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ts找对合适的人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陈怡倩愣了,这算是暗示吧?自己也是女人,为什么不了解这女人呢,这是怎么回事呢。她忍不住撇撇嘴,道:“我才不想做男人呢,男人都不负责任,只会伤人害人,什么好事都不做!”

    “怡倩,你说得虽然有道理,但我不同意!”赵紫薇盯着她,“你想过没有,有时男人害怕是因为他负不起这个责任,所以选择分手倒是个负责任的行为。也许我们怪他是错的,可能是女人给了他太大的压力,从另一方面来说,是我们没找对合适的人而已。”

    陈怡倩有点吃惊:“这么说,你已经原谅他了?”

    赵紫薇一愣,但立即明白自己曾经有过一个“未婚夫”,而且还为他堕胎过。“怡倩,如果你爱过你,你就不会永远恨他,虽然有时也骂他,但你还是会希望他幸福的。缘份和爱情,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以前我也傻,以为爱情可以变成婚姻。到失去了,又想抓住对方,其实,还不如放手,再寻找属于自己的缘份!”

    陈怡倩摇摇头。“紫薇,你真豁达,我比不上你!”

    赵紫薇握住她的手。“不,怡倩,你也可以的,很多时候,人的坚强不是天生的,而是现实逼成的。我有父母朋友支持,这一点我是非常感激的,你一定想不到的,以前我老是想逃离家,离开父母。可是事情发生后,我却经常跟父母说我的事了,听取他们的意见,这个转变不容易!”

    陈怡倩沉默了,也想到了父母,是啊,几时回家一趟呢。不能老是电话联系啊,他们一直很担心,她甚至有点担心,可能父母很快就会到新海来了。“紫薇,我明白你的意思,每个人的缘份都不同,如果命运注定你生活里会遇到某个人,那就接受吧。我想,分手也是一样的,那也是缘份!”

    “对,所以,如果我认定那是属于我的,我一定不会放弃!”赵紫薇道。她想到了珍珍,现在可以认定,那的确不属于自己了。

    她们沉默了一下,仿佛各自思考着自己的将来。她们对视一下,似乎从对方的眼睛里找到了相同的东西,可是没有人开口。这一下,陈怡倩忘记了跟蒋芳说好的事情,心里不再将赵紫薇视为一个敌人一般。

    这时,赵紫薇站起来准备离开了。陈怡倩犹豫了,尽管她做这些事都是为了赵紫薇,可是,面对这个强势的女人,她有点胆怯,而且已经被拒绝过多次了。

    “紫薇,你今晚有约会吗?”

    “嗯?”赵紫薇回过头来,心里有些欢喜。她不主动约,就是要等陈怡倩开口,这一招果然还是见效了。

    陈怡倩解释:“我们说过好多次,一起吃一餐饭,可是没有一次成功。我们只是中午一起吃过饭,那只是工作餐,说的都是公事,我想说其他事。”

    赵紫薇笑了,这女孩解释得太多了,说一起吃饭不就行了。“怡倩,那是因为你太忙了,有那么多男朋友要应付……”

    “去你的!”陈怡倩忍不住笑了,“你的男朋友才多呢,一个晚上有三个约会!”
201912031575382378167844.png    “三个约会,谁说的?”赵紫薇睁大眼睛看着她。

    “呵呵!”陈怡倩只好笑笑,因为她忽然想到张莉曾经说过:赵紫薇的咪咪那么大,一个晚上要跟三个男人睡觉才有效果。她觉得,自己要跟张莉划清这条界,不能一起侮辱赵紫薇。

    赵紫薇道:“怡倩,我不像有些人想象的那么放荡,我的控制力还是不错的,即使几个月一个人睡觉也可以。性固然是重要的,但爱情对于我来说,更重要而且更珍贵。”

    陈怡倩点点头,道:“紫薇,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吗,我姐姐的品味跟你相似,今天我跟她约了吃晚饭,你也来好吗?我想,你一定乐意认识她的。”

    “哦,好的!”赵紫薇有些欢喜,这正中下怀啊。她和陈怡慧一直想用某种方法出现在陈怡倩面前,这样在其他地方见面也不用避忌了,现在终于找到这个机会。“不过,让我先打个电话给我朋友,取消那边的约会!”

    “哦,是男的么?”

    赵紫薇点点头,笑了。“你认识的,就是楼上那个律师!”

    “哦!”陈怡倩不好意思再问下去了,但她想,有了这个开始,以后什么都可以问的。

    然后,陈怡倩走回了经理室,看到蒋芳询问的目光,她摇摇头。她真的很希望,赵紫薇不是蒋芳所想象的那种人,可是,蒋芳一直很踏实,如果不是有可怕的感觉,一定不会说出担忧。

    原来是想借助姐姐的口才,说服赵紫薇继续在新海服务,可是蒋芳的提醒让她有点无所适从了。她一直害怕去见父亲,但这种情况不能不见了,通过姐姐虽然也算是一个办法,但终究隔了一层,传达的意思不知会不会变样。

    也许,都市的人都这样吧,吃惯了快餐,连感情都是快餐式的。可惜感情不是食物,不是吃腻了就可以换,而是需要许多时间来培养。倘若心不诚,即使得到了感情,相信也不会长久。不论亲情、爱情、友情都是这般,这些道理人人都明白,可是却没有几人做得好。

    下班了,陈怡倩打了电话给姐姐,说明已经约了赵紫薇。然后才走过来找赵紫薇,这时赵紫薇还在键盘上敲击着,似乎没有忙完。

    “怡倩,等几分钟,我很快就完成了。”

    “紫薇,有时我不明白,你总是那么忙,把一些工作分给小梅或者张莉他们不行吗?”

    “呵呵,不行,事情太多了,而且有些是为你准备的,他们不懂。如果我离开了,这些对你会很有用的,他们帮不了你!”

    陈怡倩惊讶地问:“什么,你不是答应不离开吗?”

    赵紫薇愣愣地望着她,这才意识到失言。“怡倩,我只是说如果!即使不离开,这些东西也是为你准备的,对你有用!”

    “你为什么要离开?”

    “怡倩,我不知道会不会离开!”赵紫薇认真地看着她,“但我想告诉你,我很喜欢新海,喜欢你这样的老板和那么多同事,即使张莉那样对付我,我也不觉得讨厌她。如果有选择,我永远也不想离开,这里是我的另一个家。有些事情不到我们选择的,就像你以后会到总部,就像你喜欢我但不可能爱上我……”

    陈怡倩心头涌起一种凄凉的感觉,立即打断她的话:“告诉我,是哪家公司,他们给你多少薪水?”

    赵紫薇静静地望着她,然后道:“怡倩,你先坐一下,我还没做完,过一会再说,好吗?”

    陈怡倩愣愣地看着她,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忽然意识到,蒋芳的预感是正确的,可能赵紫薇真是总部派来接管新海的。她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当她努力想向赵紫薇伸出示好的手,却忽然发现这个人接受了,但却要离开了。

    可是,如果她是总部派来的,她为什么说要离开,她应该留下来才对……也不知道坐了多久,陈怡倩忘了时间,还在胡乱猜测,便见到赵紫薇走进来了。

    “怡倩,可以走了!”

    “好的!”陈怡倩点点头,然后站起来。

    赵紫薇装模作样地问:“怡倩,你姐是什么样的人,也跟你一样,掌握陈氏的某个公司吗?”

    “嗯,不是。她……”陈怡倩一直想介绍姐姐给她认识,可是这时竟然没有说明的了。她这才想起,其实是自己想跟她多些相处而已,而姐姐只是一个托辞。

    赵紫薇奇怪地看着她,不知她为什么沉默了。这两个人,机会总是不巧,或者,人就是这样吧,当你需要的时候,才去建立感情,所以没有得到的时候,却发现跟预想的不太一样。有的人从来没有想过,其实每天都有许多机会,可以交谈沟通,不仅是友情,爱情和婚姻都是如此。

    走进电梯时,她们竟然发现刘宇就在里面。可是,他们都只是点点头,都没有言语,刘宇自然也猜不到她们是什么情形。到了一楼,刘宇看她们并不想走出去,便说了一句话:“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她们一齐摇头,然后相视一眼,都笑了。看着刘宇出去,仍然没有说话,任电梯到地下停车场。

    走出电梯的时候,陈怡倩问:“紫薇,那律师爱上你没有?”

    “没有!”

    就是这短短一问一答,她们又沉默了。她们忽然发现,不是两个人之间有什么隔阂,而是缺少了一步,也许得坦诚不够,也许是两个人都高傲惯了,不知道怎么迈开这第一步。

    在打开车门的一刻,陈怡倩问了一句:“紫薇,你为什么要放弃新海?”

    “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新海!”

    “那你答应我,和我一起将新海做成一流的广告公司!”

    “新海现在已经差不多是了!”赵紫薇没敢看她的眼睛,面对这个认真的女孩,她心里有些不安。她不敢告诉这女孩,这也正是自己的目标,但这女孩的身份不可能持续。

    陈怡倩没有等到需要的答案,心里有点烦燥。坐进车里了,她没有立即启动汽车,那条钥匙依然在手里。“紫薇,你为什么不能开诚布公地说出来,我已经将你当成朋友了!”

    “怡倩,你喜欢吃什么菜,川菜?”赵紫薇笑笑。

    陈怡倩气得大叫:“我喜欢吃你!”

    赵紫薇吓了一跳,看了她一眼,便将目光对准前言了。她用手摆平裙子,轻轻咬着嘴唇,极力地忍住。是的,还能怎么说,难道直接告诉她:我喜欢你!接下来,她都是沉默的,不管陈怡倩怎么说,她都不开口了。

    “紫薇,我有点恨你了!”陈怡倩启动了汽车。一直到了餐厅前,她都听不到赵紫薇的声音,这一下,她真的伤心了,说:“紫薇,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不管我以前做错什么,也许我喜欢你的方式有问题,但你不应该这么对我。难道新海对你不好,难道这个环境不能让你发挥,如果我有什么做得不好,请你告诉我,我好改正。我知道你本事很大,新海只是个小池子,容不下你这条大鱼……”

    赵紫薇没说话,径自打开车门走出来了,她也有些难受。她没有立即走向餐厅,因为双脚有些抖,她需要稳定自己的情绪。陈怡倩依然很气,离开车子,砰地大力关了车门。赵紫薇双手扶着车顶,平静对她说:“怡倩,不要胡思乱想,你就是那件事做错了,其它都很好。我承认我是有野心,我很也很想告诉你,可是现在不是时候。”

    想到蒋芳的提醒,陈怡倩伤心了。“那是什么时候,等你伤害我的时候?”

    “怡倩,以后你会知道的,请你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

    “我不信,不信!”陈怡倩恼怒拍了一下车顶。

    “你信的,我知道你信的!”赵紫薇认真地说,说完,便转身走向了餐厅。

    陈怡倩唯有跟着,她真想朝这女人的屁股踢一脚,不然这气无法消。可是她不敢,她再一次发现,这女人真的控制了自己,这感觉令她感觉恐惧。她明白蒋芳为什么说这女人可怕了,可是,她到底可怕在什么地方。

    女人永远是虚伪的,当她们走进餐厅之后,已经是满面笑容了,不管是真女人还是假女人。陈怡倩看到姐姐,便道:“姐姐,你等久了?”

    陈怡慧道:“当然了,跟男人约会都是我迟到,跟女人都是别人迟到!”

    赵紫薇笑笑不出声,现在她是陌生人,跟陈怡慧不认识。陈怡倩道:“那按照你的传统,你也不会早到吧,最多不到五分钟!”

    “不止了!”陈怡慧眼睛盯着赵紫薇,问,“怡倩,她就是紫薇吧!”

    “你好,我是赵紫薇,时常听怡倩说起你!”

    “是吗,没有几句好话吧?”陈怡慧歪着嘴笑,伸手跟她相握,然后左手还搭上去抚摩了一番。赵紫薇又气又好笑,这该死的女孩,从来没忘占便宜。

    陈怡倩不满地道:“姐,你有毛病啊,紫薇又不是男人,你该放手了!”

    “哈哈!”陈怡慧大笑,用来掩饰那种尴尬。这时赵紫薇用力握了一下,让她痛得立即松开了手。

    于是,赵紫薇与陈怡慧终于“认识”了。这也正符合她们的策略,是由陈怡倩带来认识的,而不是自己主动的,这样又可以避免怀疑。她们说着笑着,虽然声音不大,但还是引得旁边看过来。自然,三个年轻靓丽的女孩,怎么都是迷人的风景。

    可是,过了一会,陈怡倩就开始抗议了。

    “咦,你们两个是不是早就认识吧,居然说个不停,把我当透明啊?”

    “嘿嘿,你不是说我们品味相近了,当然气味相投了!”

    赵紫薇笑笑,虽然她在工作上占相当的优势,但要面对两个“蛮横”的女孩,还是不敢想像的。“怡倩,你不会是吃醋吧?”

    “哼,她是我姐,即使把你送给她,她也不敢要!”

    “为什么不敢要?”陈怡慧根本不让她,“我要紫薇以后陪我去逛街,我们的衣服差不多,可以换来穿!”

    陈怡倩摇摇头。“不会的,姐姐,紫薇很忙,男朋友都应付不来。而且,她到现在都没跟我上过一次街,要陪也是先陪我,怎么可能跟你!”

    “是吗?”陈怡慧笑着看赵紫薇,“你大概认为这个老板太霸道了,不敢跟她做朋友吧?”

    “不是,怡倩很好啊,我们很喜欢她。倒是我,来了以后闹出一些麻烦,有人说我拉帮结派。”赵紫薇道。她跟陈怡慧说工作的事不多,多数是讨论陈怡倩的事,而且最近见面的次数少了,电话里也说不清楚。

    陈怡慧道:“既然好,那你为什么不陪她逛街?”

    赵紫薇笑笑,把脸对准陈怡倩,“星期天陪我去买衣服吧,好吗?”

    陈怡倩心里欢喜,但嘴里却说:“那么勉强,好象是我姐逼你似的!”

    “你不愿意算了,那我跟怡慧去!”赵紫薇故意转过来,嘴巴还朝陈怡慧努努。

    陈怡慧立即响应。“好啊,我们去进行疯狂大购物,我知道有几家商场打折。”

    陈怡倩叫起来:“不行,紫薇属于我,你找姐夫去!”

    赵紫薇笑笑。“我只属于我自己!”

    两姐妹都静静地看着她,是的,她们都感觉到她的自信了,虽然这种表达很随意,但表现出的却是一种本质的狂妄。可是,赵紫薇也同样在猜测,陈怡慧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这一下,她们忽然沉静下来。

    陈怡慧打破了闷局:“怡倩,我把你的二胡带来了!”

    “哦,太好了!”陈怡倩本来想骂她几句,说了这么久才肯带过来,但赵紫薇在一旁,她便不说了。她对赵紫薇解释道,“不是二胡,是小提琴!”

    赵紫薇眨着眼睛,看她接过小提琴盒。“怡倩,原来你会拉琴啊,几时让我见识一下啊?”

    陈怡倩笑笑:“只要你不离开新海,总有机会见识的!”

    “那好,我就见识你拉琴之后再离开!”

    “那我就永远不拉,你就不离开了!”

    陈怡慧愣愣地看着她们,这难道就是赵紫薇说的“与怡倩像平行线,找不到交点”?他们分明已经很要好了,哪像是陌生人呢。这该死的赵子强,是不是已经瞒着自己跟妹妹搂搂抱抱了?

    赵紫薇跟陈怡倩说得正欢,忽然被踩了一脚,痛得几乎叫起来,她不用看也知道是陈怡慧干的好事。她这才发现,身边有一个醋坛子,尽管这人曾经说过要成全妹妹,不管说得多漂亮,心里仍然是不甘的。赵紫薇明白,以后不管做什么,要不就不能让她知道,不然就一定要顾及这野蛮前女友的感受了。大方不是男人的专利,但小气一定是女人的天性

关键词:上海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