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ts摸摸自己的身体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摸摸自己的身体,确定现在是男人,尽管有那傲人的胸部。半夜做了一个梦,梦里自己成了陈怡倩的新娘,披着洁白的婚纱,而陈怡倩却穿了男装。

    在开始洗漱之前,赵紫薇开始咒骂:该死的女孩,你凭什么做我的新郎?

    在衣柜前站了几分钟,她才决定了穿哪条裙子。这腰身细了许多,恢复男儿身后,这样一定不好看吧。但目前来说,这还是不错的,因为腰细便显出臀部大了,这样是符合女性的要求。

    今天她决定不穿那么花俏,所以第一步就将花裙剔除掉了,套裙太严肃。最后,她挑了了浅蓝色的背心裙,再加珍珠项链和珍珠耳环。她觉得这样的搭配不错,虽然公司里有那么多女孩,比她年轻、比她有活力,可却经常是她穿得更出彩、更鲜艳,这似乎说不过去,因为她并不是货真价实的女孩。也许只能用一点来说明,她特别用心扮演女孩这个角色,因为她不是天然女孩,所以必须更用心装扮。

    第一次没穿高跟鞋去上班,赵紫薇觉得不太适应,仿佛在家里一般。这双平底皮鞋是跟陈怡慧上街时买的,当时陈怡慧还笑她,这平底鞋一定派不上什么用场,因为她注定是穿高跟鞋的。这话说得很奇怪,有点像她以前说过的“紫薇,你只有穿裙子才是女人”。

    是的,穿平底鞋她真有点不习惯了,连挺胸的姿势都变了。她想,还是高跟鞋好,那样可以令身材挺拔,也可以衬出腿的秀丽。不过,也一个唯一的好处,她跟其他女孩一比,高得不明显了。

    赵紫薇走进公司大厦,居然见到了陈怡倩,不禁吃了一惊。因为她跟往日的套裙形象不同了,今天换了一件粉绿色的吊带裙,闪光的水晶耳环十分显眼,脚上一双绑带式的高跟鞋,整个人婀娜多姿。平时她只在周末时才穿得休闲些,可是不是周末啊,何况以前周末时,她也没有这样媚过。

    “早,怡倩!”想到昨天被她“非礼”的事情,赵紫薇头皮有点发怵,但还是走上前,对她微笑着点头,道声早安。可是她有点奇怪,陈怡倩没开车来吗,怎么会在大堂一起等电梯,地下停车场就有电梯了。

    “早啊,紫薇!”陈怡倩开口了,脸上是甜甜的笑,像个清纯的女孩。

    走到面前了,赵紫薇才发现她居然跟自己一般高了,看到这女孩挺拔的胸部,她不禁有点发呆,那清凉的双臂明显是诱惑。她第一次发现陈怡倩可以那么妩媚,这形象那么柔美而且极富女人味,她忍不住道:“怡倩,你真的太漂亮了!”
201912031575382378167660.png    “是吗?”陈怡倩嫣然一笑,“你喜欢,我就经常这样穿!”

    赵紫薇的脸发热,这样的话仿佛是亲密的情人说的一般,当年陈怡慧也说对自己说过这句话。她不好意思再看陈怡倩,便面向电梯口,“怡倩,你没开车来吗,以前你都是从地下钻出来的?”

    “什么从地下钻出来,我是老鼠啊?”

    “呵呵!”赵紫薇掩住嘴笑,“这么漂亮的老鼠,一定很多人喜欢的!”

    陈怡倩瞥了一眼她高耸的胸部,然后便直视前面了。她不敢盯太久,昨天做了坏事,终究有点心怯。“今天出了公寓,才想起没到地下停车场,懒得再去了,就搭车来了!”

    “哦,是吗?”赵紫薇明白了,这女孩想展示自己的新形象,那袭绿色的裙子果然很引人注意,几乎所有的人都扫过来了。

    “嗯,是的!”陈怡倩有点心虚,可她的确就是这衣裙来炫耀的。她有些恼,自己比赵紫薇年轻漂亮,身材也比她好,可偏偏是她抢了彩,所以不太甘心。本来陈怡倩就是电梯里的焦点,不然怎么会被十九楼的男士们评为白领丽人五佳,今天的形象跟平时那精明的行政人员不同了,她现在是个柔媚的女孩。再加上她身边又是另一个惹人注意的赵紫薇,所以汇集的目光越来越多了,有人在低声评论了。

    赵紫薇有点心猿意马了,老是靠近她,碰碰她的手臂,可是一想到昨天的际遇,又有点恐惧。电梯门开了,陈怡倩先走进去了,她跟后面。于是,陈怡倩在最里面的角落,而赵紫薇站在她前面且是靠右壁的位置,大家都没说话。忽然间,赵紫薇感觉到一只手握住自己的手,她一惊,这女孩胆子真大啊。在不经意中,赵紫薇也用姆指轻轻捏了两下,这只手感觉很好。

    没到到,那只纤手很快抽走了,改为放在她的臀部上,摩挲着她的裙子。赵紫薇吓了一跳,心中忐忑,往左右看了一下,没人看过来。这跟地铁遭遇不一样了,没想到在狭小电梯里,还是遇到了色狼。赵紫薇屏住呼吸,可是无法抑制急促的心跳,她一直想对这女孩做这动作,却没想到她居然先下手了。

    “怡倩,今天还开会吗?”赵紫薇问,以为可以用说话吓走那只色手。

    “好象没有安排啊!怎么你开会上瘾了?”陈怡倩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干脆利用说话的时候,将身体向前倾一点,贴在她身上了。她用宽大的手袋遮住旁人的视线,放肆地抚摸着,她甚至还想把手指插进缝隙里,只是被裙子挡住了。

    “哦,我还以为要讨论那个电视广告呢!”赵紫薇右手向后,握住那只纤手,可是不到一秒钟,她便放开了。这一下,赵子强的本性冒出来了,喜欢女孩抚摸自己的身体,更何况是。

    “紫薇,你是不是经常锻练身体,好象你的身体很结实啊!”陈怡倩被她握着手的时候还愣了一下,但一放开,却松了一气。借着这句话,陈怡倩的手又在她臀部轻轻抚摸着,这一将更像情人的挑逗动作。

    “是啊!”赵紫薇只好硬着头皮说。虽然隔着裙子,她还是能感受到那纤细的手,那暧昧又温柔的抚摸。她努力抑制下身的冲动,那原始的涌动是那么强烈,仿佛要冲破束缚了。但这一切都是徒劳,赵紫薇只好拼命把思绪往其他方面转,唯一的安慰就是,这是被喜欢的女孩“骚扰”,感觉跟地铁里不一样,相同的是,她同样是惊惶和恐惧。

    电梯到了中间层,出去的人不少,电梯空了不少,身后那只手也不在了。赵紫薇趁势向前走了一步,避免与陈怡倩太贴近了,心里却怅然若失。她开始恼怒了,陈怡慧竟然没有说过,她妹妹坏到这个程度,倘若自己是真女孩,这种性骚扰岂不是糟糕透顶。

    到了楼层,电梯门开了,赵紫薇忽然一侧身,伸指朝陈怡倩的手背狠狠弹了一下。陈怡倩“哎哟”一声叫起来,众人都看过来。可是,赵紫薇却不理,立即拐进了洗手间,这电梯里实在憋得厉害,要爆炸了。

    陈怡倩一边捂着手背,痛得几乎要哭了,她诧异地看着赵紫薇的背影,猜想这女孩是不是冲进洗手间,偷偷哭一番才出来。一走进公司,手背上的痛疼似乎更厉害了,陈怡倩一看,居然发紫了。天,这女人真狠啊,想着想着,陈怡倩忽然害怕起来,她的劲儿那么大,刚才为什么没有反抗。

    在洗手间里,赵紫薇喘着大气,一边咒骂陈怡倩,一边抚平下半身的高涨。这该死的女孩,真不知羞耻,居然对同性上下其手,她以前是怎么生活的,难道一直这样对待女孩?赵紫薇站起身,冲水后学觉得不对,又用香水喷了两下,掩盖那种特别的味道。

    上班半个小时了,赵紫薇什么事都做不成,只是盯着电脑发呆。昨天和今天的事情,令她转不过弯来,虽然陈怡慧早就跟也说了这事情,但仍然令她难受。陈怡慧交待的任务还要不要完成,唉,这个可爱的女孩,她怎么是这样一个人啊,真令人猜不透。

    忽然,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闪过一个念头:我那么讨厌陈怡倩的行为,是不是我真把自己当作女孩了?

    可是,这样下去,以后还怎么相处呢。昨晚以为她发了一条道歉的短信,是打算痛改前非了,没想到在电梯里去重施故伎。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必须找个好方法解决,不然这女孩只会变本加厉。

    赵紫薇想了好久,来到了经理室。

    “陈小姐,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一说!”

    “叫我怡倩吧!”陈怡倩眨着眼睛,“紫薇,坐吧!”

    赵紫薇平静地看着她。“陈小姐,首先我先声明,我喜欢这份工作,也喜欢你!但是,这种喜欢是工作上,也是朋友上的。”

    “紫薇,谢谢你的直率!”陈怡倩有点紧张,她终于害怕了,“我……”

    赵紫薇不由她说,已经打断话头:“说实话,我在这里工作很开心,我也一直以为,我遇到了陈先生那样的好老板,还遇到你这样开明的年轻老板,是很幸运。说真的,我一直以为,我们会是工作之外的好朋友,我想跟你说很多话、很多事,我想找你去看电影,逛街,想做你的好朋友。”说到这里,赵紫薇现出一个凄惨的表情,连她佩服自己做戏天份了,“可是,我现在不这么想了,我真的很失望,我不知道你喜欢的是女孩。我只愿意做朋友,跟男女关系不同,跟亲密关系也不相干,如果你能接受,我还愿意做你的朋友,做你的同事和下属。如果你不能接受,那我下班前把辞职信交给你!”

    陈怡倩一句话也插不上,她听着这番长话,心里充满了恐惧。她一双手紧紧抓着裙子,胸口起伏得厉害,她从来没试过这么害怕,甚至以前闯祸也不曾这么样。虽然有个“离开她新海照样转”想法一闪而过,但她更害怕的是,赵紫薇会不会像以前那女孩那样告自己。但这个念头又被新的代替了,她想得更多的是,我是不是失去一个朋友了。为什么上一次在酒吧里,错觉中以为拥吻的人是赵紫薇,难道这种喜欢已经超过了苓苓?

    赵紫薇看她没有反应,也不回答,心里这安,不知这个冒险的策略是否成功。如果离开新海,意味着陈家的计划失败,自己也没有机会再施展自己的才华了。“陈小姐,你不愿意回答吗?还是不接受?”

    陈怡倩放在桌面的右手,松开又握紧,可就是不敢抬起头,赵紫薇的眼神令她害怕。但她不能不抬头,害怕赵紫薇这时候拍案而去,那样就永远离开了。她缓缓地吐出几个字:“我接受!”

    赵紫薇点点头,松了一口气,尽管她已经发现,这老板比自己更紧张。“陈小姐,我希望你说得到,做得到!”

    “紫薇,对不起,我知道我的表达方式不太正常,给你带来困扰,但我希望你可以原谅我。”陈怡倩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没有发作,才继续说下去,“我也想向你说明,不管从公司的立场还是我个人的想法,我都希望你继续做下去。几任总监,只有你最胜任这个工作,也可以说,你比我更适合管理这家公司,因为你的经验、你的才干!”

    “过奖了,我只是认真地做事,没有什么特别的成就!”赵紫薇心里紧张,不知陈怡倩是不是虚伪人物的典范,她这种妥协是真是假。

    “紫薇,你可以坐下来吗?如果你不坐,我也站着了,我可不想让你觉得,我很无礼!”陈怡倩站了起来,走向文件柜,不敢靠近她。“紫薇,我知道你很狂,你谦虚了我反而不认识你了。虽然我的职位比你高,那只是特定的原因,并不是我比你厉害!这一点我看得出来,我从一开始都不服气,一直不认,但事实大家都看到了!”

    赵紫薇眨着眼睛,这女孩比她想象的还要豁达和聪明,唯一的问题就是她的性倾向了。

    为了挽留她,陈怡倩将藏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了。“紫薇,我喜欢你,也想做你的好朋友,如果我曾经让你误会过,那我保证,那以后就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在公司里,虽然大家都说我开明,但我没有交到什么朋友,也许因为我的职位吧。但你来之后,就成为我的朋友了,尽管我们在工作之后并没有多少交流。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见到你,喜欢跟你说话。”

    “嗯,是吗?”赵紫薇低着头,她昨天和今天都想朝这女孩来一个耳光,现在局势又不同了。

    “当然,除了你把我气得半死的时候!”说到这里,陈怡倩停了下来,静静地望着她。

    赵紫薇平静地抬起头,眨着眼睛,然后认真地说:“只要你愿意,我会一直是你的朋友!”

    “真的?”

    “当然是真的!”赵紫薇向她伸出手。

    陈怡倩开心地笑了,也立即伸出手。“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赵紫薇右手跟她相握,左手在她屁股拍了一下,还揉了揉。

    陈怡倩吃惊地看着她,说不出话了,眼睛睁得大大的,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以后只能我碰你,你不能碰我了!”赵紫薇松开相握的手,狡黠地笑了,“因为你碰了我,就是性骚扰!”

    “紫薇,这不公平!”陈怡倩叫起来。

    赵紫薇半闭着眼睛,有点得意地道:“有什么不公平,你做老板就是吃点亏,随时被人占便宜的!”

    “那我不做老板了,你来做吧,让我占你的便宜!”陈怡倩说到这里,忽然惊讶地掩住自己的嘴,天,自己竟然还想着占人家的便宜。

    赵紫薇瞥了她一眼,没骂她,尽管这话很放肆。“怡倩,我要出去工作了,关门那么久,他们一定又在猜想我们吵架了!”

    陈怡倩心中的大石放下了,有些兴奋。“紫薇,我希望在工作以外,我们也有其它的话题可说,你只比我大一岁,我们应该有许多共同的话题的!”

    “我想是的!”赵紫薇微笑着回答,然后转身准备离开。她忽然庆幸,还好那身份证上的年龄居然是个帮助,事实上,自己比陈怡慧大一岁,比陈怡倩大四岁。

    “等一下,紫薇!”陈怡倩走回位子,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过来。“紫薇,这是一件小礼物,希望你能收下!”

    “这是什么?”赵紫薇眨眨眼,心里对这个胆大妄为的女孩还是有点戒心,她跟姐姐根本不是同一类人,但胆大的的程度差不多。

    陈怡倩笑笑:“女孩喜欢的小玩意!”

    赵紫薇盯着这个小盒子,猜想是不是首饰,可是没理由啊。“不过,我先声明,如果超过50元的礼物,我是不能收的!”

    陈怡倩有点紧张,她不收就表示还生气,立即道:“65元,不行吗?”

    赵紫薇想了想,然后点点头:“嗯,应该可以!”是的,她也正好要找理由跟这女孩和解,不然再僵下去,以后不知道怎么相处了。于是,她接过了盒子。

    “紫薇,把昨天的事忘记,可以吗?”

    “不知道,我努力吧!”赵紫薇平静地说,不想表示出欢喜,转身离开了房间。

    小梅看着她从经理室出来,表情奇怪,不禁有些担心。不用两秒钟,便借着斟茶走进来,观看她的脸色。

    “紫薇,你又跟怡倩吵架了?”

    “没有!”赵紫薇道,顺手用纸盖着礼物盒。“你别老是以为我跟怡倩说话就是吵架,难道我就那么差啊,而且,你们也别把怡倩想像成那么小气,她很不错的!”

    小梅仍然一脸疑惑,似乎不相信这话是赵紫薇说出来的。“真的没事吗?紫薇姐,我好担心你!有时就怕你和怡倩在写字楼突然吵起来,我们就没有能力去劝了!”

    “呵呵,小梅,不用担心,我跟怡倩已经和解了!”赵紫薇笑笑。

    小梅说:“紫薇姐,你不是在安慰我吧,有两次我看到怡倩的眼神,仿佛是想说:赵紫薇,我要炒掉你!我看着那眼神都害怕,我来新海那么久,从来没见怡倩这么生气。紫薇姐,只有你敢气她,可是我真的害怕!”

    “没事,小梅,我知道你担心我。以后我会平静地跟怡倩说话,不跟她炒了,免得你担心!”赵紫薇笑笑,在她手臂拍了一下,“怡倩是个讲道理的人,她不会赶我走的,除非是我自己想走!”

    小梅立即问:“那你自己想不想走?”

    “这两个月不会!”赵紫薇明白,最多也只能再呆两个月了。

    “那就好!”小梅松了一口气。“我最喜欢跟着你做事了,紫薇姐,不管你去那家公司,带我一起去!”

    “呵呵!”赵紫薇笑笑。

    她犹豫了一会,打开了首饰盒。“小梅,你看,这条链子漂亮吗?”

    小梅凑上前来,看到她手心的链子,忍不住取来看。“哗,好漂亮啊,紫薇姐,是你男朋友送的?他真舍得啊,这么大手笔,他是不是要向你求婚了?”

    “呵呵,还不知道呢!”赵紫薇看不出这手链价值几许,因为她对饰品认识极少,但以陈家人的风格来看,这一定不是什么便宜货。现在小梅那么惊讶,说不定这是真金的了。

    “上星期我去珠宝店看过,最便宜的白金手链也要二千多元呢,这条应该不止这个数!”小梅羡慕地说,“紫薇,如果他求婚,那枚戒指应该更贵重吧,一定会镶钻石吧!”

    “呵呵,小梅,你现在满脑子都是想着结婚的事吗?”

    “想啊,有哪个女孩不想呢?不过,不是想现在结。”小梅嘿嘿地笑着,“嘻嘻,紫薇姐,如果你还没选好伴娘,我来做,我最喜欢你了!”

    赵紫薇忽然想到了那些婚纱,眼睛又开始放光了,是啊,真想试一试新娘的滋味。于是她笑了:“小梅,如果我真的做新娘,一定找你做伴娘!”

    “太好了,紫薇姐,你不能反悔啊!”小梅欢喜地说,不由分说,将她右手拉过去,用小指勾了一下。

    看着小梅出去,赵紫薇好久都没回过神来。然后她摇摇头,笑了,看来这女性的身份越成功,就意味着更陷得越深了。赵紫薇想了好一会,将自己的白金耳环摘下来,对比一下,仿佛是同一种材料

关键词:上海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