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ts晚饭后都早早地上床睡了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今天乘车赶往大理市,三菱面包车开的飞快,窗外的景色如同展开的长卷画幅,看得人眼睛发酸。下午三点多,汽车依旧行驶在盘山公路上,蓝天白云绿树围绕着车窗,公路像带子紧紧地勒在山腰,渐渐地白云变成了白雾。驶出云层,眼前的蓝天是那么纯净,灿烂的阳光恍惚翁翁作响,睁开双眼感受着如同飞翔的花斑雀般光茫,忽儿躲入云层遮黑了一块山坡,忽儿越出云层将山峦照得格外灿烂,衬托着如青烟缭绕的远山远景。

六点多到达大理市下关,住进了洱海宾馆,坐了一天汽车浑身酸痛,晚饭后都早早地上床睡了。

10月30日 星期四

一觉睡到九点,懒觉醒来见陌生的屋里晃动着幽兰的光影,厚厚的蓝色窗帘也无法遮挡阳光了,此时老陆已经出去,桌上摆着他帮我们买的早餐,我和小戴起床洗漱后拉开了窗帘,被乌云遮蔽的苍山显的有点神秘,透过云层照射下来的阳光象光柱支撑着山脊,大理的第一天生活开始了。

远处的洱海流经窗前,碧绿的湖水荡起涟漪,仿佛在召唤着我们。洱海呈狭长形,北起洱源县南端,南止大理市下关,因其状似人耳,故名洱海,洱海不是海,湖泊在云南多被叫做“海”。

下午乘车去大理古城,汽车开进新修缮的城门,青砖飞檐的门楼,青兽狮守护在两旁,古城位于苍山与洱海之间的坝区,西侧是横卧的苍山,东面是碧波荡漾的洱海,真是“一水绕苍山,苍山抱古城”的山水环境中,让古城有了个性。城内沿街整齐地坐落着青瓦屋,古代风格的建筑让人仿佛进入了“时间胶囊”。

如一面平鏡般洱海,深绿色湖水恍恍惚惚是海的感觉。它吸引着我们向它走去,那近在眼前的洱海,沿笔直的土路走时,每前进一段仿佛它也后退一段似的,脚下的路没有尽头地消失在远处,真是看山跑死马。正在不耐烦的时候,身后来了一辆手扶拖拉机,上车不久就后悔了,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拖拉机颠簸得浑身快散架似,只盼着快到湖畔。

今天乘车赶往大理市,三菱面包车开的飞快,窗外的景色如同展开的长卷画幅,看得人眼睛发酸。下午三点多,汽车依旧行驶在盘山公路上,蓝天白云绿树围绕着车窗,公路像带子紧紧地勒在山腰,渐渐地白云变成了白雾。驶出云层,眼前的蓝天是那么纯净,灿烂的阳光恍惚翁翁作响,睁开双眼感受着如同飞翔的花斑雀般光茫,忽儿躲入云层遮黑了一块山坡,忽儿越出云层将山峦照得格外灿烂,衬托着如青烟缭绕的远山远景。

六点多到达大理市下关,住进了洱海宾馆,坐了一天汽车浑身酸痛,晚饭后都早早地上床睡了。北京cd,北京ts,北京人妖,北京变装,文章新闻,

10月30日 星期四

一觉睡到九点,懒觉醒来见陌生的屋里晃动着幽兰的光影,厚厚的蓝色窗帘也无法遮挡阳光了,此时老陆已经出去,桌上摆着他帮我们买的早餐,我和小戴起床洗漱后拉开了窗帘,被乌云遮蔽的苍山显的有点神秘,透过云层照射下来的阳光象光柱支撑着山脊,大理的第一天生活开始了。

远处的洱海流经窗前,碧绿的湖水荡起涟漪,仿佛在召唤着我们。洱海呈狭长形,北起洱源县南端,南止大理市下关,因其状似人耳,故名洱海,洱海不是海,湖泊在云南多被叫做“海”。

下午乘车去大理古城,汽车开进新修缮的城门,青砖飞檐的门楼,青兽狮守护在两旁,古城位于苍山与洱海之间的坝区,西侧是横卧的苍山,东面是碧波荡漾的洱海,真是“一水绕苍山,苍山抱古城”的山水环境中,让古城有了个性。城内沿街整齐地坐落着青瓦屋,古代风格的建筑让人仿佛进入了“时间胶囊”。

如一面平鏡般洱海,深绿色湖水恍恍惚惚是海的感觉。它吸引着我们向它走去,那近在眼前的洱海,沿笔直的土路走时,每前进一段仿佛它也后退一段似的,脚下的路没有尽头地消失在远处,真是看山跑死马。正在不耐烦的时候,身后来了一辆手扶拖拉机,上车不久就后悔了,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拖拉机颠簸得浑身快散架似,只盼着快到湖畔。

F26B68200C7E251A5AC16341A88CD754.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