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ts没把脸朝向外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那位蒋先生被打得眼冒金星,趔趄着几乎倒下去,他当然不知道,动手的是个男人。他愣愣地不知所措,脸涨得通红,可是那手指印十分清晰,他又愤怒又恐慌,可就是说不出话来。陈怡倩慌了,刚要去追赵紫薇,又想起旁边的蒋先生,只好扭转身。“对不起,蒋先生,对不起!”

    蒋先生呆呆的没有反应,他瞬间的愤怒已经掩没在涨红的脸色里,他低着头,嘴巴蠕动,可就是没有声音出来。

    陈怡倩心中害怕,这么恐怖的打客人事件,是闻所未闻的。即使她有多灵活的脑子,这时也猜不出发生了什么事,只能不断鞠躬道歉:“蒋先生,对不起,对不起!”

    可是,蒋先生并没有说话,走到文件柜前,没把脸朝向外。这个中年男人情绪十分激动,胸口起伏厉害,可就是一言不发。

    陈怡倩很紧张,不知蒋先生会怎么发作,但她也只能这么陪着。难道他们曾经是恋人,赵紫薇就是为这个男人打掉了孩子?或者说,是他的二奶,分手后没谈拢分手的条件?陈怡倩一边胡思乱想,可是她最害怕的,仍然是公司的名声,要是传出新海员工打客户的消息,将在行业里成为一个天大的丑闻。

    过了一会,蒋先生终于转过身来,低声开口了,“陈小姐,拜托你一件事!”

    陈怡倩心中不安,难道他要求炒掉赵紫薇,这一下不由得犹豫了。“你说吧,如果不是特别严重的事,我可以立即答应!”

    “嗯,不是什么大事!”蒋先生脸色难看,似乎是压抑自己的愤怒,对于这样年纪的人来说,他必须衡量轻重。“陈小姐,刚才的事,请你无论如何不要说出去!”

    “好的!”陈怡倩巴不得这么做,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放心吧,我不会说的!”

    “嗯,我曾经做过一件不好的事,请你代我向赵小姐道歉。嗯……我不好意思跟她说!”

    陈怡倩愣了,居然是这样的结局。“好的,我向她转告!我也会劝她,不要说出这件事!”

    “希望如此吧!”蒋先生一脸地忧虑,显然他开始害怕了。因为到了这个阶段,双方都知道对方的名字,而名誉显得特别重要。至于这个男人来说,为什么不自己开车上班,而去挤罐头似的地铁,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陈怡倩将他送到了电梯口,蒋先生一再叮嘱,一定一定要保密。陈怡倩点头答应,这时候,她压抑着心里的愤怒,想着怎么找赵紫薇算帐。

    带着疑惑,陈怡倩走回了写字楼,她不想让下属看到自己发火的样子,便把表情藏了起来。蒋芳正好过来,便问她是否拿到了新合约。

    陈怡倩沉着脸回答:“难道紫薇没跟你说,已经完了吗?”

    蒋芳问:“这么快就谈完了,是不是没希望了?”

    “是的!”

    蒋芳看到她的脸色不对,还想再问,可是陈怡倩已经走进了总监室,然后呯一声关上门。

    陈怡倩盯着低头的赵紫薇,再无法压抑自己的怒火。赵紫薇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看着这个怒火满面的女孩,她当然知道怎么回事。

    “赵紫薇,你说,你这是做什么?”

    赵紫薇才将满眶的泪水逼回去,这时听到陈怡倩大吼,她更气了。“他没告诉你吗?”

    陈怡倩道:“没有!我现在听你的解释,如果你说得不对,那我只好对你不客气了!”

    赵紫薇恼啊,这女孩真是不像话,关心的话也不说一句。“什么不客气,你也要让他打我一下吗?”

    陈怡倩愣了愣。“我不理你们有什么私人恩怨,现在我管的是公司的生意。”

    “难道你除了做生意,不能想一想其他吗?什么叫关心、什么帮助?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你一个朋友都没有,为什么到晚上,你只能一个人看电视!”

    “赵紫薇,轮不到你教训我,你没资格!”

    “你说得对,我当然没资格,连你的父母都没有份,哪里轮得上我!”赵紫薇越说越气,眼睛瞪着她,“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你只关心你自己,从来没关心过别人,怪不得你做人那么失败,怪不得那男人不要你!”

    “赵紫薇,你住口!”陈怡倩火了,“我怎么做人不关你事,我的生活也不需要你评论,你又好到哪里,你的男人不要你了。你的生活太腐化了,老是跟男人搅在一起,一个晚上跟几个人睡觉,你迟早会得到报应的,也许,报应已经来了!”

    “怡倩,你在说什么?”赵紫薇睁大眼睛,这女孩怎么说出一堆莫名其妙的话,真是太恶心了。

    “你自己的的事,自己清楚!”陈怡倩将怒火压住,“你们的私人恩怨,到外面解决,别来搅乱我的生意!”

    “陈怡倩,你真是没心肺,你只关心你的生意!”赵紫薇原来还想向她解释一下,没想到她竟然不讲理,甚至一点机会都不给,一口咬定这是男女关系。“你为什么不去问他,我为什么打他,而他居然连话都不敢说一句!”

    “我不管你怎么想,也不理你做二奶还是正选!”陈怡倩的火气也大,特别是她提到自己的父母了。“这是我的公司,不是你们家,做任何事,除了你自己的感觉外,还要顾及公司的形象,你这样做,会拆了公司的招牌。”

    “陈怡倩,我今天算认清你了,一个无情无义的女人,家人不要,朋友不理,孤独过一辈子去吧!”赵紫薇气愤的时候,居然还能够保持一把女声,算她还有一丝理智。

    “赵紫薇,你混帐,你凭什么教训我?”

    赵紫薇忽然醒过神来,自己除了这分工作,还有一个任务,她低下头来了,努力想调节一下情绪。“怡倩,那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

    陈怡倩见她低头,以为自己胜利了,便冷冷地道:“你如果不能为别人想一想,那即使你在工作上厉害,也不会有人喜欢你的。不管你们发生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一声,也许我们想一个周全的办法!”

    “是吗?”赵紫薇见她语气并没有缓和,气又来了,“那不是发生在你身上的事,你当然不在意了。好吧,你告诉我,你希望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上前跟他握手是吗?然后签好合同,在每次见面的时候,要不要我扭转身,把屁股伸过去让他再摸一下?”

    陈怡倩没想到她火气那么大,话语一串串象炮弹,这才想起来,到现在还没问她怎么回事。“紫薇,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有话可以跟我说啊。”

    “那你是什么意思,怡倩,你这个老板真差劲。我真怀疑你的做人方式,你竟然教我忍受,你是不是女人,如果他是对你性骚扰,你会不会忍受?”

    “性骚扰?你们不是情人吗?”陈怡倩一愣,难道这两人不是情人?“好了哦,赵紫薇,我并没有说你不对,但他始终是我们的客户。”

    赵紫薇终于忍了下来,没再说话,可是她开始对陈怡倩失望了。她上午一直想跟陈怡倩说说地铁的事,可总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现在是两个人面对了,却仿佛隔了一条河。而陈怡倩同样也是这样,觉得这女人十分可恶,往日淑女的面孔今天特别狰狞。这该死女人,不但破坏了公司的生意,还与自己大吵。至于那是情人还是性骚扰,已经不是她关心的了。

    过一会,她们互相对视一眼,又扭开了。陈怡倩低下头,今天的事太意外了,她无法冷静下来,更可气的是,她一向认为冷静的赵紫薇,居然动手打客户。为了暂停战争,陈怡倩决定先离开,尽管她有些犹豫。可是到了门口,她想起一件事,又转过身来。

    “紫薇!”

    “怎么,还要吵?”赵紫薇低声道,还有一点火药味。

    陈怡倩瞥了她一眼。“我不知道你跟蒋先生有什么恩怨,可是刚才他走的时候,让我转告给你,他向你道歉,希望你原谅。”

    “哦!”赵紫薇有些意外,脸上的表情缓和了。她从男人走过来,自然明白男人的心理,也许真的是欠了这一个道歉,虽然这无法消除心中的阴影。

    陈怡倩停了停,又说:“紫薇,不要说我不关心你,我已经将你当作朋友了。刚才我说话很冲动,希望你别介意,别把我看得那么糟糕,我不是那样的人,也不希望在你心目中我是那样的人。”

    赵紫薇愣愣地看着她,这个高傲的女孩在道歉吗?

    “我发气的时候,什么没经大脑的话都说得出,希望你别当真!你刚才说我的那些话,我听了真的很伤心,我知道你也会伤心的,因为我比你说的更难听!”陈怡倩不敢看她的眼睛,只是低着头道,“紫薇,在你来之前,我从来没有试过这么失态。也许,你到新海,改变的不是新海,而是我!”

    赵紫薇眨着眼睛,努力想弄清她的含意,可惜做不到。这女孩有勇气承认错失,看来真的不简单,至少她没有大叫“我要吵掉你”,比一个月前进步很多。看来,她真的是值得喜欢的女孩,可是为什么两个人总是把握不住这个机会呢。

    陈怡倩见她还是不说话,有点犹豫,刚才那些话仿佛都投入水中了,一个水花都不见。“紫薇,有的事情,不是一个人可以承担的,有时我也很累,想找个人,找个肩膀,虽然很不容易。如果你想找个人聊天,我随时愿意奉陪!”

    赵紫薇平静地说:“怡倩,你有一天会认识我的,跟你现在看到的不一样!”

    “是吗?”陈怡倩盯着她,“那我等着这一天!”

    赵紫薇看她离开了总监室,心情慢慢缓和下来,她想,自己必须适应女性的身份和这社会对女性的看法。

    过了一会,她也走出房间,却发现蒋芳坐在小梅的位子上。赵紫薇一愣,难道她刚才一直在门口偷听?于是,她停了下来,猜想蒋芳一定有点什么话要说。

    果然,蒋芳开口了:“紫薇,你们刚才吵什么啊,好像玻璃都快震掉了。是不是刚才的客户谈崩了?”

    “嗯,差不多这样!”赵紫薇回答。“芳姐,怡倩去哪里找这样一个客户回来的?”

    蒋芳皱着眉头,道:“不是她,是我找的,他是我老公的上司。这阵子公司的活不多,我还以为可以帮公司拉点生意,真可惜!”

    赵紫薇一愣,忽然明白,自己一直要维护这公司,将公司搞好。可能事实上自己不够投入,只想做个合格的管理者就够了,而其中真正要做的,远不止这些。她忽然有点后悔,刚才不该对陈怡倩发那么大火,尽管她对自己有误会。

    蒋芳问:“紫薇,能告诉我怎么回事吗?”

    “嗯……还是等怡倩跟你说吧!”赵紫薇终于明白,将被骚扰一事隐瞒,始终不是适当的办法。可是,如果这事又传到张莉那儿,不知又要有什么话冒出来了。

    蒋芳道:“紫薇,你能不能偶尔让一让怡倩,她比较年轻,有时说话比较直!”

    “我明白!”赵紫薇点点头。她知道小梅与蒋芳很要好,还经常聊天,一定经常说及自己的事吧。如果自己真要了解陈怡倩,从蒋芳的途径也是一个办法。“芳姐,等一会我想跟你聊一聊,你有空吗?”

    “好的,我在这儿等你吧!”蒋芳答应了。

    于是,赵紫薇过去找张莉和李勇军布置了工作,再讨论一番。二十几分钟后,她再回来总监室时,已经不见了蒋芳。猜想她可能回陈怡倩那头做事去了,也没再想了,重新构思自己的方案细节。

    过了一阵,蒋芳进来了,对她笑笑:“你比较忙,如果你有空了,我们再聊吧!”

    “芳姐,请坐吧!”赵紫薇犹豫着,怎么跟她沟通,还要了解到陈怡倩的情况。

    蒋芳笑笑,坐在她对面。“其实你不在的时候,我经常过来找小梅说话,你的桌子我也看过好几次。希望你别介意!”

    “哦,没事,摆得出来的东西都不是秘密!”赵紫薇笑笑,“小梅今天请假,我都有点不习惯了,可能是我自己太懒吧,习惯依赖别人了!”

    蒋芳摇摇头。“不是啊,小梅还跟我说,她依赖你。她说有你这个上司,她真的很开心,也省心!”

    “是吗?”赵紫薇有些惊讶,她以为,小梅只不过是庆幸有一个宽松开明的上司而已。“有人说,小梅是被我的话梅收买了!”

    “呵呵!小梅可不是小女孩,她能够分辨出谁好!”

    赵紫薇点点头,可是,她现在最需要的是,还是要找对陈怡倩的方向。“芳姐,我平时跟你说话不多,一直想找个机会聊一下。上回我们出去吃饭唱歌,小梅说你要回家照顾孩子,没能聚在一起。”

    “哦,是啊,有孩子的人的确多一些责任,你将来也会这样的。”

    赵紫薇点点头。“芳姐,我以前工作的公司,跟新海不太一样,所以有些同事可能不习惯我的方法,但又不好意思说。可能怡倩也是这么想吧,有时我觉得,她明明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又没说出来。我想,我还是不算了解她,不过,我真的很想做好这工作。”

    蒋芳道:“我觉得怡倩的确很想跟你说话,好像就是找不到合适的时候,你们相处怪怪的,明明都欣赏对方,可是好像害怕太接近对方。”

    “芳姐,也许刚才怡倩跟你说了会议室的事,现在我再说说我的版本吧!”赵紫薇原本想跟陈怡倩说的,可是,忽然改变了主意。她已经意识到,蒋芳对陈怡倩的影响不小,甚至不止是秘书,而像大姐一般。

    “嗯!”

    “我平时都是坐地铁上班的,只有时间紧的时候才搭的士。今天早上,地铁很挤,人贴人的,几乎没有什么空隙。我身后有个中年男人,在我屁股摸了三次……”说到这里,赵紫薇脸红了,她心里的感觉,仍然像说男人摸男人屁股一般。

    蒋芳睁大眼睛,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我明白了,这事情真的不好受!”

    赵紫薇实在不愿意回忆这事,如果不变成女孩,自己根本感受不到这种痛苦。“后来我用指甲往后面那只手掐了一下,上面还有明显的伤痕,直到我在会议室看到那个色狼……”

    “紫薇,别难过了!”蒋芳道,“我们都不想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作为女人,我可以理解你的生气。”

    赵紫薇想起刚才的情形,又有点委屈了,眼睛湿湿的。“是的,可是怡倩只看到我打他一耳光,却不愿问我为什么,只顾着骂我……”

    蒋芳吃了一惊,显然她从陈怡倩那儿听到另一个版本。“紫薇,我相信怡倩也无意的,她在着急之下,没有想到那么多。如果她说错话,请你原谅她,你毕竟年纪比她大,阅历比她多。”

    赵紫薇将眼泪逼回眼眶里,然后叹了一口气。“我也知道怡倩有难处,可是不要忘了做人最基本的原则。其实公司现状我也知道,我也在托以前的朋友,可能带来一两个客户,只是还没有把握,我不想跟怡倩说。”

    蒋芳点点头,然后担心地问:“紫薇,我看你跟怡倩吵了好多次,有时真的很担心。紫薇,别怪我说得直,你不会冲动之下,辞职走掉吧?”

    赵紫薇一惊。“芳姐,为什么你为这么说,难道你觉得我是个不负责任的人吗?”

    “那就好,我就担心这一样!”

    赵紫薇忽然明白,自己在陈怡倩眼里的份量重了起来,这当然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可是,她真的希望还有其它因素,这个心愿也许有点过份,因为陈怡倩只当她是女人。看得出来,蒋芳跟陈怡倩的关系很好,不然不会由她出面。

    接着,蒋芳也跟她说了陈怡倩的一些情况,对于陈怡倩的过去及家庭情况,她是避而不谈的。赵紫薇明白,蒋芳护着她,这样也好,可以验证这是个守秘的人。从陈怡慧那儿早已知道,蒋芳是陈家的眼线,不时透露一些讯息。

    可是,接下来的时间,赵紫薇并没看到陈怡倩过来,大约她是不好意思吧。她想表示得大度一些,主动过去跟陈怡倩修好,可是事情缠身,电话也不断。渐渐地,她也忘记过去找陈怡倩了,一直到下班。

    看着众人陆续走了,赵紫薇还在房间里,反正这时是下班高峰期,即使不搭地铁,的士也走得不快。还不如在公司里,可以做多一些,最近她总觉得时间不够。

    陈怡倩出现在门口。“紫薇,还不走吗?”

    赵紫薇抬起头来,不由得一愣,这女孩似乎还特别化了妆,难道要去约会?但还是笑笑。“过一会吧,下班的人太多,什么车都挤!”

    陈怡倩将一串钥匙放到她面前。“这是公司的钥匙,我配多一套,有时你下班晚,不用老是跟小梅拿钥匙了!”

    赵紫薇盯着她。“你不打算在试用期里随时炒我了?”

    陈怡倩笑笑,没有回答,但也没有继续对视这双大眼睛。不知为什么,她觉得自己有点害怕这双眼,似乎随时被这女人看穿。“紫薇,我送你一程吧,你住在哪儿?”

    “如果你请我吃饭,我就告诉你,我住在哪儿!”

    陈怡倩猛地抬起头,显然,两个人都感受到对方表现的和解之意了。“真可惜,我已经约了人吃饭,不能将自己分成两半

关键词:长沙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