而今那个人出现了,意味了什么,证明的了六道轮回仙王的猜想成真了吗?”

这引发了轩然大波,各方都坐不住了。

究竟是谁,引起了小麒麟的注意,最终得到认可,要因此而出世了?

石昊心头剧烈跳动,他在期待,也在忐忑,心中竟很紧张,因为若真的有那么一个人,他可能会见到一位故人。

尽管那位故人只是梦游仙古时所结识的,但是跟真正现实中的感情是一样的,那个经历太真实了。

“宁川失踪了,谪仙还有十冠王追了下去!”龙女说道,她身上有一枚古角,可以通灵,映现出一些景物。

“我们也走!”石昊一声低吼,这个时候真的坐不住了。

事实上,不光是他们,来自无量天的金发青年等人也动了,化成一片流光,冲向大地尽头。

所有人都有点发懵,难道说,小麒麟要等候的人就是宁川,目前两者生出了感应,开始彼此靠近了?

“宁兄,你的感应不会有误吧?”孤剑云问道,一路跟随,同宁川一同疾驰。

“不会有错,是它,一头真正的麒麟,我额上的神纹感应到了,它要出世了!”宁川说道。

平日间,他很冷静,也很平和,但今日他却难以保持那种心态了,露出激动之色,跟他以往的气韵不相符。

相距甚远,他们在广袤的无人区中穿行,不管不顾,接连奔行数日,早已一头扎进了原始大荒中,危险无比。

要知道,他们从三千州赶向禁区中时,是沿着一条古路,相对来说不算多么危险,却已经要了很多人的性命。

现在他们踏出了那条路,进入了最恐怖的区域。

若是遇到危机,一个弄不好就形神俱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