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伪娘另一只脚,长沙cd交友,长沙ts,长沙人妖资讯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接着我又把脚掌贴在了他的脸上:“香吗?” 
“香。”他 还能说什么呢 ? 
“来!换另一只脚!”我把闻过的脚瘩在他肩膀上,把另一只脚伸过去,在他拖鞋那会我心里
渐渐明白了叶文叫我来的真实目的。难道 ; ----他看出了我的想法???? 

过了一会,两只脚都闻的差不多了,他的脸也红了起来,我想是紧张。 
“怎么,不想闻么?”我怒斥道。“以前闻过别的女人的脚么 ?” 
“没有 没有 您是第一个。”他的称呼变成了您,我更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了。 
我把脚移到他的嘴边,来回摩擦了一下,说 :“帮我舔舔好吗?” 
他马上张开了嘴。 哪里有他说不好的资格啊。 

脚伸进他的嘴,变有一种电触似的感觉传遍我的全身,真的好舒服啊 。 

他的舌头灵活地在我的脚上游走,一点一点地把我脚上的污垢都舔下并咽了下去 。 

软软的舌头在我的脚底活动着我的全身好象瘫了一样,但当时还小,不懂得什么叫性。只是
觉得很舒服。 

就当我沉浸在女王的快感中时,只听一声门响-------- 
角色3 

角色3 

以下是语文老师李秋云的自述 

我今年32岁了,结婚7,8年了,我们夫妻比较懒,所以没有要孩子,平时老公常年在外面
做生意,家里就我一个人,一个成熟的女人,有时候还真的有点受不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工作岗位上我是个老师,在小区里又是公认的好妻子,除了学生外没有男人进过我的家门。
但又有谁知道我心中的空虚呢,有的时候我会无端地对同学发火,不过孩子们都比较怕我,
也比较尊重我。尤其是我的课代表叶文,在我面前简直温顺的象我的儿子似的,这不,急急
忙忙叫我过教室去说是给小勇补课有不懂的地方了,可我总觉得有些纳闷??------ 

一进教室,我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我的课代表许非坐在椅子上,腿高高地抬着一条
腿搭在另一条腿上,而小勇居然跪在地上,双手捧着许非的脚驯服地舔着,闻着。 ;我有些
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一切又是那么的真实,这些把我的记忆一下子带到了大学生活-------- 

那是90年的时候,我在河北的省会石家庄上师范大学,当时学校条件很一般,宿舍都是7
个人一个房间,由于我家条件比较好一些,所以便进了为数不多的2人间。 

住进去2天以后,和我同宿舍的女孩子才搬了进来,她叫张影,是一个矮矮胖胖的南方人,
很可爱 年纪比我小一岁,没一会就和我熟悉了 还亲热地叫我姐姐。我们很快成了好朋友 一
起吃饭 上课 睡觉 简直是形影不离,好的和一个人似的。 ; 
终归是南方女孩子,心特别细,她经常帮我收拾床,桌子,有时候还帮我叠被子,甚至在我
懒的洗衣服的时候主动抢我的衣服拿去洗,我当然不好意思,可每次都争不过她。 

她总是笑着说:“云姐,你长的漂亮,身材真好,我愿意帮你洗衣服。”象什么衬衣的也就算
了,可有时候袜子,内裤她都主动帮我洗,洗完还帮我收,叠衣服的时候她还经常把给我洗
好晒干的袜子或内裤放在鼻子下面闻闻,然后高兴地说:“恩 干净了 ;。” ;我总是笑她:
“傻瓜,你不嫌脏啊?” ;她就会一偏头 :“姐姐的 ;才不会呢!” 

一次 她又闻过我的袜子之后高兴地说:“干净了!!” 我坐在上铺被窝里忍不住说:“真的不
臭吗 那可是我的脚每天在里面包着啊!就算洗过了也不会太干净啊?!” 

她一下子窜过来站到下铺自己的床上,把头调皮地搭在我的床边,扇动着一双小眼睛对我说:
“臭我也不嫌啊 ; 因为那是你的嘛 !” 

因为我是靠墙坐着盖着被子,所以脚在被子里伸到床沿上,她的头正好搭在了我的脚上。于
是我隔着被子动了动她的头,笑骂她:“怎么,想当我的小狗狗啊?” 

哪里知道她竟然一把把被子掀了,鼻子正对着我的脚趾,还特意凑上去闻了一下,记得当时
我的感觉特别好 同是女孩子,大家都应该是比较内象羞涩的,可竟然有一个女孩子站在我的
脚下用她的鼻子闻我的脚趾,怎么说这也是很大的侮辱啊!!! 

可是我当时没有动,只是看着她闻我的脚,过了一会她抬起头来,我关切地问:“没事吧妹妹?
你这是干吗啊 ?不臭吗 ?”她真诚地对我说了3个字:“我喜欢!” ; 这次我没有再多问,
恐怕当时我也克制不住自己了,我用脚在她脸上摩挲着,对她说:“这样对你没事吧?”我当
时穿的是那种很老式的红底色黑道的尼龙袜子,所以特别容易有味道,当时我都闻到了自己
脚上的臭味道,毕竟在那个年代不可能象现在一样卫生的,我们其实已经算干净了。 

所以看着张影在我的脚下忘情地闻着我的臭脚,我真有点不忍心,于是下意识地往回抽了一
下,可是她马上感觉到了急忙把我的脚抱在怀里,想怕跑了似的,撒娇地对我说:“云姐,你
讨厌我吗?” 

我急忙说:“当然没有!我很喜欢你!” 

她很高兴:“那你就让我闻吧,我愿意。” ; 那个下午,她足足闻了两个小时我的脚。 

以后几天相安无事,我总觉得不好意思,没再提过这件事,她可能怕我说她也没有敢再提,
不过她对我更顺服了,什么都听我的,每天抢着帮我洗衣服,从外面回来还帮我换鞋,我也
渐渐地习惯了有个女仆服侍自己了,说实话,谁不是越堕落越舒服啊! ; ; 
大概两个月后,临近暑假,同学们大都回家去了,我们两个因为前不久都回去过所以谁也没
走,两人天天睡懒觉,逛街,吃饭 ;生活很无聊。 

一天我们在学校门口的饭店吃饭,我鬼使神差地要了两瓶啤酒,我们两人一人喝了一瓶,我
觉得头开始发沉,张影明显比我能喝,她连拖带扶地把我弄回了宿舍,一进门,我就摔到了
地上,她没注意也和我一起摔倒了,这下给她吓坏了,顾不上自己急忙起来看我有没有事,
确认我没事她才松了一口气,把门关上后开始往床上拖我。 

上铺是不可能了,我告诉她我睡她床她睡我的床,她高兴地答应了。 

醉眼朦胧中,看到她蹲在地上为我脱鞋是那么娇小可爱,我不由得性起,用脚托起了她的下
巴、 

显然她很高兴我这样主动对她,竟然爬在地上闻了起来 

大热天,我穿的肉色丝袜脚趾前段已经便成了深褐色,味道就别提了,可是她闻的却是那么
兴奋,可能是酒精的作用,我用脚在她的脸上蹭够了,突发奇想说: 

“哎呀,我还没有洗脚呢?” 
“哦 ;对对 ; 我去帮你打水!”她忙说。 
“你觉得不好闻对吗?”我开始戏弄她了。 
“没有啊 ; 谁说的?”她很惊慌,眼泪在打转 看的出来她是多么忠心 
我马上心软了 忙说 :“我没别的意思 就是想------” 
“想怎么样啊 姐姐 你说啊 !”她急道。 
我没有再说话,只是把脚趾从她的鼻子上移到了她的嘴唇旁边 来回摩挲了一下,她立刻明白
了,慌忙张开嘴,把我的脚趾连带袜子纳入其中。 

很显然,她是第一次,舌头只是笨拙地在我的脚趾缝中游走着,但尽管如此,我已经感觉上
了天似的,那种感觉真的是没法形容,首先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女孩子跪在 自己脚下就是 一
件很兴奋的事,谁又能否认呢?何况舔脚真的很舒服。 

就这样,她在我的脚下大概跪了3个小时,只记得舔着舔着我舒服地睡着了------ 

可能是在半夜4点左右,我密密呼呼地醒了一翻身,发现她居然没有上我的床,而是象一只
小猫一样缩在了被窝里面,头正对着我的肚子。当时我们都是20岁左右的女人了,在那个不
太开放的岁月里大家都比较收敛,校园里搞对象的不多,男女之事就更别提了,哪里想现在
找处女比找人妖还难。 

我只感觉到浑身发热,平时积攒在内心深处的欲望由次爆发,我再也忍不住了,就抬起一条
腿用大腿内侧压住她的脖子并蹭了蹭,只听她哼了一声便一头扎进了我的裤裆里:原来她早
醒了!!! ; ; 
我紧按着她的头,拼命往自己的裤裆里塞着,过了一会,她探出来,扒下我那早已经湿了的
内裤,急不可待地在我的私处上舔了起来,还不停地上下摩擦,连我撒尿的尿道一起舔了。
我仿佛3伏天掉进了游泳池,全身说不出的舒服。 

一下 ;一下 ;她的舌头在我的阴道里进出着 ;我以前手淫过 但跟这比感觉就差的远了 
我深深地沉浸在这个小奴隶给我带来的欢乐中。 

过了大概20分钟,我泻了她一脸,我顺手抓起内裤把下体擦了一下,之后才用内裤在她的脸
上擦了起来。/她好象臣子在受君王赏赐一样,快乐极了!! 

之后,她拱在我怀里,婴儿一样地吮吸着我高挺的奶头,我也时不时地用指头在下面戳戳,
然后在她的嘴里处理干净。 

这次,我把手指头伸进她嘴里吸干净后又象下移动,不料她一动我的手指头移到了屁眼附近,
顿时一个想法在我的脑海里产生:她真的那么听话吗? 

于是,我把指头伸进屁眼,并有意往里抵了抵,哇,好疼,同时我感到手指头上粘糊糊的,
不用说,一定是没有擦完的屎。 ; 

当时的我,淫荡的哪里还有女孩子的羞耻心,我把指头放到了她的鼻子上,天!一想到我的
屎现在可能已经通过空气扩散进入了她的呼吸道和消化道我就兴奋。 ; 

果然 ;她很快就做出了反映 ;:“云姐,你好坏,让我闻你的----”不过没有移开。 
“闻我的什么啊? 说啊?”我只有一个想法:让她死心塌地! 
“好香啊 ;姐姐您的大便我也喜欢。”她果然已经沉溺其中,称呼都变了。 

“叫阿姨!! ;”我变本加厉,把指头伸进她嘴里,“唆!!” 

她听话地把我的手指舔的干干净净,然后咕嘟一声把混有我的大便的吐沫咽了下去。 ; 
这时我已经完全成了她的长辈她的女王她的主人的身份 。我抓住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按了下
去,她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顺着我的腿滑下去到我屁股对着她的脸时停了下来,这时候我
忽然觉得一股气憋在屁眼里要放出来了,于是我对她说:“来,靠近点 阿姨亲一个。”说着用
屁股把她的头顶到了墙边,她一楞,马上明白过来,把嘴鼻凑近了我的屁眼,只听扑哧一声,
我就感觉我屁股里出来的气在她的脸上扩展开来,而她呼出的热气也把我的屁眼弄的湿湿的 
很舒服。 

“舔!”我下令道。 
“是 阿姨!”她真的很听话啊。 
随之是我20年来最舒服的一刻---------------------- 

从那以后,她就 天天 服侍我,成了名副其实的仆人,直到我们毕业分开,到现在已经快10
年没有联系了 不过听说她还没结婚,而且有亲戚在我这个城市,不过我没有再见过她。 

“怎么了?老师?”叶文一句话,把我拉回了现实,眼前是顺服的叶文,吓呆的许非和依旧
傻忽忽的小勇。 ; ; 

怎么了????????我该怎么做呢 ??? 

顿时 心里 百感交集------------------ 

角色4 

角色4 

关键词:长沙伪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