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伪娘气质的女人,苏州cd交友,苏州ts,苏州人妖资讯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从小我就明白自己和别的小孩子不同,童年时我就发现我有肢体侮辱 欺负别的小孩子的嗜
好,当然是同性,同时我也有被异性虐待的嗜好。 总之在男孩子面前我是主人,而棉队漂亮
有气质的女人我又是奴隶!!看起来不可思义,但这是事实。 
u=2694801987,3679455341&fm=26&gp=0.jpg故事发生在我小学,4年级的时候,那时候都还小,当然不会发生sm关系,但却是日后的启
蒙。我身边有两个小伙伴,一个叫小齐,一个叫小勇,都是我们家长一个单位的子弟,所以
关系很好,他们两个人是我的朋友,同时又是我的奴仆。 因为我生月比他们大,又长的高,
所以他们都听我的 。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就有一种虐待别人的冲动,这也是以后被女人虐待的
前奏。 

那时最喜欢玩的就是骑马,当然是他们当马,我来骑。这个累了就换另外一个,我从来没有
被骑过。而我对他们一笑两个人都会当成最好的赏赐,他们对我相当忠心,尤其是小勇,他
脑子反映比较慢,人又老实,但我让他干什么他都会遵从。经常是小齐不听我的话我就让小
勇帮我把他拌倒把他的头塞到我的裤裆里去。 

总之我就是他们的天 !! 

有一天,两个人吵架,把我惹急了 ,说:“你们都没有理,都给我躺那受罚。”小勇乖乖地躺
在了那里,说实话,那时那么小我那么说也是随便想到的,但他真躺在那里了。我突发奇想,
一屁股就坐在了小勇的脸上,并来回挪动着屁股,摩擦着他的脸,因为当时是夏天,我特意
将屁眼的哪个空隙留给了他的鼻子,也就是说我的屁眼正对着他的鼻子,只记得我感觉热乎
乎的气流直顶我的屁眼,很是舒服。大约过了10分钟后我起来对小齐说该你了 小齐明显在
犹豫,现在想来也很正常 谁愿意被另外一个人坐在屁股下面呢?但当时我对小勇一个眼神他
便会意地把小齐摁到并帮我坐到了他的脸上,接受我的惩罚。 

快乐的童年就这么过去了,到了上5年级的时候,我们班来了个新班主任。是个30多岁的女
人,高个子,不算太漂亮,但和有气质,给人一种贵族的感觉。她是教语文的,而当时我是
语文课代表,所以她对我不错 同是语文课代表的还有一个女孩子,叫许非, 

属于那种发育比较早的女生,个子比我还高一大截。而这个时候小齐已经随父母迁到外地了,
小勇和我前后桌,主仆关系一如既往。5年级的我已经懂些事情了,也明白自己需要的是什
么 。于是一个计划在我的脑海里诞生-------------- 
角色2 

以下是许非的自述 

我是一个小学高年级的女生,在班上我的个子高,长的也很漂亮,男生都愿意和我说话,可
是我却不屑理他们,因为从小在我心中,男人就是女人的奴隶。 

叶文和我都是语文课代表,我对他的印象还可以,可是天天和他粘在一起的那个小勇我是最
看不上眼的,老实,木纳,说话断断续续,看人不敢正眼抬头,每次在他面前我都有种自己
是女王的感觉!! ;但是,没想到我的想法居然在这天实现了-------- ; ; 
那是一个周6的下午,本来我们没有课,可是上午叶文告诉我下午她要在教室给小勇补课,
可能临时有事情,叫我也过去,到时代替他一下。本来我是不想去的,可是和叶文关系还可
以,还有我总觉得他们两人的关系不是朋友那么简单,因为有一次我亲眼看到体育课上完放
学同学们陆续回家而他们走到了后面,确认教室没有人后叶文居然把袜子脱下来塞进了小勇
的嘴里,然后两个人一起回家了,当时我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可仔细一看,确实是袜子。说
实话我虽然是个女孩子,却是汗脚,从小我就喜欢让我们家的小狗为我舔脚,但还没有试过
人舔的感觉,我想一定很舒服,想那小勇,也只配给我舔脚!!哼! 

怀着复杂的心理,我走进了教室,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教室里没有其他的人,只有叶文和小勇,让我吃惊的不只这个,而是小勇坐在地上,而叶文
两腿叉开骑在他的脖子上,正爬在桌子上看一本书,看到我进来也没有丝毫不好意思,好象
一切都是他安排好的,故意让我看到的! 

“你们???”我不知道该怎么问好了,毕竟一个男生,让另一个骑在裤裆下面又被一个女
生看到,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形容当时的心情,不解? 鄙视? 还是兴奋??? 

“不用了 我坐在地上就可以了。”他低头小声说。 
“你们在一起他经常 ;经常 骑你么?”我还真不太好意思说出来 
“有时候,也不一定,有时候坐我脸上。”他倒不知道丢人。 

“哦。是吗?”渐渐地我也进入角色了,我认定,这就是我的奴隶。 

我把一只脚伸到他的面前,没说话,他也没说话,还是那么呆呆地坐着。于是我把脚又向他
面孔靠近了一下,问道:“喂!你说你不好好学习,还耽误我们时间给你补课,你说怎么惩罚
你好呢?” 

“我不知道,你说了算。”他还是不敢抬头看我。 

“你抬头看着我!”我的声音大了起来。他被吓了一跳,抬起头胆怯地看着我。“我的脚不会
熏到你吧?”我换了个姿势,一条腿盘在另一条腿上,脚尖直指他的脸。 

“没没 没什么!”他低声说。 

“麻烦你帮我把鞋脱下来好吗? 为了给你补课我走了那么远的路。”我开始没什么羞涩了! 

“噢!”他抬起头来 脸挨到了我的脚,但他不敢动,只是用两只手把我的球鞋脱了下来,顿
时我都闻到了自己的脚臭,我的黑袜子都穿了3天了,昨天又上体育课,何况前面说了我还
是汗脚。可是他还是没有动。 

我把脚尖对着他的鼻子,笑着说:“没味道吧?” 

“没 没 ;哦 ;不 ;有!是香味!!”他手忙脚乱,看来是被叶文调教出来了。 

“哦 那就好 ;那好好闻一下,好吗?”我笑着把脚指头对准了他的鼻孔,堵了上去。 

那时,只感觉他呼吸的热气顶着我的脚,很受用。 

关键词:苏州伪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