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ts真是看不清,摸不透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赵紫薇松了一口气,他没有大骂,已经是宽容了。“钟先生,你喜欢她,为什么不直接跟她说,这样气她,哪个女孩受得了?”

    钟原愤怒地问:“难道你觉得我很过份吗?”

    “我不知道你们的故事,但从刚才我看到的情况,的确是你做错了!然后便轮到她了,她做得更过份,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真的看不懂,仿佛我是另外一个世界的。”赵紫薇叹了一口气,“看来,我们的生意也泡汤了!”

    钟原咬着牙道:“是的,我原来打算给你们的,现在不可能了!”

    赵紫薇平静地说:“我知道,但现在的情况,即使你给我们,我们也不敢接了!”

    钟原吃惊了:“哦,你敢那么肯定?你还没见到你老板呢!”

    赵紫薇淡淡地回答:“这个主意我是可能拿的,不必问老板!”

    钟原皱着眉头。“看来,你有个开明的老板,那么相信你!”

    赵紫薇苦笑,心里说:如果你知道,刚才打你那个人就是老板,你一定要气坏了。但她仍然需要保持礼貌,说:“钟先生,今天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会跟老板说明情况的。至于怎么处理,星期一我都会给你一个答复!”

    钟原摇摇头,道:“这不关你的事,是她。唉,现在的女孩,真是看不清,摸不透。”

    走进电梯,赵紫薇仿佛沉到湖底。对陈怡倩的好印象,一下子全部都消失了,可以原谅她骚扰自己,却无法原谅她这样打客户。她怎么能这样对待男人,难道男朋友的离开都是她的错,以前都这样。天,我竟然喜欢这样的女孩,如果变回了赵子强,怎么敢要啊。

    赵紫薇沮丧地走出大堂,也没有看陈怡倩,也懒得打电话了,这女孩一定跑得老远了。忽然,她越来越怀疑陈怡慧的话了,她为了要自己帮忙,将妹妹说得十分纯洁又能干。可是,现在看来,这女孩不但自私,极少理会别人的感受。如果自己有这样的女朋友,自然也是分手一条路了,难道还有其它的路选择?

    她来到路口,准备招手叫的士,却听到身后的喇叭声,回头一看,正是陈怡倩那辆红色汽车,然后汽车开到了她身边。她犹豫了一会,还是坐进汽车里,但眼睛只是盯着前方,充满了迷惘。她心情太沉重了,没想到陈怡倩外表那么成熟,做事却那么任性妄为。自己也曾打过一个男人,但那是色狼,和今天的情况根本不同。

    陈怡倩等了一会,见她还是一言不发,便启动了汽车。但眼睛不时瞥她一眼,见她沉默,陈怡倩更加不安了,很想知道后来钟原说了什么。虽然赵紫薇的脸很平静,并什么愤怒或者生气的表情,但这依然令她不安。

    “紫薇,你为什么不说话?”

    赵紫薇扭过来看她,反问:“你想我说什么?”

    陈怡倩瞥了她一眼。“你不是要骂我吗?”

    “我骂你做什么,你是老板,我只是帮你打工!”

    陈怡倩一愣。“就是因为这一点?”她开始伤心了,她竟然这时只当自己是老板,而不是朋友。这也说明,她的确是在生气。

    “你已经是这样的年纪了,自己为自己的事负责,不用别人来说。再说,你又不是我的妹妹,我不敢骂你!”赵紫薇冷冷地说。可是,她开始怀疑,这女孩是不是如自己一直想的那样,是个冷静而精明的女孩。

    “你这是指责我吗?”

    “不敢,你是我的老板!”

    陈怡倩沉不住气,立即把车停在路边。“紫薇,你要骂就骂吧,别说什么老板不老板的。我希望你把话说清楚,钟原后来跟你说了什么,别说一点藏一点!”

    “那好吧,你这个任性的女孩,从来都是假装包容,可是你从来没为别人着想过。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自私的人,任由自己的高兴和愤怒来做生意,迟早那些客户都会走光。我一直以为你精明能干,所以对你很敬佩,可是,你很幼稚,象个小女孩。”

    陈怡倩脸色变了,胸口剧烈起伏,她张开嘴几次想打断,都努力忍住了。最后才说:“紫薇,事情不是这样的,因为以前的经历有点特别!”

    “特别又怎么样,我不想象他欺负过你,是你欺负他差不多。你这样的借口太愚蠢了吧,再离谱的老板我都见过,但从来没见过你这样待客的,打人,你以为你几岁了!我真后悔,我为什么会来新海,找任何一份工作都比这里强。是的,你的确有一样好,我在其他公司也会受老板的气,在新海不会。可是,人家的老板再怎么刻薄,怎么自私,都不会这样待客,你根本不是做老板的料。”

    陈怡倩听着听着,眼睛冒火了,没想到她这样教训自己。“赵紫薇,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你上次也打了客户,难道我炒掉你了?你只看到表面的东西,你可曾问我为什么。”

    “这只能说你幼稚,分不清场合,你有隐情又怎么样,那是你自己的事。我打客户,是因为他骚扰我,不管是谁都是这样做的,连你也不会例外。那你告诉我,你今天打钟原,是不是认为你应该。不管你跟他有什么纠葛,或者他得罪你了,那都是私事。”

    “赵紫薇,你才自私,上次骂我不关心你,你几时关心过我?每次想跟你说多几句话,你的眼睛却盯着电脑,好象我站在你身边,是可有可无的人一样,难道我不值得你关心?”

    赵紫薇一愣。“怡倩,有些事你不说,别人是不会知道的。”

    陈怡倩眼睛有点红了,咬着嘴唇道:“那你为什么不问我是什么事?”

    赵紫薇没有看她,只是看着前方。“怡倩,我很想知道,但我不想让你觉得我八卦。虽然你口头说当我是好朋友,但我感觉,你一直没把我当朋友,至少你的心事我一点都不知道。有时我真的很想跟你说,可你对我老是不理不睬的。”

    陈怡倩反问:“那你为什么不问我?”

    “如果需要我问你才说,那就说明不是真朋友了。你知道吗,每次下班,我都想过去问你,一起吃饭好不好。可是几次了,你从来没响应过,而且经常跟张莉走在一起,连小梅都说,那明显就是避开我。”

    陈怡倩急了,立即反驳:“胡说,我约过你三次了,你总是说有其他事,害我不知道你是拒绝还是真的有事。是的,我的脸皮是比平常的女孩厚,可是,你这样拒绝我,难道不是打击我?”

    赵紫薇终于把头扭过来对准她。“那是因为你笨,你那样对待我,我都没有离开,难道你看不出来。如果不是喜欢,谁能愿意忍受老板的性骚扰,你当我是白痴啊?如果不是答应过你父亲,我才不想呆下去呢?你这样的人,一点都不长进,将来怎么管理陈氏,我……”

    陈怡倩立即握住她的手。“慢着,你说什么,你喜欢什么?你答应我父亲什么?”

    赵紫薇知道坏事了,一时口误,一时间又想不到应付的话,只好不出声了。

    陈怡倩摇晃她的手臂:“说啊,你是不是来接管新海的?我父亲要求你做什么?”

    “不是,不是!”赵紫薇低下头。她现在难受的,不是陈怡倩今天鲁莽的态度,而是感觉到,自己真的喜欢上这个蛮横的女孩了。

    陈怡倩松开她的手,赌气地说:“紫薇,我等着你的解释,不然我不开车了!”

    赵紫薇笑笑:“今天我请你吃饭,好吗?我知道一家不错的川菜馆,味道很地道,你能吃辣吧?”

    陈怡倩眼睛狠狠地盯着仪表盘。“紫薇,我们能不能先解决一些实质问题?”

    “你说吧!”

    “你和我父亲是怎么认识的,他派你来的任务是什么?”

    “不是他派我来的!”赵紫薇道,确切的说,是陈怡慧派来的。“我只见过你父亲两次,一次是上班前,另一次是替你开会时见到的。”

    “我不信!”陈怡倩道,“你的秘密太多了,没人知道!”

    “怡倩,我是有秘密,可我不是要伤害你,也不是对付新海。请你相信我!”

    陈怡倩紧紧盯着仪表盘,胸口起伏。“我不信,你满口谎话,连你的简历都是假的。没有人知道你的过去,也许也没有人知道你的将来。我问过你以前公司的人,没有一个叫赵紫薇的人。”

    赵紫薇低着头,可是又能跟她说什么。她盯着身上的红裙,忽然觉得,还是做男人好,虽然也有挫折,但不会像做女孩那么难受。可是,既然答应了帮助新海走上轨道,不可能半途而废。

    “紫薇,你干嘛不说话?”

    “怡倩,也许我的将来是与你有关的,那时候你就明白了。现在我不能说,因为我答应了一个人!”

    “你没有一句真话,我无法相信你!”

    赵紫薇咬着嘴唇,终于,还是忍住了。“怡倩,不要太早下定论,你将来会知道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把天平,用你的心去感觉,不要只用眼睛,有时那会骗人的。我是怎么对待你,难道你一直都感觉不到吗,有时你说话很伤人,知道吗?”

    “比起你的欺骗来,这算是伤害吗?”陈怡倩有点沉不住气,她心底有种恐惧的感觉,好像很快就要失去一切了。“紫薇,我们之间缺乏一种坦诚,没有这个基础,我们即使再怎么欣赏对方,结果也是一样。我不明白,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定要隐藏?即使你坐过牢,即使你因为贪污被开除,那又怎么样?”

    “我没有坐过牢,也没有贪污!”赵紫薇有些紧张,到了这个地步,除了承认男儿身,不会有其它路要可走了。

    “那你解释啊,说我误会你了,说你是值得我喜欢的!”

    赵紫薇咬紧嘴唇,然后道:“怡倩,我们去吃饭吧,我肚子饿了!”

    “我们能不能把关键问题先解决?”

    “怡倩,我想吃饭!”

    陈怡倩沉声道:“不行,现在不能吃饭,把问题解决再吃!”

    赵紫薇明白,这气氛已经不适合对话了,看来只有先离开了。于是她咬紧嘴唇,推开车门走出去,回头说:“怡倩,你不讲道理。如果你觉得伪造简历是个死罪,那就开除我吧。我现在的确不能给你合理的解释,但我希望你能相信我,我来新海不是准备伤害你,将来也不会!”

    陈怡倩看到她竟然推门离开,终于失去了理智,大叫:“赵紫薇,你去死吧!”

    赵紫薇身体一震,鼻子一酸,真难受啊,居然被自己的喜欢的人咒骂去死,误会到这个程度,已经不是委屈可以说明的了。关上车门,她刚迈出第一步,那高跟鞋竟然闪了一下,整个人软下来。她用手撑住地,才不至于整个人倒在地上,她狼狈地站起来,拍拍裙子,然后快速地走入人群中。

    陈怡倩气得在车里猛按喇叭,大叫道:“赵紫薇,你混蛋,混蛋!”

    看着那红色的裙子消失,又过了一会,陈怡倩的眼泪籁籁地掉下来,嘴里喃喃道:“赵紫薇,你混蛋,混蛋,我又不是赶你走,你干嘛要走……”

    陈怡倩趴在方向盘上痛哭,这一次,她的真感到恐惧了。

    “呯呯呯……”忽然有人敲车窗

关键词:杭州ts精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