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伪娘如何变换,苏州cd交友,苏州ts,苏州人妖资讯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节气刚进入小暑,一些初出茅庐的热浪就迫不及待地要一展雄风。它们凭借空气的势力,迅速席卷整个北半球,并很机警地守在房门口、车门外等所有任何地方,使你出得门来就先接受它的一顿猛抽,直到你面红气喘为直。

  天地有四时,莫病于酷暑。我很感激龚自珍的这句,timg (7).gif他为我对夏日的几多怅惘找了个很漂亮的借口。试想,一个堂堂的清代大文豪都认为一年四季中,酷夏是最难捱的一个季节呢。

  我对酷夏的反感并不是由来已久。小时候贪玩,向来不去考虑四季如何变换,甚至特别喜欢夏的轻装简戴,打一双赤脚,着一身少得不能再少的短褂短裤,在那条紧贴一大片竹林的小河没日没晌地疯玩,完全不去理会一个人的成长就是从这个季节开始出发,致使我喜欢的夏季不知不觉随着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一起走失。

  自从学校走入社会做了一名职业女性后,我对酷夏的反感越来越强烈。我发现夏天对职业女性的刻薄几近到了疯狂的地步。早晨出门前,你精心为今天的重要活动化了个淡浓适宜的靓装,不想刚一出门,就被它破坏到极至,使那经过半个钟头精心雕刻的一张俏脸,瞬间成为画师案桌上的一块调色板。听说两千元一套的化妆品能抵档热流汗刷的袭击,女友就买来一套,果然实用,只是脸与脖子成了白雪与黄土对持的咏叹调。

  有人歌颂夏天是热情奔放的季节,而对职业女性来说,夏天是一个浪费而不浪漫的季节。这个季节,她们的开销不断节节攀升也是正常的现象。化装品要高档的,防晒霜备个两三瓶恐怕也不足,那日渐凸现的赘肉急需一套上千元的内衣裤来收敛,每周还要到美容院做个补水、卸斑、养颜的表层护理,产品自然也要说得过去才行。在这里要特别说一下长筒袜的苦恼。长筒丝袜简直就是一次性的纸产品,一不留神,被某个东西挂出一根丝线来,哪怕你这双丝袜是刚穿到脚上的新袜,也会因为这根丝变成一双废品。前几年三两元一双的浪沙牌丝袜也着实流行过一阵,经济实惠,抽丝后扔掉一双也不怎么可惜。后来女友们都说浪沙的颜色不怎么正,就纷纷穿上二三十元一双的鹅绒袜,照样不经穿。为了节约开支,我买丝袜时就成打地买,一来可以享受批发优惠价,二来一打十双的袜子颜色统一,坏了一只,顺手拿出另一只又可拼凑一双。有个县的综合批发市场袜子是用斤来出售的,我就曾托人称过二斤回来。每年夏季,穿过的扔掉的丝袜我真的记不起有多少双了。邻居张阿姨从学校退休后,在这个小区负责废品分类回收,一次,她看到我又在往垃圾筒扔丝袜,就主动要求定期上门服务。秋天,她送我一把用丝袜制作的大拖把,并连连道谢,说她家里也有同样一只全是用我的长筒丝袜做成的拖把。

  也有在整个夏天完全抛弃丝袜扮作赤脚大仙的女友,当然是青春亮丽的一族。不过瞎子不开灯也没节省下电钱,听说她们做一个美甲要二十元,何况美甲要保持日日光洁,周周更新呢。

关键词:苏州伪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