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ts变装交友|上海ts|上海cd变装|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没有了!”陈怡倩仍然有点兴奋。昨晚临睡前,与赵紫薇通的电话,让她觉得,自己终于与赵紫薇接近了。可是,她不敢告诉蒋芳,因为蒋芳几次提醒她要防备赵紫薇。

    可是,到九点了,还没看到赵紫薇出现,这是怎么回事,她从来没迟到过的。陈怡倩每隔两分钟走出来看一次,还到留言板上看是否有什么安排,她这举动让蒋芳看得莫名其妙。

    “怡倩,你有什么事情要找紫薇,打电话给她不就行了?”

    “你怎么知道我找紫薇?”

    蒋芳笑笑:“因为你老是望着总监室,因为公司里只有她才能令你这样坐不定!”

    陈怡倩一惊,有点不安了,虽然被蒋芳看穿并不算什么大事。

    “怡倩,其实紫薇很好,我看得出,她也喜欢新海,喜欢你。我只是希望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希望紫薇一直在新海陪着你,或者你到了总部,她也做你的帮手。”

    “芳姐,谢谢你,你最了解我!”

    蒋芳却摇头,道:“我猜,现在是紫薇最了解你!”

    陈怡倩眨着眼睛,这话好奇怪啊,可是,自己直认为赵紫薇不明白自己,所以才不断争吵。但是,为什么争吵与反感,甚至讨厌之后,自己却想着与这女人亲近。陈怡倩走回座位,不再想赵紫薇了,自己也必须静下心来工作,这才是赢得胜利和尊重的唯一方法。

    接下来,她将一些资料看了一轮,又出去与张莉、李勇军讨论了一番。尽管她知道赵紫薇已经来了,也没有走向总监室了,可是她第一次发现,有赵紫薇在公司里,自己的心就会定下来。

    ……

    尽管昨天进行的不是大体力的工作,可是赵紫薇仍然感觉疲倦,昨晚不到十一点便睡觉了,可是早上却无法在闹铃中醒来,今天居然第一次迟到了。她不敢像其他女同事,可以来到公司再化妆,毕竟自己不是真女人,素面朝天虽然不会吓人,但一定不是好状态。

    这个上午,她的手机却响个不停,开始是wilson找她讨论一些理据,到后来,都是陈氏地产那些人。小梅惊讶地看着她,这些电话显然不是谈公司的事,听到她声音有些变化,便泡了茶给她。

    没想到,小梅再为她冲第二茶的时候,带进一束鲜花。然后递过一个小信封,道:“信很厚,看不到写什么字。紫薇,这是谁送的,是华建的袁经理?”

    “我不知道是谁,但肯定不是他!”赵紫薇狐疑,到底是谁呢。

    拆开小信封,里面写了几行字:如果一束鲜花可以带给你好心情,你不必问是谁送的;如果一个惊喜能带给你愉快,那就接受吧。

    赵紫薇想来想去,都不知道是谁送的,难道是刘宇?过了一会,电话响了。

    “请问是赵小姐吗?”

    “我是,哪一位?”

    “哦,你的声音有点变了。我是章俊,上个星期我们见过面。”

    “哦,你好!”赵紫薇眼睛转了两圈,才意识到他不是陈氏地产的人,而是那个喜欢陈怡倩的男人。“章先生,有什么可以帮你呢?”

    “喜欢那束花吗?”

    赵紫薇一愣,原来鲜花是这男人送的。上星期见面时,她看出这男人对自己有兴趣,可一直没见到他再出现,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谢谢!”

    “你喜欢就好,我想请你今晚吃饭,不知可否赏光?”

    赵紫薇明白,预料的事终于来了,慢点,参考一下女孩的做法,不能一下子答应。“章先生,不好意思,今晚我还有事情,多谢你的好意!”

    “明天呢,那么后天吧,如果你讨厌我,你就回答这个星期都没空就行了!”

    “嗯……这倒不是,我要看明天的安排,明天答复你好吗?”

    “好的,明天我打电话给你!”

    “我有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请我吃饭?”赵紫薇问,“如果谈生意,你应该找怡倩!”

    “因为我喜欢你!”

    尽管猜到这个答案,赵紫薇仍然震了一下。“章先生,我们只是工作关系,即使我跟你吃饭,也只会谈公事,不会谈什么风花雪月!”

    “不要紧,你喜欢说什么就说什么!”

    “嗯……明天你打电话给我吧!”

    赵紫薇发了一下呆,这是怎么回事,这男人真的对我着迷了?现在,那份报告大概可以放下了,现在另一个重点是,要查出章俊是否在谋划陈氏地产。如果这样,章氏企业也一定在地产方面有所动作的,可是资料实在不好查,因为章氏企业并没将地产公司上市,所以不像陈氏地产那么透明。

    她的两台电脑分工很明显,公司的电脑做公事,私人的手提电脑做私事。看了一会陈氏地产的股价走势,赵紫薇也不明白,因为现在的资料不多,只能做一下猜测,根本理不清思绪。看来还是要借助张全的力量才行,他在证券公司一定有许多资料,甚至那些交易资料。可是,她刚拿起电话,还没拨号,便见到陈怡倩进来了。

    “啊,有人送花来了,老实交待,是谁?”

    赵紫薇笑笑。“是章俊!”

    “章俊?”陈怡倩的笑容凝结了,“你们约会过了?”

    赵紫薇摇摇头。“就是上次他来公司,见过唯一一次!”

    “那他是什么意思?”

    “我正想问你……”赵紫薇声音又哑了,只好再喝茶。

    “紫薇,你的声音怎么变成这样了,昨天你做什么去了?”

    “跟人吵架,吵了六个多小时,我的声音就变成男人了!”赵紫薇轻声道,尽管带了润喉片,喝了小梅泡的茶,声音是好了不少,可是仍然有点沙哑。

    陈怡倩惊讶地问:“啊,你跟什么人吵架,快告诉我!”

    “中午吃饭的时候告诉你,好吗?昨天下午没在,积了一些工作,我要做完它。”赵紫薇道,还有一个原因,因为那些来自陈氏地产的电话不断。

    “可是,我不明白,你怎么会跟别人吵六个小时的架,你吵赢了吗?”

    “当然!”赵紫薇诡秘一笑,“你见过哪一次吵架,女人不赢的?”

    陈怡倩一愣。“紫薇,我觉得你这句话好像不是称赞女人,而是骂。你似乎想说女人都不讲道理,你真奇怪,你又不是男人!”

    “呵呵!”赵紫薇终于笑出声来了,这指桑骂槐被这聪明的女孩听出来了。“怡倩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帮你父亲做什么工作吗,中午我全部告诉你!”

    “是吗?”陈怡倩惊喜地看着她,心里想,终于可以与她说些交心的话了。

    赵紫薇点点头,当然,她还要选择一些适当的部分来说,不可能向她坦白男扮女装的事。陈怡倩一脸微笑地出来了,她想,以后应该可以有一个真正的朋友了。

    因为嗓子还没恢复,所以赵紫薇尽量少说话,这方面,小梅帮她分担了不少事。如果不是紧急的事,她都暂时不说话,小梅挺能她的意图,显得相当默契。小梅听到她接了几个电话,都是讨论房地产之类的话题,虽然心里奇怪,但也没问。

    走出房间,陈怡倩将门带上了,可是才走出两步,又停下了。“小梅,紫薇今天是不是接了很多电话?”

    “对啊,一早上电话就不停,嗯,不过好像跟公司的事没多大关系!”小梅当然不敢说,多数是谈房地产的事,因为她不清楚陈怡倩的用意。

    “小梅,我知道,紫薇的嗓子不好,你听到那些不是公事的电话,就告诉对方,紫薇在开会,让他们下午再打来。”

    小梅立即笑起来。“呵呵,我早就想这么做了,可是紫薇不让我做,她担心会影响工作!”

    陈怡倩也笑了,这女孩做赵紫薇的助手不错。

    中午,在吃饭的时候,赵紫薇跟她解释了一番。她只是说,目前为陈牧做一些分析,与新海的工作无关。针对陈怡倩的怀疑,她这样解释:

    “怡倩,我一开始只是想写一份报告到杂志上发表,可是后来发现有些结论太敏感了,会影响到一些地产企业。这样,我才想到要卖掉它,顺便赚点钱。”

    陈怡倩问:“你既然说与我父亲只见过两次,为什么想到将这报告给他?”

    赵紫薇笑笑:“我写报告的时候,并不认识陈氏的任何人,直到前几天完成报告的时候,我也没打算卖给陈氏。我一直想问你,能不能引见我给你父亲,可是每次一谈到你父亲,你就什么都不愿说。我觉得很失望,打算将报告送给袁嘉算了,直到星期天,我见到你之后,我才决定将报告交给你父亲。他们很重视,昨天和我开了一整天的会,吵了六个小时。”

    “你是说,如果星期天我没找你认错,你一定卖给别人了,甚至是陈氏的敌人?”

    “是的,我有这个打算!”赵紫薇要借机教训她,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她盯着桌上的花束,道,“如果章俊是上个星期送花来,也许我可能会将报告给他,那样可能对陈氏的打击会重一些!”

    “不行,你不能给他!”陈怡倩道。

    “为什么?”

    “因为我总有一种感觉,他要对陈氏不利!”陈怡倩皱着眉头,“这个人虽然嘻嘻哈哈,可是城府很深,他跟所有的人都很友善,可是背后捅刀子的事干了好几次。我爸有一次谈起他,又恨又佩服,说这样的人是鲨鱼,专找有伤口的鱼吃。”

    “哦!”赵紫薇眨着眼睛。

    “你刚才说将报告送给袁嘉,你不是准备卖吗?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将报告看得那么重要,不卖给陈氏,却送给他!”

    赵紫薇知道她的好奇劲来了。“其实我想过卖给陈氏,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说价钱。后来就跟陈先生说,如果这报告有用,你就付钱给我,没用就算了。”

    陈怡倩问:“你开了什么价钱?”

    赵紫薇凑近她耳朵道:“二十万!”

    “什么,二十万?”陈怡倩眼睛瞪圆了:“这就是你的兼职?给我父亲就叫卖,给袁嘉就叫送!”

    “不行吗?”赵紫薇微笑着反问。

    “给你的情人什么都行,报告可以送,身体可以送……”陈怡倩有些恼。可是她恼的竟然不是赵紫薇做兼职,也不是她叫的高价,而是那个“情人”。“对我父亲,你就叫高价,亏你还是陈氏的员工,你还是我父亲请来的,一点感激都没有?”

    赵紫薇脑子绕了几个弯,也不明白她盯着的竟然是袁嘉。“怡倩,袁嘉不是我的情人,永远也不可能是。他跟我弟是好朋友,是死党,他为我做过许多事。如果你日后见到我弟,也会像喜欢我那样喜欢他。”

    “我才不信呢,虽然袁嘉说你有男朋友了,可是我看得出来他喜欢你,不是一般的喜欢!”陈怡倩撇撇嘴,有些不高兴,“别老是说你弟弟,他怎么可能比得上你,再说他被老板炒掉了,女朋友不要他了,现在还失踪了。”

    赵紫薇惊讶地望着她:“怡倩,你怎么知道的?”

    陈怡倩惊地掩着嘴,这下说漏了,糟糕。“对不起,紫薇,我不是故意的。因为你写的简历有问题,我找人打听了一下,才查到这些消息。”

    赵紫薇脸色不佳,看来,很快要暴露了。“怡倩,他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差,事实上,虽然他是我带出来的,可是他比我强多了,他的名字很广告界很响。连我交给你父亲的报告,有一半是经过他的手,他写的文章在经济界也有点影响。如果你认识他,就会知道不同了。”

    “嗯,我明白。”陈怡倩低下头,知道引起她不满了,便轻声道,“紫薇,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我对年纪比我小的男人没兴趣!”

    赵紫薇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份证的年纪比她大一岁,照这个推断,弟弟可能就比她小了。“怡倩,他不是我的亲弟,只是堂弟,他的年纪比你大

关键词:上海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