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ts将上身的衣服脱掉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后台有些乱,模特们正在更衣,准备结束今晚的活动。许多模特根本不在意旁边还有男人,有的女孩本来就不戴文胸,所以将上身的衣服脱掉,全身只剩下一条小内裤,还到处找衣服。显然,她们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也不当身边的男人是男人。(起点中文网签约作品)

    陈怡倩皱起了眉头,觉得这情景不太舒服,毕竟那些都是女孩,在别人面前光着身子不是一件好事。可赵紫薇眼睛不够用了,这春色无边的场景是她从来没有想象过的,她暗叹了一口气,从手袋里抽出一张纸巾,防止鼻血会突然溢出来。

    “紫薇,你做什么?”陈怡倩看到她的动作,很奇怪。

    “什么,这里冷气不够,我出汗了!”赵紫薇才意识动作不对,立即改为擦额头,她确实有汗,但那是冷汗。那众多的的身体,令她看得透不过气来,要命了,要担心的不止是鼻子,还有心脏。

    陈怡倩看了一遍,还是不见rose,便说:“紫薇,你在这等一会,我去洗手间!”

    看着她离开,赵紫薇把头扭过来,却看到rose了,正要走过去,却发现她在跟一个男人说话。既然这样,她就不好意思上前打扰了,也许rose跟那个男人是朋友吧,刚才还互相拍拍手臂,rose好像挺生气,那男人在解释什么。

    赵紫薇有点奇怪,似乎在哪儿见过这男人,是不是上下班的电梯呢,还是客户公司的。可是她想不起来,这两个星期,碰到的陌生人太多了,只有真正交谈过的她才记得。既然这样,看一看这些新款的衣裙吧,它代表的是潮流。

    过了一会,陈怡倩回来了,发现赵紫薇一边看着那些精美的新装,一边看着模特,那眼神有点特别。再转身看周围,那些模特没有原来那么乱了,许多人都已经穿上衣服。远处rose与一个男人分别转身,rose向里,那男人向外。

    陈怡倩心里疑惑,那男人似乎是章俊,难道他们认识,又是脚踩几条船?她有些失望,还没得及介绍给赵紫薇认识呢,便让这家伙跑了。不过,即使他没跑,现在走出去,大概也要被女朋友看牢了。

    “紫薇,紫薇!”她叫道。

    赵紫薇转过身,捂着胸口喃喃自语。“不行不行,太刺激了,不能再看了!”

    陈怡倩奇怪地看着她。“紫薇,你在说什么,自言自语的?”

    “没什么?”赵紫薇慌忙将手从胸口拿开,重新将披肩拉好,笑笑道,“怎么样,你的朋友rose呢?”

    “来了!”

    这时,rose向她们走来,那表情慢慢地从生气转成了笑容。陈怡倩看着有点怀疑,难道rose刚才跟章俊吵过架了。她忽然想起rose曾说过的,有个男人介绍她进模特公司任职,莫非这个人就是章俊,因为他有能力。

    “rose,我们出去吃宵夜吧?”

    rose苦笑。“你们去吧,你也看到了,这里还有很多事要收拾,将东西搬走后,我还要带这些女孩回酒店。我想,可能是十一点之后了,今晚不可能了,你们去吧!”

    赵紫薇装出一副可惜的样子,她也看得出,这女孩的素质其实很高,交这样的朋友应该不错。“有机会我们再出来聚一聚吧,rose,你说好吗?”

    rose点点头,然后进去指挥女孩们收拾东西,时不时跟女孩们说些什么,又走到设计师身边。这时,陈怡倩才单独跟赵紫薇站在一起,看着后台由乱到渐渐整齐。

    “紫薇,刚才你在这里看什么,那么入迷?”

    “没什么啊,我看那些衣服啊,女人嘛,自然要知道潮流资讯了!”

    陈怡倩笑笑:“是吗,我刚才看到你的表情,就像男人看到女人一样!”

    赵紫薇吓了一跳,脸涨得通红,心里又急又怕,立即道:“怡倩,别乱说,我看一眼那是因为我欣赏她们!”

    “我知道,不过你想看还不容易吗,回家在镜子脱光了就行了!”陈怡倩笑了,拍拍她的屁股,“有机会我们也去看裸男吧!”

    “是吗,你有兴趣?”赵紫薇这才放下心来,竟然还希望她再拍自己几下。她微笑道,“放心吧,你会有机会的!”

    陈怡倩觉得她的笑有些特别,可是她说不出是什么。“怎么看,把你男朋友贡献出来吗?”

    “死丫头!”赵紫薇打了她一下,当然只是轻轻一下,不过总算可以在她屁股上也拍一下了。那丰满而充满弹性的位置,让她莫名地喜欢,因为这也是女性的主要特征。

    “呵呵!”陈怡倩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紫薇,我猜你男朋友应该还不错吧,他是不是让你很享受啊?”

    “呵呵,还行吧!”赵紫薇有点不好意思。但她终于明白,并不是只有男人喜欢谈,女人之间也谈,分别是不在男人面前谈而已。她眨着眼睛,在陈怡倩耳边道,“有几个模特跟你一样,裙子里也是真空!”

    “呵呵,凉快啊!”陈怡倩掩着嘴笑,朝那头的模特看了一眼。“紫薇,你也可以啊,这么热的天,只要穿长裙就可以了!”

    “我可不敢!”赵紫薇摇头。她心里想:你是凉快了,我却受罪了。一想到刚才看到的春光,她身体不由得抖了一下,不再去想了。实际上,虽然天气热,她还是穿了裤袜,将那位置包得紧紧的,不让它逞凶。

    赵紫薇努力想学多一些女孩的动作,可是除了扭屁股外,其它都不太成功。所以,她只能老实地按陈怡慧的建议,多笑少说话,多低头自然羞涩,动作慢一点,别盯着一个人太久。尽管她觉得这些建议都是放屁,因为这跟赵子强的性格都是相反的,自然做不到。

    可是,在别人看来,却觉得这女人直爽,不做作。这纯粹是赵子强的性格起作用,只有赵紫薇才知道,她最多做到声音柔和一些,走路步子小一点,吃饭慢一点少一点。因为害怕出错,所以她不敢做出许多自然的反应,这一点人家不知道,反而认为她成熟。

    陈怡倩上前去看挂在衣架上的新装,这些精美的衣裙,比许多东西更吸引她。而赵紫薇看到rose似乎不算忙了,便上去跟她聊天,当然断断续续。rose想从她口中打听dy的情况,她问得很直接。可是,赵紫薇同样也想从她口中,得到dy陈怡倩的消息。当她们发现这大家都是问同一个人时,忽然住了口,两个人都在猜测:难道她跟陈怡倩好?

    过了一会,她觉得是离开的时候了。“怡倩,我们去吃宵夜吧!”

    “你不用回去陪他吗?”

    赵紫薇瞥了她一眼,这女孩总是想刺探些什么。她笑了,“男人等女人,是天经地义!”

    “哦!”陈怡倩忽然觉得有些不高兴了,可她说不清为什么。如果是因为人家有男朋友,自己没有就嫉妒,这似乎说不过。可是,她就是嫉妒。

    但她们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再等rose一会,如果能行,就一起去。

    rose见她们还在等,有点不好意思了,加快了动作。接下来,她跟设计师和助手商量了一下,然后将事情交待给助手,便与她们出来了。

    上车之后,rose就说个不停,谈起刚才的服装,设计师的理念和她管理的那些女孩。

    出了酒店,赵紫薇说:“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有好吃的东西,我指路!”

    “什么地方?”

    “衡山路!”赵紫薇道。

    陈怡倩听到这个地点,几乎踩下了刹车。她眨着眼睛,心里忽然有点紧张,因为那曾是她放纵的地方。“紫薇,你也喜欢去酒吧?”

    “是啊,你不喜欢吗?”赵紫薇对她笑笑。说完了,她侧过来,看后座的rose,“rose,你没意见吧!”

    “没有!”rose笑笑,“别把我卖了就行!”可是,她脸上却有种掩饰不住的忧愁,跟刚才的神采飞扬大相径庭。

    陈怡倩从镜子看到rose表情。“怎么了,rose,脸色变得那么快,这里没有男人啊!”

    “没什么,刚才有点累,忙得像打仗!”

    陈怡倩并不相信,只是现在还不熟,也不追问了。

    赵紫薇的用意很明显,她想用这地方来检验陈怡倩,可是她没想到的是,似乎rose跟这地方也有牵扯。赵紫薇自然不害怕,因为她只来过一次,而且不会有人认识的。

    这一次,她们找了家露天的咖啡。她们向四周张望了一下,这是一片兴旺又带点恬静的地方,夏夜的上海,年轻的男女点缀着这美丽的夜晚,让人们留恋忘返。

    rose开口了。“我在这里遇到过一个男人,后来曾经好过!”

    陈怡倩道:“我有段时间在这里很放纵,现在再回头看,觉得不像我自己了!”

    赵紫薇见她们都这么坦然,也顺口说:“我比不上你们,在这里只有过两次一夜情!”

    “哦!”两个人只是瞥了她一眼,仿佛刚才每人说的一句话只是点菜,没能引起注意。

    赵紫薇却愣了,难道这消息对她们一点震憾都没有,那只能说明一点,她们的生活比自己更丰富。她说的一夜情,当然是赵子强的经历,她至今不敢跟陈怡慧说,因为那个醋坛子一碰即碎。

    rose忽然转了性子一般,开始讲起了笑话,那些浑段子居然从她嘴里说出来,仿佛只是说工作上的事,大概是做记者的经历形成吧。赵紫薇笑了,这些自己当然也会,可是,她不知道这时表现是否合适。

    rose坐得离陈怡倩很近,一边说话着话,偶尔还拍她的大脚。“有个乡下小伙子提着一笼鸡坐车,他身边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穿的是漂亮的裙子。忽然巴士一个急转弯,乱子里的鸡走出来了,小伙子很紧张,有只鸡跑到女孩的裙子下了。他立即对女孩说:小姐,麻烦你把腿张开,我把我的鸡拿出来。”

    陈怡倩听了大笑,猛拍她的手臂。赵紫薇也笑了,她从没想到,这个笑话也会从女人的口中说出来,可是,她却不想自己成为这样的女人。她觉得,自己跟以前的赵子强分别太大了,现在一心想做个好女孩。她心里不舒服的是,难道陈怡倩跟她真的好了?

    忽然,陈怡倩不笑了,眼睛盯着远处的两个男人。其中一个黄衣服,就是在酒吧里曾经谈过“掷飞镖”的事。那个晚上,陈怡倩特别放纵,还触摸了那男人的私处。一看到那男人,她嘴角有了笑容,似乎看到有趣的事情。

    赵紫薇观察着她的表情,回过头看了一眼,问:“dy,哪一个是你的朋友?”

    “什么?”

    “是黑衣服还是黄衣服的?”

    “黄衣服!”陈怡倩回答之后才发现,那个男人并不是朋友,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她不由得看赵紫薇一眼,想知道她有什么反应。

    可是,她们都没有留意到,rose回头看了一眼,便沉着脸,眼睛里似乎带有怒火。赵紫薇看rose的脸色,有些奇怪,可是也不方便问,毕竟才认识。

    看着走过来的两个男人,赵紫薇有些不安,这时,她看出了,其中穿黑衣服的男人正是刘宇,刚认识的律师。可是,她心里还有一种不安,如果自己变回赵子强,明显没有这么强壮。那么,如果要真正吸引女孩,自己有什么优胜呢。她忽然发现陈怡倩盯着自己,便笑笑道:“看样子不错,不知能否配上高傲的陈小姐呢!”

    “喂,你恭维我,还是在踩我?”

    “呵呵,才不是呢!”赵紫薇打哈哈,可是她想着就来气,自己的腰变细了,不知对下身的功能有无影响。

    她们不再理会那边的男人,又继续说起了笑话。没想到,不到两分钟,身后便响起了一个声音。

    “hi,靓女,我们又见了!”

    “你好!”赵紫薇只好回了一声,因为黑衣服的刘宇面向着她。

    陈怡倩吃惊地扭过头,发现黄衣服的男人也在身后,当然她更奇怪的是,赵紫薇他们。

    这时,黄衣男人看到陈怡倩,立即笑了。“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哦,你好!”陈怡倩没法,只能对他点点头。

    然后,两个男人和两个女人对视一下,眼睛都是一个问号:你认识他们/她们?

    这时,rose忽然扭过头来,盯着刘宇,刘宇愣了,所有的笑容都消失了,似乎不知如何是好。这一幕,立即令气氛变得紧张,没有人说话。

    赵紫薇和陈怡又再次面面相觑,又多了一个疑问:难道他们认识?

    这两个女孩,明明都不太想跟男人说话,可看到另一人已经认识,只好礼貌地请他们坐下来了。可是,刘宇坐下来后,却没有跟赵紫薇说话,也没望着她,似乎有点怕rose。陈怡倩自然没有开口,她在等赵紫薇介绍人物了,而黄衣男人似乎也在等刘宇介绍。

    这沉默的场面有些怪异,陈怡倩忽然觉得很不舒服,不但赵紫薇认识他们,连rose也认识,更奇怪的是,rose似乎跟刘宇还有某种关系。而rose的表情比较复杂,她原来只是对陈怡倩感兴趣,想着今晚可以了解多一些,没想到冒出两个男人。

    刘宇终于开了口:“rose,最近好吗?”

    “很好!”rose回答。可是任何人都不能从她脸上看到好的表情,显然,她在压抑着一种愤怒。

    陈怡倩意识到不妙,刚想说句什么,rose已经站了起来。rose走到刘宇面前,就是一个耳光,说句“下贱!”,然后气冲冲地走了。

    陈怡倩急了,立即叫道,起身追她:“rose,rose!”

    在场的人都很惊讶,不知会发生这样的事,也搞不清楚他们的关系。

    rose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狠狠瞪了刘宇一眼,然后走到赵紫薇面前,道:“如果你对刘宇感兴趣,我劝你还是趁早死心,这个男人性!”

    这一下,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这句话说得十分怨毒。显然,rose不想让别人碰这个男人,因为她曾拥有过,她也不想刘宇碰女人,也是因为她曾经拥有过。

    他们看着rose气冲冲地离开了,没有留她,当然,也留不下来。赵紫薇心里难受,被人误会与男人好,这是她不愿意的。可是,她拥有女孩的身份,却不能不与男人接触,她对刘宇没有任何兴趣,只是想做一个表面正常的女孩而已。

    这突如而来的事件,令陈怡倩更加不安了,她发现自己真的对赵紫薇一无所知。而自己对她某种程度上的喜欢、气恼、甚至嫉妒,能说明什么。赵紫薇心里难受,被人误会事小,可是自己更不想跟男人扯上关系。

    陈怡倩眨着眼睛,这两个男人她都不认识,这个刘宇似乎在哪儿见过。好一会,她们都没想到要向两个男人认识,大家都在沉默。这一下,关系复杂了。两个女孩互相猜疑对方,或许,这就是女人的多疑性格吧,甚至连赵紫薇都沾了这个习性。却没曾想到要求证,于是,她们就这样道别了。

    沉默了一会,赵紫薇终于还是问了:“你和rose是什么关系?”

    刘宇没有说话,望了黑衣朋友一眼,然后转过过来,低声道:“前妻

关键词:沈阳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