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ts心里恨我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是啊,回来了,才三天,不算什么旅游,你不参加,我都有点闷。我们准备下个星期又出去散心,你想不想参加?”

    “我最近工作忙,星期天还要加班,走不开!”陈怡倩睁眼说瞎话了。

    前一个星期在酒吧里,陈怡倩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脑子里有幻觉,几乎接受了苓苓的爱欲行为。这件事她想起来还后怕,可是,她并不怪苓苓,因为那毕竟也是自己的选择。在心情还没有恢复时,她只好把时间更多放在工作上,不敢再去想象那间酒吧了。

    “怡倩,你是不是心里恨我?”

    “没有啊!”

    “那我打电话你不接,发了许多短信,你都不回!”

    陈怡倩想了想,认真地说:“苓苓,我们是好朋友,如果我暂时不回电话,那只是我有其他事,或者需要时间思考一些东西,并不是不理你。”

    “好吧,你几时闷了,再来找我,我希望不闷的时候也来找我!”

    “好的!”

    陈怡倩忽然有些歉疚,自己确实有些自私,自己不开心了才去找苓苓。可是当苓苓找她时,她总是找借口推掉,这实在说不过去。

    看着上个月的报表,陈怡倩的眉头锁得紧,她想着如何才能将公司的业绩提高。今天下午,赵紫薇一个耳光将牛奶公司的客户打走了。她们狠吵了一架,可是于事无补,头痛的问题仍然头痛。在跟赵紫薇脸红脖子粗的时候,她几乎想打这女人几个耳光,想炒掉她,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她明白,目前公司里无人可替代赵紫薇,炒她容易,她找工作也容易,自己要找一个能干合适的总监就困难了。

    听到蒋芳转述的故事,她有些内疚,显然骂赵紫薇的话说得太狠了,如果一个女孩受到性骚扰,一定是很难受的。她心里不安,可是又不敢去向赵紫薇道歉,这个面子实在下不来,尽管蒋芳向她提醒了两次,她也没有走出经理室。她天真地想,赵紫薇应该会主动过来跟自己解释,因为她更成熟,应该做这一步。

    最后,她终于下了决心过去,可一到门口,便看到赵紫薇与张莉在说话,双手舞动,似乎挺声情并茂。看着她那飘动的长发和蓝色裙子,陈怡倩心里明白,这女人已经在新海有了重要的地位。看着看着,她忽然想,如果能够跟赵紫薇换个位置就好了,她那么有才华,气质又好,一定吸引许多男人吧。可是,她为什么也在感情上失败呢,难道也像自己一样,因为自己太强势,所以吓跑了男人?

    蒋芳看她只站在门口,却不愿走过去,知道她对赵紫薇有点胆怯。她跟跟这女孩相处了两年多,了解她的性格。“怡倩,你不准备跟她说话了?”

    “谁?”陈怡倩扭过头来,但立即明白她说的赵紫薇。

    蒋芳道:“我觉得她是个讲理的人,只要你走第一步,她就没有理由再生气了!”

    “芳姐,为什么你认为我没道理,我还觉得她是无赖呢!”陈怡倩来气了,连蒋芳也认为自己有错,一想到刚才的争吵,心里不舒服,“以前她总是跟我吵,现在我还以为她改变了,可是还是那么不近人情!”

    蒋芳道:“怡倩,我知道你们以前是为工作吵。但今天的情形,紫薇做得没错,你也没错。可是你是老板,你有些气量是应该的!”

    陈怡倩赌气地道:“为什么她不能走第一步?”

    蒋芳往写字楼中央瞥了一眼,道:“因为她很忙,因为她同样在为新海努力,更重要的是,你需要她!”

    陈怡倩愣了,这的确是她潜意识里的答案,可是她从未明确过。蒋芳怎么会知道这些,难道她这个旁观者比自己更清楚?她眨了好几下眼睛,然后盯着远处的赵紫薇,那个特别的女人。

    蒋芳道:“怡倩,我去跟紫薇说,好吗?”

    陈怡倩瞥了她一眼,道:“芳姐,这花不太好看,扔掉吧!”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回房间了。

    蒋芳笑着摇摇头,这女孩,个性太刚强了,不轻易让步。可是她也知道,这女孩其实是口硬心软的,如果她认定了,她一定会做。

    陈怡倩走回位子坐下,心里有些懊恼。今天客户被赵紫薇打跑了,她不来认错解释也就罢了,蒋芳居然建议自己先去和解。虽然赵紫薇被人性骚扰,但也不能将公司利益视若无物,如果她先跟自己说一声,也许自己还会和她一起揍那男人呢。

    忽然,张莉走进来了。

    “怡倩,听说赵紫薇把你的生意搞砸了!”

    “嗯,是的!”陈怡倩随口应了一句。

    “那你怎么惩罚她?”

    “惩罚?”陈怡倩抬起头,是啊,刚才一直想着惩罚,可是一吵架就什么都忘了。

    “难道不是吗?”张莉气愤地说,“只要谁损害了公司的利益,就要受惩罚,这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一样的!按照许多公司的做法,你应该炒掉她,不要手软!”

    陈怡倩本来还以为来了个支持者,却没想到她竟想置赵紫薇于死地。“张莉,事实跟你想象的不太一样!”

    “还有什么事实,难道她没有打那客户?”

    陈怡倩吃了一惊,一定是事情发生时,会议室的门还开着。“是谁看到她打客户了?”

    “反正有人看到了,难道这不是事实吗?”

    陈怡倩忽然对她有点反感了,为了公司的利益,她必须制止这事情的散播。“张莉,紫薇跟那客户有争吵是真的,但她没有打客户,我在场,可以证明!”

    “怡倩,你为什么还帮她,她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淫荡、下贱……”

    “张莉!”陈怡倩沉声喝住她。

    “怡倩,你……”张莉还待说,可是一看到她的眼睛,心一紧,不敢再说下去了。她第一次发现,陈怡倩竟然有这种可怕的眼神。

    陈怡倩将眼神和表情缓和下来,轻声道:“张莉,每个人都有缺点,紫薇也是。她跟那个客户有争执是实情,但你不要说人家打客户,这样说不仅害了她,也害了我们公司。”

    “可是有人看到了!”张莉嘴里嘟囔。

    “可能是角度有问题吧!我就在会议室,怎么没看到!”陈怡倩明白,即使自己对赵紫薇有多大意见,但这个时候维护公司利益是最重要的事。张莉这个人口无遮拦,一旦传出来,什么事情都会变得爆炸新闻。

    张莉待了一会,见无法说服她,便悻悻地走了。这一段时间,她看到陈怡倩与赵紫薇走得越来越近,心里着急。可是两人都是上司,她想扳也扳不动,这次好不容易找住一个机会,没料到陈怡倩却不支持。

    陈怡倩心里难受,她并不希望公司内部争斗。尽管她今天气得也想打赵紫薇解恨,想炒掉她,可是,现实让她只能妥协。以前的陆总监在的时候,局势没有这样对立,但那位陆总监像万金油、润滑剂,技术上却不如赵紫薇突出。这或许就是做老板的矛盾,既希望有竞争,但又不希望成为争斗,平静的时候想有波折,有风流却渴望平静了。这大概跟生活一样吧,你总是对现状不满,可但你进入另一个环境了,却发现仍然有许多问题出现。选择妥协,有时反而是积极的方法。

    看着桌面的花束,陈怡倩皱着眉头,想到最近送花的,除了章俊就是冯志明了。可是,这两个都不合她的口味,看起来,章俊还算是一个有趣的人。有趣的意思有很多种,口甜舌滑,幽默,滑稽,似乎章俊都有,当然他的花心也是闻名的。

    想起还没能拿到他的合约,陈怡倩就有点气,这家伙明明已经开始跟陈氏企业合作了,却不愿意分一些广告过来。她忍不住拿起了电话。“章俊,你不是老说要请我吃饭吗?今晚怎么样?”

    “啊?”章俊很意外,但这意外不是惊喜,因为他知道这女孩的脾气。“喂,陈二小姐,这好象是你约我啊!”

    “当然是你约我了,我只是替你说出来而已。快点说,今晚行不行?”

    章俊道:“你总让我查记事本吧,要不,我问一下秘书,哪有你这样的女孩,要约会也不提前说,霸道得要命……”

    陈怡倩不耐烦了。“快点,我倒数了,十、九、八……”

    “嗯,别急,我……好了好了,今晚请你吃饭!”

    “这样才像个男人嘛,别婆婆妈妈的!”

    陈怡倩才不理他有没有约会,噼哩啪啦地一串紧逼,将今天的晚餐搞定了。实在太闷了,不能不找点活动,虽然这个男人不是她喜欢的,但至少跟他在一起不会闷。而章俊比她更奇怪,明明身边有数不清的女人粘住他,令他一直自以为是。偏偏遇到陈怡倩这样霸道的女孩,他一点威风都使不出来,还要乖乖地就范,推掉其他约会。

    “章俊,以后别送玫瑰,太丑了!”

    “为什么,有哪个女人不喜欢玫瑰?”

    陈怡倩瞥了一眼在门口探头的蒋芳,继续道:“我就不喜欢!百合、满天星或者其它都行,白色、红色、紫色挺好,你记住,不要黄色。”

    “你凭什么认为我还会送花给你?”

    “你不会吗?”

    章俊无话可说了,碰到这么野蛮的女孩,他真是百口难辩。可是,他依然喜欢这个女孩,尽管他知道陈怡倩根本没考虑过他。人往往就是这样,对着你认为不可能的人,但喜欢却不会减少。而陈怡倩从来没当他是亲密朋友,却也不会否认他是朋友,有时跟他去疯一下,也是一件乐事。

    虽然不是跟男人约会,但下班时,陈怡倩还对着镜子装扮了一下,上了点胭脂,搽上唇膏。蒋芳看在眼里,笑了,知道她有约会了。虽然不知道她与什么人相约,但只要她不封闭自己,总是件好事。她一直看着陈怡倩孤独,有时也替她担心,可是她帮不了什么。而且,她有了家庭,根本轮不到她去管这些事,所以只有上班偶尔开导一下了。

    蒋芳问:“怡倩,有约会啊?”

    陈怡倩咧开嘴:“不是约会,吃饭而已!”

    蒋芳笑了。“那好啊,以后就经常去吃饭吧!”

    陈怡倩笑了,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她在众人面前是个精明的女老板,可在蒋芳面前,仍像个妹妹一般。

    待众人走之后,她来到赵紫薇房间,将刚配好的一串公司钥匙交给她。她没勇气直接道歉,这个动作代表了她的和解了,她猜赵紫薇一定明白的。

    “紫薇,我送你一程吧,你住在哪儿?”

    “如果你请我吃饭,我就告诉你,我住在哪儿!”
F5C09EE12D97247725BB721D88C57A0A.png    陈怡倩有些吃惊,对方表现的和解之意很明显了。“真可惜,我已经约了人吃饭,不能将自己分成两半!”

    当她走进电梯时,开始有点后悔了,为什么跟赵紫薇沟通的机会总是这样错过。她分明看到赵紫薇眼中也有一种渴望,这种渴望是盼望成为朋友的,这种朋友的含意,是知己。可是,拉上她去和章俊吃饭,似乎又不合适。唉,似乎怎么做都不对,这是怎么回事啊,该交的朋友没交成,该做的工作也没做好。

    开车离开大厦时,忽然看到赵紫薇在人行道上与一个男人交谈,那显然不是问路。好奇怪啊,刚才她为什么不跟自己一起离开公司,难道也是有约会了?可是她来不及看,只能开车向前走了,那个男人的身影似乎是刘宇,那个律师。难道他们已经好起来了,那她跟张全究竟有没有关系呢?这个女人真的好特别啊,怎么猜也猜不透,甚至连她交往的朋友类型也说不清

关键词:长沙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