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ts嘴角的笑带了一点邪气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听到这震撼的话,冯志明却有点犹豫了。

    “怎么,不敢?”陈怡倩斜着眼看他,嘴角的笑带了一点邪气。

    冯志明被她的激将带了起来,立即道:“当然不是,下班前我打电话给你!”

    陈怡倩却愣了,她只想用办公室吓跑他,根本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一口答应了。这一下,她倒为难了,不敢再看冯志明的的目光。好几秒钟,她才开口问:“志明,最近工作忙不忙?”

    “刚忙完,这两天轻闲一点。”

    “哦,那就专心陪你的女朋友吧!”陈怡倩想转移他的注意力,至少把刚才那个荒唐的玩笑忘掉吧。

    冯志明道:“怡倩,我挺想你的!”

    “哦,是吗?”陈怡倩眨着眼睛,但她没有想象的那么欢喜,既然想,为什么不打电话来呢。也许他们都明白,这实在不算是一段真实完整的感情,男不欢,女不爱。

    陈怡倩有点落寞,她已经半年没有尝过男欢女爱的滋味了,可是,她也提不起兴趣。刚才与冯志明这一说,半属玩笑半是的表达,可是,有就能够做吗?更何况,她从来没设想过跟这个男人。

    “怡倩,你好象精神不够啊,是不是最近很忙啊?”

    “是啊!”陈怡倩笑笑,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是忙着找事来打发时间。“你呢,跟女朋友的关系怎么样?她不是在本大厦上班吧?”

    “她离这里不算远,就在这里和我家的中间位置。”

    “哦,那你不是可以坐同一部车回家了?”

    冯志明眨着眼睛,过了一会才说:“怡倩,你知道的,我喜欢的人是你!”

    “我知道!”

    “知道还要问那么多?”

    陈怡倩抬头望了他一眼:“我就是想听你说出来!”

    冯志明这才明白,女孩的心理把戏太多,自己真的不了解。可是,他仍然认为,人与人不必太了解,这样相处还融洽一些。

    可是,男人经常有些误解,他总是用解读工作的方法来解读女人,这通常只有两个结果,一是不断碰钉子、撞墙壁,然后在不断受伤中了解女人,可是女人的变化问题层出不穷,让他难于应付;二是女人改变自己来造就他,这种迁就通常就是有限度的,除非男人有无穷的魅力,高超的驾驭本领。可是,第二种女人很少见,第二种情况的男人更少见。

    下午,在会议室里,赵紫薇与李勇军在讨论着新方案,而小梅则摆出各种图示。

    陈怡倩坐在一边,一直心不在焉,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心里老是想到下班后的亲热。可是,一想到要跟另一个男人在写字楼里亲热,她便开始坐立不安了。虽然她一直想着,如果冯志明来点拥抱或者亲吻的动作,自己还是可以接受的,但那应该是咖啡厅,或者其它单独相处的场合。

    赵紫薇不时瞥过来一眼,最后,她终于忍不住问了:“怡倩,你还有其它事吗?”

    “没有啊,干吗这么问?”

    赵紫薇笑笑。“我还以为你约了人去喝下午茶呢?如果时间到了,你还不去?”

    陈怡倩一惊,这女人说话很直接。虽然其它人也看出她的烦燥,倒没有人说出来。她觉得赵紫薇的气质有些特别,似乎自己见过的女孩都没有这样的,可是,真要描述她的特征却说不出来。

    赵紫薇蹬着高跟鞋,不停地走动,一会走过来跟李勇军说着方案的事,一会儿又吩咐小梅将电脑效果图调出来。陈怡倩坐在椅子上,看着她飘动的红色裙摆发呆,这个穿着连身花裙的女人,怎么看还是个十足的白领丽人,或许,即使她穿着运行服,也不会让人错认吧。

    “怡倩,如果你有其它事,就先去办吧!”

    陈怡倩抬起头。“不,我在这里看着你们吧!”

    “不行,你影响我们了。”赵紫薇盯着她,忽然笑了,“因为在这个时间,这个房间,你是个多余的人!”

    李勇军和小梅都愣了,这样的话也说得太直接了吧,即使她是最随和的老板。可是,陈怡倩眨了几下,居然站了起来,朝那些图纸走近,认真地看。

    赵紫薇在她腰间轻轻拍了一下,道:“去吧,不管睡一觉,还是到外面走一圈,你都会精神一些。”

    陈怡倩有点不舒服,这话说得好象是大姐对妹妹的训导一般,但她不能不承认,这女人似乎看穿了自己。可陈怡倩仍然没说话,因为她想的是另外一件事,便径自走回了经理室。这一下,她的兴奋变成了担心,虽然听别人说过办公室偷情的故事,却没想到这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蒋芳看着她眼神飘忽不定,问:“怡倩,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事?”陈怡倩忽然想到什么,对她说,“芳姐,有电话找我,你就说我不在!”

    “哦!”蒋芳不明白,但也没问。

    看着时间越来越逼近下班时间,陈怡倩的心跳越来越快,她按住自己的胸口,终于对自己说:好吧,就疯一次吧!

    她打开上锁的抽屉,取出一个安全套,放入手袋里。不知为什么,她觉得冯志明可能会找这个理由,那个男人,虽然在工作上是自信的,可在感情上的确有点怯懦。可是,忽然电话响起来,她吓了一跳,大叫:“芳姐,我不是跟你说,不要接电话进来吗?”

    可是,她听到不回答,到门口一看,没见蒋芳,大概是上洗手间去了。没法,她只好接了电话,原来电话是来自公司总部的。她才松了一口气,可是,三分钟后,当她放下电话,那种兴奋的情绪已经演变成恐惧。

    她几乎忍不住想打电话给冯志明,想取消那个荒唐的约定。可是,她没有勇气,看着时间接近五点半了,她开始盘算着,是不是逃跑。她将东西放进手袋,然后在手机上写短信:志明,很抱歉,我临时有事……

    可是,短信还没写完了,冯志明的电话来了。她吓了一跳,犹豫了一会,是不是该接。这时,蒋芳进来了,显然是听到电话响了那么多声,却发现她盯着手机脸色发白。陈怡倩对她摆摆手,然后接通了电话,

    “怡倩,嗯,我想……”

    陈怡倩看着蒋芳走出去,于是问:“你是不是害怕了?”

    “不是害怕,我只是想跟你说,很抱歉,中午的约定我做不到!”

    “哦……”

    “你是不是觉得我没胆量?”

    “不会,胆量不是用这个来衡量的!”

    “我明白,但我还是有点担心你会笑我,在你的眼里,我是个怯懦的男人。也许,我真的不适合你……”

    “志明,别说这些话!”陈怡倩打断她的话,“只要你愿意,我以后还是你的朋友!”

    “真的?”冯志明不敢相信。

    “当然是真的!”陈怡倩暗里叹了一口气,心里说:是的,我们是朋友,也只是朋友,不能再进一步了。

    “哦,好的,有空再一起喝咖啡!”

    “好,我等着下一怀咖啡!”

    说完电话,陈怡倩想站起来,可是脚一软,又跌坐下来。她明白,自己刚从一个危险的境地跑出来,或许,将来不一定能这样的。她忽然有点庆幸,遇到的冯志明还是君子,不然,将来他要是纠缠自己,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她打开手袋,将刚才放进去的安全套取出来,再摆回抽屉锁起来。这时,她才松了一口气,可是,失落却从心底升起来。她明知与冯志明不可能有发展,却仍然希望他会主动做出一些举动,这自己是女人的虚荣心,跟爱情无关,跟婚姻也无牵连。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赵紫薇敲门走了进来。

    “怡倩,你的脸好苍白,身体不舒服吗?”

    “我没事!”陈怡倩立即将紧张的情绪收起来,可是,这次她做得不好。

    赵紫薇稍微皱了眉头,显然,她并不相信。可是她也没问,她知道这不是自己该问的事情。“怡倩,真的没事吗,要不要去检查一下,你的脸色真的很差?”

    “真的没事!”陈怡倩摇摇头,她慢慢呼了一口长气。忽然,她盯着赵紫薇的裙子,不禁沉有点困惑,自己很久没穿这样的花裙了,即使穿,也是周末的时候,并非在公司里。她心里问:为什么她穿了我觉得很正常,可我自己却极少想到这样穿。

    赵紫薇看她在盯着自己,脸红了。她不是真女人,即使外表再怎么漂亮,怎么毫无破绽,可是心理却是不同的。

    “紫薇,你想说什么?”

    “刚才我们说的方案,你还想看看吗?”赵紫薇扬扬手里的文件,递到她面前。

    “噢,我明天再看吧!”陈怡倩的脚还软,她不敢站起来。

    “那好吧,明天把你的想法告诉我!”赵紫薇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看得出,她是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

    “好的!”

    赵紫薇转身离开,可她忍不住回头说了一句:“怡倩,你的脸色真的很差,你应该去检查一下。如果你怕麻烦,我可以陪你去!”

    陈怡倩一愣,可还是说:“不用了,我回家休息就行了!”

    赵紫薇点点头,没再说什么,离开了。看着那红色的裙子消失,陈怡倩有点疑惑,这女人真的很奇怪,可是,她到底奇怪在哪儿呢?

    在确定脚不软了,陈怡倩站了起来,到写字楼走了一圈,随便聊了几句。可是,她还是决定提前下班,因为她有些害怕,如果在电梯里碰到冯志明,会是什么局面。

    走入停车场的一瞬间,陈怡倩忽然有些难受,想到今天中午的事,她又开始不安了。她真不明白了,冯志明是个不错的男人,她也喜欢跟他交谈聊天。可是,自己居然想到与他在办公室亲热,这是以前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发生的事。

    是的,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这个男人也不是她想要的。她曾经诅咒全世界的男人,让他们永远都找不到老婆,不能跟女人温存。可是,她今天却几乎要跟一个不爱的男人,这不是放纵是什么。

    她直接坐电梯到地下停车场。可是,当她坐进汽车里,忍不住哭了,伤心地哭了。她想,也许真该离开男人,女人更好吧。这时,她想到了周末的女士派对了,不管是什么样的心情,还是去吧。至于黄燕梅,她是好朋友,应该不会计较一两次失约的。

    或许,生活本身就是这样吧,你想得到的总是得不到。而轻易可以得到的,却不是你的所想。多数人其实都知道这个道理,可一到真正面对了,却仍然无法清醒和冷静

关键词:长沙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