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ts知心的朋友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再看一下手背,那瘀痕已经变紫了,痛得厉害。她用红花没搽了第三次,心里有点恐怖,这女人下手真毒啊。过了一会,陈怡倩将座位转向窗户,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泪水流了下来。难道自己的空虚和寂寞都无法排解了,这么多年,为什么都无法找到幸福。她原来只是想向赵紫薇表示一种喜欢和亲近之意,却没想到在贴近这女人了,竟然禁不住像对情人那般动作。这是怎么回事啊,她又不是苓苓,不可能接受女性的爱抚行为。可是,她却无法解释,为什么这个女人对自己有种吸引,让自己忍不住想和她亲近、触摸。

    一个多月的时间,她已经看出赵紫薇的能力了,不仅令同事佩服,客户也很乐于跟她打交道。虽然她一开始不肯承认赵紫薇比自己强,但事实是摆在眼前的,想不认都不行。她明白,昨天是大错特错了,因为自己的任性,几乎逼走了赵紫薇。但是,赵紫薇接受了礼物,并不代表她接受了妥协,这是很显然的。

    陈怡倩拭干了泪水,站了起来,心里的烦燥却压抑不了,身体仍有些炽热,她不止渴望一个人的抚慰,也需要一个知心的朋友。虽然她一度以为,赵紫薇可能是这个人,但现在她不敢再想象了,现在的恐惧是,赵紫薇会不会再次提出辞职。

    “铃铃……”

    陈怡倩看了来电号码,接了电话:“rose,你好啊!”

    “dy,忙不忙,几时出来坐一下?”rose在电话里道,“我发现那些朋友都没意思了,还是跟你投契,说什么都不会反感,也不会冷场。”

    陈怡倩道:“嗯,我也这么想,跟你聊天有意思。等这两天忙完后,我打电话给你吧,现在有新客户,要做的事情多!”

    rose道:“好吧,或者你想看新时装的时候,我带你去我们公司的卖场,上星期才有新装上市,有几件还不错的!”

    “哈哈,rose,你在顺便做广告啊,只顾推销你公司的时装。看来你老板应该给你一个销售兼职,按业绩提成,各得其所,他高兴,你开心!”

    “dy,你好象是专家啊,跟着那个混帐老板久了,懂很多东西吧?”

    陈怡倩一愣,才想起自己一直没说自己是老板。“你可以跟苓苓联络啊,她可能有空,反正她是比我有空的。”

    “不了,我就喜欢跟你说话,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rose说话很直,也没顾忌什么。

    “那就过两天吧,到时候我们去喝两杯。”

    可能是半年里极少交朋友吧,陈怡倩有点懒了,即使遇到不错的人,也不大说话。虽然不能说她错过了朋友,可是,她觉得除了工作,确实没有什么能让她付出。这或许是一个怪圈,因为工作而在感情失败,而感情的失败让她在工作更投入。

    从答应父亲接手新海广告公司后,她觉得朋友不可避免地疏远了。甚至连一直最要好的黄燕梅,有时看她的眼神都有点怪了,开始还责怪她连伴娘都不做了,现在已经不说了。要知道,她们曾经是无话不说的好友吧,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有两次看到黄燕梅那忧虑的眼神,她都不好意思了,可是,年纪渐长必然意味着有些东西会改变,有些东西会失去。

    想着半个月后就是自己的二十五岁生日了,陈怡倩开始有点烦燥,怎么回事,事事都不顺,甚至还弄出一个骚扰女孩的毛病。她无法坐下来,喝了半杯水,便站起来翻书架上的图册。可是,她一会儿想着,赵紫薇会不会将这事说出去,她会不会鄙视自己。她越想越越不安,连今天计划的事都忘了,只顾盯着电脑上赵紫薇的照片。

    这时蒋芳走了进来取一份文件,见到她捧着一本图册发呆,便走近她。“怡倩,你怎么了,在想什么?”

    “嗯!”陈怡倩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蒋芳又问:“怡倩,你不是今天有客人来吗?几时到?”

    陈怡倩眨着眼睛,忽然问:“芳姐,你对紫薇怎么看?”

    “她来公司才一个月,哪能这么快就有结论了!”

    陈怡倩撇撇嘴。“芳姐,别装了,我们之间还有什么隐瞒的,你有什么不能跟我说的,你知道我的个性。”

    蒋芳笑了,想了一会,道:“我觉得她很特别,至于为什么,我还真的说不上来,可能是我从来没见过这种类型的女孩。她是否有才干我不知道,但她很认真很努力,这一点大家都看得到,而且前任的陆总监也做不到,因为陆总监放了不少心思在人际关系上。”

    “还有呢?”

    蒋芳道:“她漂亮,很会打扮,气质不错,连小梅都把她当作了榜样。我想,如果十九楼那些男孩再来一个评比,紫薇一定会进那个名单的。”

    “哦,还有呢?”

    蒋芳笑了,走近一些,说:“我看到李勇军似乎对她有点心动,不过他不敢。后来我劝他,已经结婚了,不要往这方面想了,而且根本不可能。我对他说,紫薇虽然在公司里很随和,不过她心里一定很傲,估计不是很厉害的人,不可能住进她心里的!”

    陈怡倩点点头,这居然跟自己的想法一样。

    “怡倩,你也喜欢紫薇,不对吗?”

    “啊?”陈怡倩吃了一惊。

    蒋芳笑笑:“每次你被她气得要跳起来,你对她的喜欢就会多一分!”

    陈怡倩睁大眼睛:“芳姐,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还说不了解她?”

    蒋芳去摇摇头。“我不了解紫薇,但我了解你。”

    陈怡倩沉默了,原来对赵紫薇厌恶和喜欢与日俱增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察觉到。蒋芳虽然帮不上她,可却很了解这女孩,知道她的心思。只是,她们始终有些隔阂,也许是年纪的关系,也可能宾主的原因。

    陈怡倩道:“芳姐,你说了那么多,还没说对紫薇的结论呢?”

    “现在没有结论,如果真的有,也应该是你有!”蒋芳笑笑。过了一会,她问,“怡倩,紫薇到底是几岁,应该没到三十五吧?”

    陈怡倩有些吃惊,虽然张莉也打探过这个年龄,但她并没有说。她想,如果赵紫薇愿意让别人知道,自然会说出来,她做为老板,不应该散布人家人私隐。“芳姐,你凭什么猜她接近三十五?”

    蒋芳不好意思地笑了。“其实按她的相貌,肯定不到三十,可是,她的学识和经验真的令人惊讶,似乎什么都懂。前天我的电脑有问题,李勇军没搞好,还是她帮我弄好了。如果不过三十岁,不可能达到这个程度,除非她是天才!”

    “是吗,她帮你弄过电脑?”陈怡倩惊讶了,赵紫薇这个人越来越有趣了,似乎公司里都开始议论她。“你相信她的经验到什么程度?”

    “我不知道啊,因为我平时只是跟她谈文件啊,开会安排之类的东西,没跟她谈技术的事。不过,前两天李勇军悄悄告诉我,他比不上紫薇,距离不是一点点,而是一大截!”

    “啊?”陈怡倩吃惊了,“他真的这么说?”

    蒋芳点点头。“你想想看,一个大男人,自尊心那么强,他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什么?”

    “说明……他佩服紫薇!”

    蒋芳道:“按道理,以紫薇的本事,应该在广告界挺有名气的,可是李勇军找朋友问过了,却没有人知道!真奇怪,怡倩,她以前在什么公司做过啊?”

    陈怡倩有些心不在焉。“哦,她回到上海没多久,名气传播没那么快!”

    这时候,陈怡倩忽然暗称幸运,好在自己临时改变策略妥协,不然,再要找另一个总监,就真的困难了。至于那条手链,是章俊送给她的,她一直不愿意戴出来,因为她对这个男人没有什么好感。刚才为了缓和与赵紫薇的矛盾,随手拿了出来,心里还有点不舍得。现在她明白,不管送什么都是值得的,因为这个女人对公司很重要。

    蒋芳取了一份文件,转身离开房间,在门口,她忽然停了下来,扭头问了一句:“怡倩,她还没到三十岁,是吗?”

    陈怡倩不由自主地点了头,心里也疑惑:以赵紫薇的经验和才能,和那成熟的处事方式,怎么可能只比我大一岁?

    她走到门口,倚在门框,看着远处与人交谈的赵紫薇。这个女人太神秘了,她是不是写错了年龄,还有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工作经历,和不知从哪儿来的经验。她托人查问过赵紫薇的工作经历,可是没人知道,虽然她怀疑是伪造简历,但这个人却是父亲找来的。是不是该停止对赵紫薇的调查,不然惹恼她还可能一走了之,以她这本事随便到哪儿都能找到工作,而自己却不容易找到一个新总监。

    就在她昏头昏脑的时候,接到了陈怡慧的电话。

    “怡倩,这两天还在在忙吗?”

    “也忙,也不忙!”陈怡倩道,“工作上的事不算多,可是要找新客户,有点棘手。姐姐,你朋友多,有机会也向他们介绍一下新海吧!”

    “哦,我试过几次了,可我认识的没几个老板,他们拿不了主意!不过我还是会尽力的,不过你不要对我抱太多希望。”陈怡慧对自家的生意一向是留意的,只是她一直不愿帮父亲手,所以认识的重量级人物还不及妹妹多。“怡倩,你不是说,你们那个总监不错吗,她没能分担你的工作吗?”

    “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她!”陈怡倩正为那个女人头痛呢,不知将来怎么相处,“姐姐,我们几时一起吃个饭,我将她介绍给你。她的穿衣品味跟你很相似,有时我真怀疑你们认识呢,我猜,你们网页后一定会投缘。不过,她的性格跟你相差挺大的,有时像男人。”

    “不会吧,你才说她的穿衣品味像我,却又说她象男人,这很矛盾啊。不过,如果对你有帮助,我随时都可以!”

    “嗯,姐姐,其实还有一件事!”陈怡倩有些犹豫,“你的口才比我好,你可以帮我在紫薇面前说多些好话,我最近有点担心,她可能会离开新海!”

    “为什么?你得罪她了,还是她找到新工作了?”

    陈怡倩一惊,可是要怎么解释,以前那件骚扰的事还是姐姐去解决的,如果她再听到这样的事,一定又要狠骂自己了。“嗯,我说错了几句话,虽然她刚才答应不计较,可我还是担心她不肯原谅我!我知道你嘴巴最厉害,帮我说服她,哦,算了,姐姐,你对男人厉害,对女人可能就不行了!”

    “怡倩,我愿意试试!”陈怡慧打断她的话头,“只要对公司有利,对你有用,我都愿意做的!我没能在陈氏帮爸爸,但其他的事,如果我能够做到,我都愿意做!”

    陈怡倩道:“好吧,找个时间,我约她一起来!”

    “怡倩,即使她不来,你也要跟我一起见面吃饭啊,你是我妹妹!”

    “知道了,姐姐!”

    放下电话,陈怡倩松了一口气。她知道,姐姐是最痛自己的,虽然她不愿进陈氏来分担责任,但家人的事仍然是她的牵挂。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下午这场戏,虽然陈怡倩不知道,是否有把握将章俊的广告拉到新海,但希望没有破灭之前,仍然要努力

关键词:上海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