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ts那深深的乳沟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赵紫薇的心几乎飞出来了,她的手太用力,差点将裙摆撕烂了。现在她只有一个想法,应该怎么跟珍珍解释,她才不会骂自己变态。(起点中文网签约作品)

    “我……”

    陈怡慧忽然插话了:“紫薇,紫薇,干吗不请你的朋友坐下来!”

    赵紫薇身体一震,立即回过神来,道:“你是子强的朋友啊,我是他的姐姐紫薇,请问你是?”

    “子强!”珍珍哆嗦一下,竟然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站得高,已经看到赵紫薇的胸口,特别是那深深的乳沟,丰满的双峰,一览无遗。她使劲咽了两下,揉揉自己的眼睛,然后扭头来看了陈怡慧一眼,又紧盯着赵紫薇的胸。她的表情越来越惊讶,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恐惧和震惊充斥着她的心,看到这女性的胸部了,这远比赵紫薇的脸更震撼。终于,她发现自己呼吸不了,用尽全力才吐出蚊子一般音量的话:“我是珍珍,子强的女朋友!”

    “哦,好的,请坐。”赵紫薇的手在颤抖,几乎拉椅子都没力了。她想,既然珍珍动摇了,自己也没必要承认了。她立即发现珍珍的目光所在,于是用手掩了一下领口,遮住泄露的风景。

    珍珍犹豫了一下,盯着她护在胸前的手,那鲜红的指甲。她无法相信这一切,可还是坐了下来,不停打量赵紫薇,那丰满的胸部,飘逸的秀发,闪光的耳环,和一身夏季风情的吊带花裙。这明明是赵子强啊,不可能还有另外一个女孩长得一样,可是看到那丰满的胸部,鲜红的双唇,她不敢肯定了,嘴里喃喃道:“你和子强长得一模一样啊,刚才我还以为你是子强呢,真对不起,也是的,子强怎么可能变成女孩呢?”

    “是啊,我们很像,见过我们的人都这么说!”赵紫薇的话有点颤音,可是珍珍在震惊中,没听出来。赵紫薇知道唯一动摇珍珍念头的,是自己的胸部,那么,现在还要不要坦白呢。她庆幸,看着这个曾经朝夕相伴的女孩,她的心无法平静,但又能做什么,因为自己与她一样都穿着裙子。

    “紫薇,请你的朋友喝茶!”陈怡慧见到气氛紧张,便递过一杯茶,“紫薇,你们慢慢聊吧,不要紧!”

    这一声声紫薇的叫,无疑是提醒她,不到最后关头,仍要坚持女孩的身份。赵紫薇瞥了她一眼,看到陈怡慧眼睛里全是关注和忧虑,不禁有些难受。两个都是自己喜欢的女孩,看来只能牺牲一边了,因为珍珍已经提出了分手。

    赵紫薇轻轻咬着嘴唇,道:“珍珍,我们是不是见过面啊?我觉得你有点面熟!”

    珍珍立即点点头。“是啊,上次在华联超市,你穿着红色的吊带裙。当时我叫了你,你没听见!”

    陈怡慧也插话了。“我想起来了,的确在超市里,你和一个男的在一起!”

    “对,那是我的朋友,普通朋友!”珍珍不好意思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在自称是赵子强的女朋友后,该怎么说明与那个男人的关系。珍珍回头看了同伴一眼,又把目光移回来,低头盯着赵紫薇的裙子,和那双清凉的高跟鞋。

    赵紫薇见她低头,害怕她盯着自己的手,便移到胸前。“你们闹了什么矛盾啊?上个月他打过一次电话,说工作没了,可能到杭州去一阵子,我以为她会来我家,但一直没见。”

    珍珍愣愣抬起头,伤心地说:“我想,他现在已经不认我这个女朋友了!”

    “哦!”赵紫薇装作吃惊的样子,“你们吵架了?”

    “上次一气之下,我跟他说了分手,我现在很后悔!”珍珍点点头,然后紧紧咬着嘴唇,她定定望着赵紫薇。女孩的脾性,自然是不愿认错的,即使认错,也不是在外人面前。珍珍脸上阴晴不定,似乎在考虑是继续认定她是赵子强,还是放弃追查。“你知道怎么才能找到子强吗?有没有他现在的地址和电话?”

    赵紫薇摇摇头。“我们很少联系,我打过一次电话,但他的手机已经停掉了,我想,他可能不在上海吧。”

    “我想他可能避开我!”珍珍有些伤心,还是低着头,“我知道我做错了,我很想跟他说声对不起,请他原谅我!”

    赵紫薇觉得浑身发热,似乎血一直往头顶涌,几乎要把这个女孩身份扔掉。几乎就要张口说出来:我就是子强。这时,她忍不住瞥了陈怡慧一眼,犹豫着是不是拉珍珍到一边去说明,可是她下不了决心。

    陈怡慧见她脸红了,知道不妙,立即插话道:“紫薇,如果能够帮助她,你就帮吧!紫薇,好吗?”

    这一句话里叫了两次紫薇,立即把她敲醒了。是啊,现在的身份是赵紫薇,是个穿裙子的女孩,不是赵子强。没办法,她只好说:“如果我见到子强,我会转告他的,有什么矛盾要解决好,不要采取逃避的方法!”

    “好的!”珍珍低着头,有些失望。她发现旁边的人都停下动作,显然是自己干扰人家吃饭,她歉意地笑笑,然后又对准赵紫薇,道,“恕我冒昧,我知道子强的姐姐几年前就嫁到美国去了,你真是他的姐姐?”

    赵紫薇暗吓一跳,脑子转得快,立即道:“其实我是他的堂姐,他进入广告公司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我介绍的,他没跟你说过吗?”

    珍珍摇摇头,道:“嗯,他只跟我说过,他进入广告这一行,跟一个亲戚有关,但没说过是谁!”

    “就是我啊!”赵紫薇故意笑笑道,“因为他父亲跟我父亲当年因为某件事翻脸,一直都势成水火,所以我们在表面上是不能来往的!”

    “哦!”珍珍点点头,虽然那眼神仍然飘忽不定,怀疑不断。“姐姐,如果有子强的消息,请你通知我,好吗?”

    “好的!”赵紫薇立即点头答应,“其实我也想见到子强,我都半年没见过他了!”

    然后珍珍问她电话号码,赵紫薇无法推托,只好在餐纸上写了手机号码。她不敢掏出名片,还解释道:“珍珍,这是我在上海的临时号码,过几天我就回杭州了!”

    接珍珍也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那是个她可以随口说出的熟悉号码,然后向陈家众人鞠躬表示歉意。待珍珍离开,赵紫薇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几乎要崩溃了,她明白,今天的挡箭牌,其实就是那丰满的胸部。

    可是,珍珍还是不停地望过来,甚至那男人轻碰她一下,她也立即闪开了。显然,她不想让这边的人知道,她跟那男人已经亲密。

    陈牧夫妇似乎也听出大概了,可能跟赵子强的恋人有关,不过他们经验老到,并没有在这里问,但他们还是轻声交谈,猜测着这事情的发展。

    陈怡慧低声问:“你真有个堂姐吗?”

    赵紫薇低声回答:“是表姐!”

    接下来,赵紫薇有些沉默,说话不多。尽管她没吃饱,却再也没有心情再吃下去。周影看到这情景,知道呆下去不是办法,几个人匆匆吃了一点,便结了帐。赵紫薇跟珍珍道别后,随着陈牧夫妇离开了餐厅。

    珍珍紧紧地盯着她的背影,有两次几乎站起追出来。可是,她的心情太怪异了,看到赵紫薇那飘逸的裙摆,尖尖细细的高跟鞋,和走路扭胯的动作,珍珍终于还是没有动。

    走出餐厅的那一刻,赵紫薇脚软了,她实在挺不住了,一下子跌坐在台阶上。陈怡慧慌了,立即来扶她,餐厅的咨客也过来帮忙。“紫薇,你没伤着吧?”

    “没事!”赵紫薇喘了一口气,“刚才坐久了,脚麻,我没看台阶!”

    陈牧夫妇也回过头,询问她的情况。陈怡慧猜她一下子起不来,便帮她拉了一下裙摆,然后挡在前面可能走光的位置。

    “没伤着,只是屁股有点痛!”赵紫薇试试手腕,没伤着。刚才跌倒的时候,她用手撑了一下,不过主要还是屁股受力,她的屁股不如真女孩脂肪多,所以有点痛。

    坐了几秒,她搀着陈怡慧的手站起来了。陈怡慧帮她拍拍屁股,扫掉裙子上的灰尘,然后向停车场走去。赵紫薇瞥了一眼餐厅里,她只有一个一个愿望,快点离开这餐厅的范围,离开珍珍的视线。陈牧夫妇交待了一下,便跟她俩道别,自己搭的士回家了。

    陈怡慧有些恼火,今天本来是很高兴的,珍珍的出现将这一切都破坏了。她一心想着,怎么才能留住赵紫薇,别让她变回赵子强。赵紫薇心里难受,走了一段路,还是一言不发,甚至那飘动的裙摆都带有忧伤的影子。陈怡慧看在眼里,心里担忧,她一直不知道赵子强跟珍珍好到什么程度,是否真的分手了。现在想起来,一段一年多的感情,不应该那么容易忘记。

    “紫薇,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吧!”陈怡慧看

    赵紫薇没说话,她看了看,旁边没有什么大商场。于是,又继续慢慢地向前走,虽然她也担心,珍珍是不是还会追出来。

    过了一会,陈怡慧终于忍不住问了:“子强,你是不是还爱着她?”

    “谁?”赵紫薇有些混沌,竟然一时没反应过来,然后才说,“我不知道!”

    陈怡慧的脸变得有些难看,表情有点紧张,犹豫了一下,走前两步到她面前,抓着她的双手问:“子强,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否还爱着珍珍?”

    赵紫薇停下脚步,看着她认真的表情,她皱眉想了一会,摇摇头。因为这么多天,自己并不是特别想念珍珍,即使想到了也只是难过,而不是心痛。可是一见到人,才知道难以舍弃,或许珍珍也是这样的想法吧。

    “那就好,不然我就担心怡倩了!”陈怡慧松了一口气。

    赵紫薇一惊,抬起头看她。她一直只是把接近陈怡倩当作一项任务,即使现在对那女孩有了更多的好感,也没有认为自己与她有任何亲密的可能性。刚才在陈家的时候,感觉到一家人的亲情时,她冲动地想得想融进去。可是刚才一见到珍珍,她便立即被打回现实,是啊,怎么可能呢,对陈怡倩来说,自己也是个女孩啊,怎么爱?

    陈怡慧拉着她,走进商场,在一张长椅坐下。“刚才珍珍还站着的时候,紧紧盯着你的胸口,如果发现那里是假的,她肯定早就抓住你不放了!我当时好紧张啊,真害怕她把你的领口拉开看。”

    “我想不会吧,你想想,你会不会这样检查另一个女孩的身体?”

    “也是!”陈怡慧点点头。过了一会,她问:“你准备怎么宣布子强变心的消息?”

    “我不知道!”赵紫薇的心乱极了。毕竟珍珍曾经跟他有过甜蜜的时光,虽然上个月珍珍提出了分手,其实大家还是相互牵挂的。

    陈怡慧道:“紫薇,我并没有幸灾乐祸,也不希望破坏你和珍珍的关系,但你们已经分手了,这是实情。我真的希望你跟怡倩好,因为你们都是很好的人,如果你们能够结合,我们全家都会很高兴的!”

    赵紫薇不出声了,刚才吃饭的时候,她也感觉到,似乎陈牧夫妇也有这种期望,特别是陈怡慧又大谈了一番赵子强以前的辉煌战线,在工作上如何所向披靡,如果能够辅助陈怡倩,那将是陈家的大幸。想到这里,赵紫薇又疑惑了,忍不住侧过头看了陈怡慧一眼,心里道:这是陈家人的愿望,还是这女孩的一厢情愿?她明白,喜欢一个人不难,但要将喜欢转变成爱不是件容易的事。

    陈怡慧知道她心情矛盾,没有再问,然后挽着她的手臂,在商场里转起来。从赵子强到赵紫薇,这个转变不可说不小,看着原来的男朋友忽然变成自己的姐妹,她只能说是幸运。如果不是这个男人还是那么喜欢自己,那么,要他扮成女孩决计是不可能的。

    更令她称奇的是,这个人是男人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女性的气质和倾向,可是一穿上裙子,却宛如女子一般。不要说那高跟鞋和化妆品,甚至动作和仪态都是标准的女孩,这种无法用喜好才形容她了,那么说天性是不是更恰当一些。

    过了一会,赵紫薇的心情慢慢转晴了,也笑起来。她一直喜欢有个可爱的女孩挽着手臂走路,不管是陈怡慧还是珍珍,或者……怡倩!她一想到这个精明的女孩,想到自己将她气得够呛,忍不住笑了。

    忽然她发现陈怡慧不见了,忍不住转过身来。“怡慧,你在看什么?”

    “看你啊!”陈怡慧睁大眼睛,见她转身的动作煞是漂亮,裙裾飘动。

    “有什么好看的,你又不是第一次看到!”赵紫薇有些奇怪,可是,脸却无端红了。

    “我觉得,将来你也应该经常穿裙子,很好看的!”

    赵紫薇笑笑,拉着她向前走。“如果我真是女孩,你还会对我那么好吗?谁都知道你的心眼小,容不得其他人比你漂亮!”

    陈怡慧一愣,这是她没有想过的。是啊,以前妹妹穿得比自己漂亮,自己的心情都有不舒服。那么,面前的赵紫薇也有比自己强的地方,自己不嫉妒,这唯一的原因,当然因为她是男儿身。“我想可能是吧,因为你的心还是男人,因为你工作的时候很认真,因为你跟人相处很真诚,我才喜欢你!”

    “我知道!”赵紫薇牵着她的手。“所以我知道我应该适合什么人,适合走什么路!”

    “那你不想珍珍了?”

    “不属于我的,没必要去想了!”

    陈怡慧听着,却皱起了眉头,这是说珍珍还是说陈怡倩?

    因为心情还没好过来,她们没买东西,离开了商场,准备去取车。

    走出商场几步,忽然,珍珍冒了出来,拦在面前。“你就是子强,为什么不承认?”

    赵紫薇又开始哆嗦了。陈怡慧见势不妙,立即道:“小姐,你认识那个子强多久了?”

    珍珍道:“一年两个月!”

    陈怡慧知道赵紫薇可能抵御不住,便先替她挡住,让她有时间缓过来。“我认识紫薇三年七个月,她男朋友我也认识,在杭州,他们快要结婚了。你凭什么认定她是你的男朋友?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

    珍珍瞥了她一眼。“子强,刚才在餐厅人多,我不想破坏气氛。你为什么跑掉那么快,这不就说明你的心虚吗?”

    陈怡慧道:“你还知道破坏气氛啊,刚才那两位就是紫薇的父母,你让人家都没有味口吃饭了。你那么蛮横,不要说你先跟人家分手,看到你这样,人家迟早也会跟你分手!”

    “你……我不跟你说,我只跟子强说!” 珍珍嘴仍然硬,眼睛盯着赵紫薇,“世上哪有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的,肯定是他扮成女孩了!”

    “你这个人……”陈怡慧还要说,却被赵紫薇一把拉住了。

    这时,赵紫薇已经镇定下来。她明白,自从珍珍看到她的胸口后,已经动摇了,所以再打败她仍然要用到自己的胸。“珍珍,既然你是子强的朋友,我也不骂你,可是你也有讲道理啊!”

    珍珍忽然鼻子一酸,哭起来。“我做错事、说错话了,你也不用这样对待我啊,为什么跑去扮女孩啊?”

    陈怡慧恼了。“你真笨,男孩女孩都分不清!”

    “这是我跟子强的事,跟你无关!”珍珍瞪她一眼,然后转向赵紫薇,“除非你让我检查身体,不然我就认定你是子强!”

    赵紫薇怕得浑身颤抖,这不是要命吗?珍珍的蛮横又来了,这样子跟三年前的陈怡慧没什么分别,看来今天是避不开了。可是在珍珍看来,却是她气得发抖。赵紫薇心一横,装作生气地骂道:“珍珍,你真恶心,难道要我把裙子脱下来给你检查!”

    “不用,你和我去洗手间,让我检查你这里。”珍珍指着她的胸。

    陈怡慧在一旁再也忍不住,骂道:“你真变态,居然要人家脱衣服给你检查,你到底知不知羞耻啊?”

    “不关你的事,你到一边去!”珍珍恼怒地瞪她,“我知道子强肯定不会变性的,因为他喜欢女孩,他喜欢跟我!”

    陈怡慧被吓住了。生气的人的确有很大的能量,本来她是个很厉害的女孩,可是对着火气冲天的珍珍,她也只能退让。

    赵紫薇身体一震,珍珍说话从来不会那么大胆的。她忽然觉得下身有点蠢蠢欲动了,今天贪凉快,没有套上裤袜,虽然换了一件特别紧而且弹力强的内裤,但似乎仍然有点控制不住。她没办法压制惊慌,但仍然寄希望给那逼真的义乳,于是说:“好的,我跟你去洗手间。不过我想告诉你,不管你的结论怎么样,我都会劝子强跟你分手,你不是一个可爱的女孩,不值得他爱!”

    这下珍珍愣了,这句话真的伤害她了,眼睛又开始红了,尽管她都说不清现在爱赵子强有多深,可是她需要这个男人。赵紫薇看到她又要哭,心里更紧张了,没想到她的情绪变得那么快,似乎眼泪说来就来。珍珍忽然心一横,抬头道:“你不让我检查,我就认定你是子强,你是子强!我现在先去洗手间,如果你真是子强的姐姐,那就跟我来!”

    陈怡慧急了,拉着她手,道:“紫薇,别理她,我们走。”

    赵紫薇看着珍珍的背影,心里又痛又怕。终于,她还是对陈怡慧摇摇头,跟着走进了商场。她想,不管怎么样,自己都无法逃避了

关键词:沈阳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