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ts陈怡倩准时回到公司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早上,陈怡倩准时回到公司。她本来想在家呆到十点半再回公司,因为跟赵紫薇说过有事要做,被她知道是借口不好。可是,她放心不下,特别是习惯了写字楼,似乎当作身体的一部分。起_点中文网签约作品。

    蒋芳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便跟了进来。“怡倩,你没有什么特别事啊,为什么让紫薇代你去啊?”

    “没什么!”陈怡倩头也不抬地回答。她放好手袋之后,打开电脑。

    蒋芳皱着眉头,还是问了:“怡倩,你是怕你爸找你,对吗?”

    “芳姐!”陈怡倩瞥了她一眼,淡淡地道,“我的事我爸都知道,他的事我却不知道,你说,他在新海的眼线是谁呢?”

    蒋芳有点气,但还笑了。“怡倩,你怎么说得阴阳怪气的,如果陈先生问你的事,我当然要说啊。”

    陈怡倩也笑了,她咧开嘴说:“我知道,我没怪你!芳姐,我的意思是,有时我也需要帮忙的,如果你偶尔装聋作哑,就是对我的帮助了”

    “怡倩,我已经这么做了,只是,我不可能什么都不说!你是我的老板,他还是大老板呢!”

    “我知道!”陈怡倩将目光从电脑转过来,然后拍拍她的手背,“芳姐,我知道你帮我打了好多掩护,其实我很感激你。只是,我最近心情不太好,还没找到解决方法。可能过一段时间就行了,你不用担心!”

    “怡倩,你真的没事?”蒋芳的表情还是担心,那些关于陈怡倩骚扰女孩的消息,就是她报告给陈牧的,幸好事情都解决了,没有闹出乱子。可是,这件事还是在公司里传说了好几天,最后是那个离职的女孩封了口,也没人再说了。在蒋芳看来,这女孩这么年轻就做了老板,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本来按她的年纪,是应该更多的享受和追求爱情,可却是工作占据了最多的时间。

    陈怡倩翻开一个文件夹,才翻了一页就问:“芳姐,你对赵紫薇怎么看?”

    蒋芳摇摇头。“我说不出,我跟她说话不多,可能问小梅、张莉她们好一些。”

    陈怡倩笑笑,要这么直接去问,肯定不是一件合适的事情。尽管她仍然不相信赵紫薇有真才实料,但这个女人说得的确有一套,没有一点本事的人,大概也说不出来。她至今都不知该怎么评价赵紫薇,虽然她有点恼这女人的狂妄,但仍然希望她带来一些新气象,因为她跟前任的陆总监,管理风格完全不同。

    她忽然想到前几天的想法,本来还这两天联系章俊,谈一谈广告的事,顺便让赵紫薇一起见个面。但前两天才跟赵紫薇吵了一架后,她有点担心,赵紫薇大概不愿做这事了,特别这女人那么精明,一有男人牵扯进来,可能很容易就识破了。

    看着电脑,陈怡倩有些烦,新闻和八卦消息看过了。她忽然想到上个星期派对上认识的女孩rose,便翻出名片,找到了电话号码。

    “rose,你好!”

    “你…你是dy?”

    “对!”陈怡倩很意外,她立即听出自己的声音了,说明她记得很清楚。“呵呵,不错啊,你还记得我的声音?”

    “当然记得,你那么耀眼,我正想打电话给你呢!不过既然你打过来了,也好!”rose在电话里笑起来,道,“过几天,我们有一场时装发布会,你有兴趣吗?”

    “当然有兴趣,你见过哪个女孩对时装没兴趣的?”

    “那好,我留两张票给你,带着你的男朋友来吧!”

    陈怡倩一愣,立即省悟rose在探听她有没有男朋友。她眼睛转了一下,道:“男人对这个没多大兴趣,我找个女孩陪我去吧!”

    “哦,也好!”

    陈怡倩听出她的声音有点失望,也许是没探出她是否有男朋友吧。她笑了,哪有那么容易被人探知秘密,她至今也只说自己叫dy,没说姓名。“rose,几时有空,我们一起吃个饭,聊聊!”

    “这几天都不行,我根本没时间坐下来,等忙完时装发布会了,就轻闲一点!”

    “好的,那时候再约吧!”

    接下来,陈怡倩想着该找谁陪自己一起去,黄燕梅还是苓苓?

    将近中午的时候,陈怡慧便打电话来了。

    “怡倩,今天我们一起吃晚饭,没忘记吧!”

    “记得了!”

    “那你别约人,如果有就推掉!”

    陈怡倩忽然警惕地问:“姐,你不会玩什么花样,千万别带爸妈过来啊!”

    “唉,怡倩,你连自己的家人都防,这样的生活有意思吗?”

    陈怡倩不出声了,她一直躲避的就是家人,因为她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失意,不想将自己最差的样子呈现出来。

    “怡倩,这样吧,你自己打电话订位吧,订位之后再告诉我!”

    陈怡慧道:“怡倩,你最近在忙些什么啊?”

    “还不是工作上的事。”陈怡倩皱着眉头,猜想她大概又要催自己回家了。

    这一天,平平淡淡地过去了。赵紫薇跟她说了开会的事,其它没有谈,似乎有点怪,有点像吵架后的情人。当然这个比喻不当,可是赵紫薇每次走出总监室,总是自然看一看,有没有陈怡倩的身影。而陈怡倩几次就站在经理室门口,看写写字楼中央,赵紫薇跟同事们说话,谈得更改计划案的事。她想着想着,心里有点气,这女人怎么能不把我放在眼里,也不主动来跟我说话,太可恶了。

    下班后,她依约来到餐厅。陈怡慧也是一个人来,没把全家都搬来。

    陈怡倩问:“你不是说新总监已经上任了,你的工作应该没那么忙了!”

    “她刚刚来,许多事情还没熟悉,我还不能交那么快啊!”陈怡倩必须把事情说多一些,免得姐姐又要说个不停。“最近生意少了,我还要找其它路子,不然下半年的成绩就不太好了!”

    陈怡慧明知她在找借口。“那你经常提前下班,就是去找客户了?”

    “你打听我的行踪?”陈倩不高兴了,“又是芳姐告诉你的?”

    陈怡慧知道说漏嘴了,因为这些情报是从赵紫薇那儿来的。她仍然道:“你别理是谁说的,如果你真的也可以为其他人着想一下,那你就应该做点事出来,而不是只让人为你担心!”

    “我不用你们担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怡慧,如果你又来说同一番话,还是省点吧,我不跟你吵架。”

    “我也不想跟你吵!”陈怡慧也有点冒火,“因为我们一直都说得来,所以我来跟你说,这样好一些。如果爸妈来跟你说,你大概也要让他们难堪吧!”

    陈怡倩没出声,因为她知道,如果父母真的来了,那她只有逃跑一条路。她害怕令父母难过,可是,真要面对了,不但父母会伤心,自己也会的。

    陈怡慧看到她脸色不佳,知道她不舒服,便改口问:“你们的新总监怎么样,是不是像你所说的草包?”

    “我从来没说她是草包!”

    “哦,你的意思是,她是纨绔子弟?”陈怡慧奇怪地问,“上次你还告诉我,你想在一个月试用期内把她赶走,现在找到她的毛病没有?”

    “只怕到时候想赶也赶不走了!”陈怡倩叹了一口气。她忽然想起蒋芳的话,如果这位新总监不是有硬靠山,大概就是有很硬的本事了。“姐姐,你帮我打听一下,她是不是董事会赵伯伯的女儿或者亲戚!”

    陈怡慧不明白她要表达什么,忍不住又问:“怡倩,你怎么啦?是不是那个新总监得罪你了?我知道你脾气不太好,人家要是说错句什么话,你一定就生气了。”

    “姐姐,不是,我的脾气没有那么差!”陈怡倩没有回答她的问话,而是说,“如果你见到这个女人,你一定会觉得很特别,我从来没想过有这样的人。”

    “是吗?有什么特别,她很漂亮,还是很丑,是很能干还是特别蠢?”

    “我想,她不算很漂亮,但很养眼。我猜,对于三十岁以上的成熟男人,她有吸引力。她有一种特殊的气质,我说不上来,总之…是个怪女人,也可能是个很厉害的女人!”

    “哦?”陈怡慧眨着眼睛。她只听说赵子强是个广告高手,但却不知道别人怎么评价,而听到妹妹这么说,她有些惊讶。“你上次不是说,你很讨厌她么?”

    陈怡倩撇撇嘴道:“我不讨厌她,只是她太狂了,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故意跟我作对!”

    陈怡慧装模作样地道:“不会吧,不管什么人,进了新公司都要对新同事、新老板表示礼貌的!她狂到什么程度,连你都看不顺眼?”

    陈怡倩简单将赵紫薇的事实说了一遍,从餐厅外两个人的每次“陌生人”的谈话,然后到公司里,她与张莉的争斗,还有跟自己的争吵。“怡慧,你说说看,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嗯,我也说不清,也许要看到真的才知道!”

    陈怡慧真的说不出来,赵紫薇/赵子强在自己面前的柔弱,并不是真正的面目。她这下终于明白,这三年时间,赵子强已经完全改变了,不是她可以想象的人。至于赵紫薇跟张莉争斗的那番言语,一定是从那个珍珍那儿来的吧,他们以前一定很好。想到这里,她不高兴了,如果只是赵子强曾经跟珍珍好,那还无所谓。她真正不高兴地是,赵紫薇对自己的顺从,只是因为对女性生活的害怕,并非她将自己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陈怡倩看着姐姐的脸色有点特别,问:“姐,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陈怡慧抬起头,笑笑,“我也觉得,你们的新总监有点怪,可能真的很怪。”

    “是啊!”陈怡倩忽然想到什么,道,“姐,我发现她的穿着风格有点像你,真奇怪,可是她没有哪部分像你啊,性格、习惯、气质,没有一点像!”

    “是吗?”陈怡慧暗笑,因为赵紫薇的所有的衣裙,都是她买的,风格当然像了。“你觉得她穿得好看,还是我?”

    “当然是你了!”陈怡倩想都不想就回答了,“我老是觉得她有种说不出的气质,我认识的女孩里都没有这样的,怪怪的,我说不出来。不过,公司的女孩居然喜欢她,爱跟她说话。”

    “哦!”陈怡慧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定,难道这三年赵子强变成浪子了?那么这次扎进花堆里,不采花也至少要沾一身花粉吧。

    陈怡倩继续道:“她喜欢穿花裙子,个子挺高,穿上高跟鞋后更吓人。我估计没几个男人敢追她,可能注定要做老姑婆了!”

    陈怡慧睁大眼睛看她:“不是吧,怡倩,你就算讨厌她,也不用这么诅咒她啊!”

    “呵呵!”陈怡倩笑了,这一下,她有点不好意思。

    陈怡慧终于可以确定,妹妹对赵紫薇不仅有点憎恨,也有点担心,还有点嫉妒。

    这一次吃饭,她们还算融洽,也许是很久没在一起了,说了很多。陈怡慧依然劝她回去,可是不成功,她心里有些恼,看来还是需要赵紫薇的帮助。

    在停车场里,陈怡倩看着姐姐坐进了白色车,动作不由得停止了。两年前,父亲为她们姐妹俩各买了一部车,姐姐挑了红色,她挑了白色。半年前她跟姐姐换来用,之后因为失恋的缘故,她不想回家,这部红色车竟然一直用了下来,还习惯了。

    她启动车子,跟着离开了停车场。然后将手机放入车载座上,拨通了姐姐的电话。“怡慧,我们几时把车换回来啊?”

    “呵呵,不换了,我现在喜欢这白色的。以前你们老是说我不定,现在用白色车,我觉得我安静很多了,不再那么跳跃!他们以前说我像妖女,现在像淑女!”

    “那我呢,再这样下去,我也要变成妖女了。”陈怡倩道,“再说,这红色很容易让我上火啊!”

    “哈哈,你又不是西班牙的牛,怎么会?”

    “怡慧,你把车还给我吧!”

    “不行,我已经用习惯了,现在人家都知道我开的是白色车!”陈怡慧嘿嘿地笑了,说,“除非你回家,我就还给你!”

    “那就算了!”

    陈怡倩提着姐姐送来的礼盒,回到公寓。这样寂寞的日子要持续多久,她不知道,可是她心里越来越不安。她曾经想扔下工作,出去旅游,可是她做不出来。这家公司,现在就像是她的家,不可能轻易离开。可是,自己为什么忍心离开真正的家?

    虽然父母没有亲口明说,日后将陈氏交给她,可是这却是事实。甚至姐姐陈怡慧知道这一消息后,居然欢庆永远逃离管理陈氏的命运,她听到这一消息,忍不住打电话骂了姐姐一顿。可是,命运就是命运,有人说,事业上成功的女人,必定会在其它方面遭受损失

关键词:沈阳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