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伪娘一双美脚,杭州ts,杭州cd变装交友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u=1906103408,1675875575&fm=26&gp=0.jpg。很小的时候(可能才6岁)我家隔壁有位阿姨,她很年轻,大概26岁,1米67的个儿,长的挺漂亮的,所以我从不排斥她,她有一双美脚,皮肤又白又嫩,十个脚指头都涂着粉红色,就象石榴一样,她那时还单身,平时和我爸妈他们上班的时间是错开的,由于是邻居,我们家和她关系很好,并且答应我爸爸妈妈,在他们上班的时候由她来带我,因为她说我很可爱,很乖,平时还可以跟她做伴,我也很愿意。于是每到爸妈上班时就把我丢给她,她就让我骑马,所谓骑马,就是她翘着二郎腿,然后抓住我的两只小手,让我坐在她翘起的那只脚上,然后她不停地晃着那只脚,让我随着她的脚一上一下地动,就象骑马一样上下颠簸,我很喜欢玩,特别是因为她每次和我玩都要脱掉高跟鞋,不然她怕她的鞋把我的小屁股弄疼了,她的脚很是柔软,她薄薄的丝袜把她的脚修饰得更是妙不可言,我看见就想吃,坐着有种很好的感觉,因为我面向她坐,小手本来就短再被她紧紧地抓住整个身子就要稍微前倾,小鸡鸡自然要靠着她的脚面,每次玩的时候总是阿姨先翘好腿等我爬上去为了让我坐的稳,她要尽力把脚趾翘高,高高的足弓,脚趾还一动一动的好象在召唤我一样,我巴不得马上爬上去,但要爬上去也并不容易,有时一不小心我的鸡鸡就要亲一下她的脚趾,不过阿姨也真喜欢用脚玩我的鸡鸡,特别是光着脚,记得有一次我穿着一条开裆裤,小鸡鸡那个地方的口子大了一点点,一不小心就掉了出来,垂着,阿姨看了觉得很好笑就脱掉鞋用脚勾了一下(她当时刚起床不久还没穿袜子)我却不好意思地跳开了,实际上在她的脚接触我小鸡鸡时,我觉得很舒服。
以后我就更喜欢和她的脚玩了。有一天,爸爸妈妈照常去上班把我丢在阿姨家,等阿姨做完必要的家务后我就又可以骑马了,骑着骑着,我突然想撒尿,于是告诉阿姨,阿姨让我去,可到了厕所我却怎么也撒不出来,阿姨也过来了,蹲下来看是怎么回事然后想用手碰一下,我却说:
“ 阿姨...不要手...骑马马...脚脚...” 阿姨好象明白了什么:
“ 哦,好....好...阿姨就用脚脚弄弄看啊!”
于是阿姨牵我来到客厅,她自己坐在沙发上,还是刚才骑马的姿势,她翘着二郎腿,用穿着丝袜的右脚轻轻挑起我的小鸡鸡然后又摩擦了几下,我当时觉得好舒服真怕她停下来。
“现在想尿尿了吗?”
“恩,不...要玩脚脚...阿姨...好玩...
我当时都象个白痴了,我不知道其实那就是现在说的footjob,而那时阿姨就告诉我这叫“逗鸡鸡”,所以以后的日子我去她家时她都问我玩哪中游戏,我记得玩“逗鸡鸡”好象多起来了,每次她都逗得我好高兴,因为她喜欢光着脚夹我鸡鸡,让鸡鸡接触她的光脚,比丝袜脚更好玩;印象最深的的莫过于那次了,那天正好星期六,妈妈出差去了北京,要二十多天才回来,而由于单位上有事,爸爸星期六和星期天都要值夜班我一个人在家他很不放心于是又把我托付给了阿姨--这就是说,阿姨要带着我睡了!我都快乐疯了;晚上八点的时候,爸爸走了,我就在阿姨家呆上了,阿姨跟我说:
“小家伙,要睡我的床,先去洗个澡,来,阿姨帮你脱衣服!” 
“不,我自己脱...”
“哟!好吧好吧,你自己来吧,呵呵!”
于是我脱掉了上衣并开始脱裤子,因为我小,所以这一切都在阿姨面前进行,可裤子刚脱了一半,阿姨的脚就伸了过来(这回阿姨是也光着脚的)脚趾活动了几下便轻轻蹬在我的小鸡鸡上,她轻轻挑起我的小蛋蛋,然后放下,继而又用大脚趾和二脚趾夹住我的鸡鸡揉了揉,由于鸡鸡很小,所以她很容易夹住。阿姨好象很喜欢用脚夹我的小鸡鸡,而我也很配合,因为太舒服了,我也喜欢玩!
“小家伙,连鸡鸡都掉出来了,呵呵!”
阿姨一边弄,一边说 。
“阿姨,我...先洗澡澡...”
阿姨一听赶紧松开了脚,我去洗澡了!实际上都是阿姨帮我洗的,洗完了,阿姨就带我玩了会儿(她讲了好多故事给我听)九点半的时候我就困了,实际上我是妆的,不过是想早点和她的脚玩游戏罢了,她也知道,自从那次我尿不出来她用脚逗我的小鸡鸡以后我就迷上了这种游戏。上了床,我先钻到没有枕头的一方先躺下,阿姨知道我想干什么,所以她什么也没说,实际上她也正想玩我的小鸡鸡呢!至少当时的我是这么认为的,于是她给了我一个枕头,我拉上被单就不动了,时间还早,她还不想睡,但又不放心我一个人,所以还是上了床,开着台灯靠在床头看杂志,她有1米6几的个子,腿很长,但由于靠着床头所以脚伸过来离我的小鸡鸡也还有一段距离,于是我主动向她脚趾那里移动,很快就碰到她的脚趾,当我的小鸡鸡接触她脚趾的一刹那间,我觉得浑身都发热了,因为我似乎渴望了很久了,而她只是瞅了我一眼,又继续看她的杂志而脚趾也开始夹着我的鸡鸡运动了,运动了几下她突然停小来放下杂志去厕所了,她可能想睡了吧,实际上我更希望她关掉灯,我觉得在黑暗里更好玩,她回来后果然关了台灯,但却没弄了,我觉得好难过,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但她的脚却在我面前,我大胆地(因为她从不骂我)对她说:
“阿姨,我...那里有点痒,帮我挠挠好吗?”
“恩?哪...哪里...?”
“就是...小鸡鸡...哪里,好痒啊...”
“哦,好的,阿姨,帮你啊!”
说着,她就弯起了腿,但由于床比较短所以很不方便,我于是蹭着横过了身子让她够的着,这回好了她碰到了,我再次有了刚才那种兴奋感,心跳也快了,她只用右脚挑玩我的鸡鸡和蛋蛋而左脚蹬着我的小腹部,时不时地揉搓,太爽了,她的脚底也是那么柔软光滑,象丝绸一样,小鸡鸡被她的脚夹得一跳一跳的,她就象杂技演员表演蹬技一样轻松地蹬着我的鸡鸡和蛋蛋,蛋蛋在她脚上团团转,而她的左脚轻轻地蹬着我的小肚子,我的小肚子也随着她的脚蹬的力道弹动,她在给我做腹部按摩,我也在为她做脚底按摩!第二天早上我先醒,发现她的右脚已经松开了我的小鸡鸡,但左脚还蹬在我的肚子上,我真不想起床,我那时已经爱上她的美脚了,于是我又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突然觉得鸡鸡好爽,睁眼一看,原来是阿姨正在用脚趾揉我的鸡鸡,她已经坐起了身,
“小家伙,起床了,呵,不这样你还不醒呢!”
我很快穿好衣服,由于爸爸晚上还要上班所以白天就不回来了,这就意味着我又可以和阿姨玩一天的脚游戏了,她做玩了该做的事,休息了一会儿,就问我想玩哪种游戏,我说:
“我要先骑马。”
于是阿姨又象往常一样坐在了高椅子上,优美地翘起了二郎腿,透过薄薄的丝袜,我又看到了那向往的脚,
“来吧,快!”这句话颇有挑逗性。
阿姨发话了,我赶紧跑过去,这回倒很顺利地上了马,她就这样晃啊晃,本来想撒尿的我却一直憋着,没想到没憋住,居然撒得她一脚都是,惨了,但我知道她不会骂我,她已经把我当她儿子了,这泡尿反而把她弄的好笑,她赶紧去厕所脱掉丝袜用水把脚冲干净,而我却还是呆呆地站在那里,我的裤子也湿了,阿姨帮我脱了裤子泡在盆里,而我却光着下身,阿姨赤着脚回到高椅子上,还是象刚才一样翘着二郎腿对着我,说:
“哎呀,小鸡鸡不乖,阿姨要惩罚它了。”
说着她就用右脚蹬我的鸡鸡,脚趾灵活地把弄着,实际上这哪里是惩罚,简直是抚慰嘛,夹了半天,我的鸡鸡都有点红了,但一点也不疼,阿姨很注意力道,从不把我弄疼,让我有种还想让她弄的感觉,“惩罚”完后,阿姨问我还想玩什么,我想了想说:
“阿姨,昨天...晚上你帮我揉...小肚子...好舒服哦,好好玩...我还想玩...”
“那个啊,可是怎么玩呢?”
“阿姨,我...睡在地上,你坐在椅子上帮我揉嘛!”
“那么到房间里来!”
我高兴了,马上跟着进了她的卧室,她在靠床的地上垫了一块厚厚的海绵,让我躺着背不疼,然后她上了床,,她把脚垂下来轻轻踩在我的肚子上了,我身体小,她的两只脚放在我肚子上正好放得下,由于有衣服隔着,先没什么感觉,我翻起衣服让她光滑的脚底接触我的肚子,然后她就来回地揉和捻,并时不时地问重不重,我都不知道回答没有,她又随手做起了针织活,免得手闲着;我已经喜欢上被她用脚踩着肚子了揉来揉去了,她看到我的小鸡鸡在动,也用脚灵活地按摩我的鸡鸡,还一边说:
“小鸡鸡你跳什么跳,小心阿姨又惩罚你哟!”
我太幸福了,由于她的脚的摆弄,我的恋足癖一天比一天强烈,时间推移,我也逐渐长大了...读书的时候基本上没玩什么脚游戏了,但内心却是渴望的,15岁那年妈妈生了病爸爸送她去省外一所医院治疗,一去就是两个月,爸爸只是每隔两星期回来看我一次,送点钱给我,生活上一般是阿姨照顾我,阿姨结了婚,可孩子才2岁时她就和老公离了,而孩子却送到姥姥家去了,阿姨又成了单身,32岁的她看起来和十年前没太多变化,皮肤保养的还是那么好,还是那么漂亮。一个星期六的下午(这星期我爸不回来)她突然过我家来说:
“小垒啊,过来我这里,阿姨弄了好吃的给你!”
“不用了吧,阿姨,我已经打好饭菜了!”
“别别,快来,快啊!”
“那,好吧!”

我于是又来到她家里,吃过饭,陪阿姨收拾完后我准备离开,阿姨却突然问我作业写完没有,我说完了,于是阿姨说有话对我说,把我带进了她的房间。阿姨转过身:
“小垒,告诉阿姨你喜欢阿姨的脚吗?”
我很奇怪她为什么会这么问,于是没吭声。
“其实,阿姨早就知道了,你这种癖好是阿姨给你的,你想想阿姨在你小的时侯是不是经常用脚和你玩,比如揉肚子,骑马,逗鸡鸡这些游戏,是不是都和阿姨的脚有关啊?阿姨是故意想让你有这种恋足癖的!”
“我...”
“阿姨也想让你为阿姨服务啊。”
“服什么务啊...?”
我有点害怕。
“阿姨想让你帮阿姨做脚底按摩,不知你愿不愿意?”
“哦,这个,可以!”
“不过得用舌头!”
“什么,不!”
我很强硬,因为我不知什么时候有了洁癖。
“你怕阿姨的脚不干净吗,你先闻闻!”
“不!”
我还是很强硬。而她没有多说,就把脚伸到我鼻子那里,我本能地想避,却没避开,说实话,我和有的恋足人士不同,我不喜欢脚臭,可那天没有避开是因为阿姨的脚一点没有臭味,相反有股淡淡的桂花香,我奇怪了,也终于没再拒绝,那天为她舔脚就舔了两个多小时她不断的呻吟,终于她没有百培养我这个小脚奴,我服伺她服伺得彻底舒服,为了报答我,她又要和我玩我小时侯的游戏了,骑马当然不行了,我长大了,她的脚翘不动我了,但还可以逗鸡鸡,揉肚子。我站在床边,她光脚坐在床上,指甲已经换成了大红色,修的相当整齐,长而细的脚趾,高高的足弓,白净的脚面,光滑的脚底一切都是那么可爱。她开始发起进攻了,左脚抵住我的大腿,右脚伸过来用脚趾灵活地拉开我的裤链,我的心跳骤然加快期待着即将发生的事,随后她右脚的5个脚趾全部进入我的内裤,刚碰到我的龟头,我就好象被电了一下,因为我太渴望了,处于发育阶段的我,鸡鸡自然粗了许多,被她这样一碰,马上勃起了,这回她要夹我的鸡鸡可就要废点力了,不过她还是可以做到,她夹住我的鸡鸡拉了出来象挺机枪一样架在空气中,由于鸡鸡变粗她想再象以前一样用一只脚的两个脚趾夹着来回捻已经不行了,所以只能借助另一只脚了,她用左脚夹住我的鸡鸡根部不动,右脚就不断划过我的龟头,她加着力道摩擦着,让我的马眼不断吻她的脚心,然后她尽力用右脚也夹住我的鸡鸡做活塞运动,我不行了,我刚发育就被她的肉脚弄,一下子都没体力了,跪倒在她面前,而她却还没停,干脆用两只脚的脚掌夹着弄,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眼睛都闭上了,好象陶醉的睡着了,一阵爽意,我--**!量还挺大,第一次**居然还是阿姨帮我完成的,我爱上她的脚不能自拔了...以后爸妈不在时我就经常去找她,她也知道我的来意,但每次都要让我先帮她舔脚才替我“按摩”我也很爽快的答应,我长大了,她和我玩的脚游戏“逗鸡鸡”也改名叫“蹬技了”呵呵,真他妈好笑,阿姨还真象演员一样只用脚轻轻地蹬我的鸡鸡而不太爱用脚趾夹了,她说她怕把我夹痛了,但只要我需要,阿姨还是可以做得到的。时间长了由于沉沦在这里面,我的学习成绩自然不好,一晃就是几年,爸妈也很担心,总找不到原因,可高考时我却鬼使神差的考上了一个外省本科大学,可第一次回家就再也没见到阿姨了--她去了美国!为此,我哭了,我失去了多么好的一位阿姨,她总能用脚满足我的欲望,她的一双美足,带给我那么多快乐!!
阿姨离开后,留给我一个不好不坏的东西--恋足癖!不好,是因为我总觉得有点变态似的,我也努力寻找同好,后来发现,恋足并非我一人;不坏,是因为它给了我美的感受,而实际上,现代文明社会,人们的性交活动已不是简单的繁衍后代,而是为了寻求乐趣,享受人生,这是社会发展的一个好现象,既然这样又何必管他哪种形式呢,只要对社会没什么危害,就不是坏事,快乐就好!)
阿姨你在美国的日子还好吗?我很想你!

关键词:杭州伪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