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伪娘女王与奴隶,长沙cd交友,长沙ts,长沙人妖资讯

叶文的话把我从记忆或者确切说是憧憬拉回了现实,我叹了口气:“现在的孩子
啊!” ; ;可眼前呢? ;大家都还跟那傻楞着呢。 
; ;我想了想,说:“时间不早了,叶文 ;许非 ;你们先回去吧。小勇还有什么不会的,
和我去办公室吧!”我当时心里想,叶文这小子看来是早计划好的,许非也不敢对外说什么,
小女孩子嘛,至于我 ————老娘豁出去了! ;不争的事实是我下面都湿了! 
; ;小勇随我走进办公室,还是低着头,不说话。 ; ;我环顾了一下,把门窗都关上了。
因为我预感后面有事情发生。说是预感,不如说是预谋,发生什么,不还是在我的掌控之内
吗,此时此刻我又有了大学生活中那种控制欲望的满足感,真的很舒服,人本来就是一个矛
盾体,遇强则弱,遇弱则强,哪里有什么天生的女王与奴隶,我想此时在我面前出现一个威
武刚烈高大勇猛智慧性感的男人没准我也会马上跪下的。 ; ; ;然而此时不同,我是主
角,是女王,是天。当然,相对他而言。在家庭里我还是妻子,是儿媳妇,在单位里,我是
老师,我觉得人需要根据时间空间选择地位,我就不信哪个女王能牵着奴隶穿着皮装满街逛,
那只是奴隶的极端想象而已。 
不过 现在我倒是可以为所欲为。 
; ;我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门是关着的,我的桌子又对着门,桌下是有挡板的
那种。“小勇,你过来。”这是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 ;他一声不响地走了过来,居然没
有等我说话就一下子跪在了我的脚下。这时候,我倒不觉得奇怪了,也没有再掩饰的必要,
我转向他,放肆地叉开腿,这样他的头就直冲着我的裤裆深处了,哇!感觉好爽! ; ;接
着我把脚从鞋子里解放了出来,我穿的是那种平跟皮鞋,由于走了一天的路,脚特别酸,平
时我一脚酸就想起了大学时代,今天总算可以再体验一下了。 ; “臭吗?”我不再掩饰什
么,直接问道。 ; “不 不臭。”他慌乱地回答着。 ; “那多闻会。”我把脚踩再他脸上把
他猜倒在地上,用大脚趾头堵住他的鼻孔。 ; ;顿时,脚趾觉得热呼呼的,我索性用整个
前脚掌压在他的脸上,用我的脚底,这我身上最低贱的部位肆意地蹭着他——————这个
小我10多岁的男孩子的脸。 ; ;过了一会,我觉得没意思了,就抬起脚来:“把鞋给我穿
上。小勇。” ; ;站起来后,我突发奇想:把男人骑在胯下是什么滋味呢? ; ;我叉开双
腿,对小勇说:“来,从我裤裆底下钻过去。” ; 他不敢怠慢,忙将头伸向我的裤裆,可是
偏偏他的头刚过去是我把腿并了起来 ,这样就出现了一幅奇怪的景面:一位30出头的,性
感的女人 两条微胖的长腿夹着一个14,5岁的男孩子的头 。 ; 过了一会我才重新把腿打
开,让他钻了过去。 
; 紧接着,我又让他钻到我裤裆下面,不同的是,这次我身体下沉,坐到了他的背上,我
大概有110今,在我这个年龄段里不算太重,但对与一个不到15岁的孩子来说就不轻松了,
还好小勇的身高体重都比同龄孩子要大些,所以还不是太显得吃力,我调整我在他背上的坐
姿,大概臀部压在他的肩膀靠后一点,两只脚正好可以伸到他面前让他闻,就这样我骑着他
教室里面转了起来—————— ; ; 过了大概10多分钟,他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我看
他很可怜,就下来又坐到了椅子上,然后在让他仰面躺在地上对他说:”小勇,帮老师舔脚好
不好?“ ; ;“好。”他的回答竟然有一丝兴奋,真是调教出来了啊。 ; ;我把穿着黑色
丝袜的脚贴到他脸上,连袜子都没有脱就向他嘴里塞去———— ; ;舔完脚后我终于受不
了了,下体已经成河,于是我一把将他拉起来,脱下裤子,将他的头塞了进去,用一个成熟
女人的下体对这个未成年的孩子的脸开始了奸淫。 ; “啊 舔 ;舔 ; 快点 啊!”我一边
沉浸在这世间最美好的事件中,一边用手抽打着他的脸,真是太舒服了啊。 ; 
; ;舔到最后,我让她把从我阴道里出来的东西吃了个干干净净 他显然是第一次做这些,
有些惊慌,但被我的耳光打的也不敢再问什么。最后,我一屁股骑在他脸上将存了许久的一
泡尿送进了他的嘴里—————— 
; ;那件事后,我便经常让小勇去我的办公室并警告他别说出去。他倒是很老实,不敢对
别人说。 ; ;至于叶文嘛,我想有一天他也会用头来膜拜我的屁股的。 
只是和我同办公室的小田,农村来的,人很善良,长相一般,有时候她在总是碍我的事。所
以我便经常以补课为由叫小勇到家里去。 
其实现在我有点可怜这孩子,也有心帮他提高成绩,所以我考虑和他家长见个面,不过我听
说他父母在外地工作,一直是他一个单身的姑姑在带他,我有心想通过家长配合帮帮小勇,
可是又有点怕,唉!!! 

角色5 ; 第一人称 李秋云 
; 自从对小勇实施了第一次调教后,隐藏在我内心的那种称心如意,妄所欲为的支配欲望
又重新如潮水般涌起,从而一发不可收拾,而那尽有的一点为人师,为人妇的廉耻与矜持也
犹如闪电战中的欧洲城市,同欲望比起来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何况,我也不觉得自己做了什
么对不起别人的事情,人生在世及时行乐。那些什么条条框框其实都是没有那个享受能力的
人穷及无聊而胡扯出来的看人家吃葡萄自己觉得牙酸的无耻言论。 ; ; 什么叫正常?什
么叫不正常?有界定吗? ; 说你正常,你就正常!!说你不正常,你就不正常!! ; 由此
看来,中国的法律制度反而比较有先见之明,提前履行了这一原则。 
; 言归正传,由于学校里面毕竟得遮遮掩掩,所以我就经常叫小勇去我的家里,前面说过,
我老公经常出差,所以家里面平时就我一个人,邻里们便经常发现一个负责任的老师几个月
如一地为班上的差生“补课”。其实我也很心疼小勇,也经常在学习上帮助他,可是从结果看
来他在学习上的进步远没有在当奴隶上的进步大!! 
; ;这天下了课,我又把小勇叫到了我的办公室里,因为是周五,下午下课后老师同学多
半就提早回家了,所以我打算在办公室里就享受一番,说实话,我是等不及了。 
; ;关好门窗后,小勇聪明地跪在了我的脚下,慢慢地把我的脚抬起,用期待的眼神望着
我,那里面充满了崇拜和驯服:他是在乞求我的同意。我微闭上眼睛,点了点头,他马上高
兴地将我的黑色高跟鞋脱下来,把我的黑色丝袜脚抱在怀里,犹如抱自己的生命一般珍贵。
紧接着,他把我的脚抬起,贴到他的脸上来回摩挲着,用他的脸为我做脚底按摩,同时鼻子
也在大口大口地吸着我脚上的臭气:随着年龄增大,我的脚越来越爱出汗,自然也会有一些
味道。不过这正是他所需要的,也是我所要求的,如果我的脚比他的脸还干净那么怎么能显
出我地位的尊贵呢?? ; ; 我沉浸在这美妙的感觉之中,脚下小勇已经开始用舌头为我
清理脚缝里的污垢,这也是他所喜欢的事情,可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了---- 
; 前面说过,在这间屋子办公的就我和新从农村来的实习教师小田两个人,平时我就对她
总粘在办公室里防碍我享乐有所不满,其实她对我是十分尊重的,因为她的实习鉴定还要由
我来写评语,但我还是不喜欢她那傻了吧几的样子,想个没尾巴鹰似的,可她今天竟然在这
个时候闯了进来,还把我的隐私看了个一清二楚,小勇还是傻傻地跪在地上,我顿时气不打
一处来,直着门口对小勇吼道:“你给我出去!!!!”我是不用顾及他的感受的,何况当时确实
很尴尬。 
; 小勇反映倒快,站起身来飞快地溜了出去,估计小田都没看清楚他是谁。 
; ; 小勇走后,就剩我们两个人在房间里,互相看着,谁也不说话,还好小勇这孩子机
灵,走时把门给带上了,要不谁路过还以为我欺负农民同胞呢。 

------许久,我打破了沉默:“小田,什么事啊?这么惶惶张张的,进来连门也不敲!” ; ; ; 
“我 ;我 ”显然她有点紧张,“没事,对不起 我不知道你正在,正在--” ; ; ; 这个
傻冒,本来我是想转个话题不这事情搪塞过去,因为我料死她不敢对外说,可我没想到她竟
然当我的面说破了。弄的我骑虎难下。 ; ; ;“哦 你看到什么了?”我索性一不做二不
休。 ; ; ; “我 我看到你的学生在 ;--在--在闻你的脚。”她的脸一下子红了,象是怕
我不高兴,又赶紧补充:“我明白,你是在教育学生,让他们老实听话,你的脚又不臭,没什
么的 。” ; ; ; ; 她仿佛是筑墙工人发现筑好的墙有了纰漏,这里补一下 那里补一下,
最后墙却倒了。 ; ; ; ; “我的脚臭不臭,你怎么知道????”我这时仿佛天冷人好
容易迈出了从热被卧里起来的第一步,又怎能轻易退缩。 
; ; ; “这 这 ;,我不知道,我想应该是吧。”唉 ---有是一个想当然,我当时已经决
定用实际告诉她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 ; ; ; “哦 原来是想的。我还以为你闻过呢!
----象我的学生一样!!”我装做失望的样子,同时把原本已经放进鞋子里的脚又抽了出来,
搭在了板凳上,脚指头还有意一动一动地引诱她,确切地说是引诱她的自尊掉下。 ; ; ; ; 
果然,她一边支吾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边低着头视线转移到了我的脚上,我其实心理明
白,就是她肯做我的奴隶也不会象颖妹和小勇那样能够死心塌地,心甘情愿,但我当时就是
想好好治她一下。 ; ; ; “怎么,是不是觉得很脏啊,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谁知道这
倒霉孩子还喜欢,不但闻还愿意舔我的脚,你可别以为是我强迫他的啊?!”我继续用调侃的
语气逗她。 ; ; ; ; “不 不 不 ,没有啊 ,您的脚很干净的,比我的干净多了!”他妈
的傻妮子,我的脚跟你的脚那是哪跟哪啊?比你的头我还觉得是贬低自己呢,哼!!不开
窍! ; ; ; 我更气了 ,话语就更直接并带有讽刺意味了:“真的吗,那比你的脸哪个干
净呢?” ; ; ; “这, 这----”她依然没有生气,或者说是不敢生气,而这正是我所要
的结果。 ; ; ; “你靠近点比一下不就知道了!”我的这句话明显就带有了命令的口味,
她不敢怠慢,终于膝盖一软,蹲在了我的面前,面孔就对着我的脚掌。 ; ; ; ; “近一
点嘛,怎么,你闻到臭了?”其实我自己都闻到了,那是一股成年女人特有的味道,她怎么
会闻不到呢? ; ; ; “没有,没有,挺好闻的。”她又向前凑了凑,这会面孔已经紧挨住
我的脚了,我有意将前脚掌顶住她的鼻子和嘴,用脚底感受着她嘴里和鼻子里呼出的热气,
而她只是傻楞楞地蹲那里,仿佛是在用脸部脱着我的脚一样,不敢动一下。 ; ; ; 我熏
够她了就用脚趾对住她的嘴唇,然后挑逗地对她说:“你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吧?” ; ; ; 
她惊恐地抬眼看了我一下,又马上低下头去,低声说:“没有----” ; ; ; 因为她还没有
说完我就把脚指头塞进了她的嘴里,她的嘴倒是挺大的,我的整个前脚掌都塞了进去
------ ; ; ; “你的舌头是干吗用的?”看到她只是在那里傻呆着我就来气。 ; ; ; 
她慌忙用舌头开始舔我的脚底,因为我的大部分脚都在她的嘴里,自然她只能舔我的脚底了,
这样弄的我很是不舒服,虽然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又有了个女奴隶,但我还是为她打破我今天
的算盘而耿耿于怀。 ; ; ; “算了 算了 ;,你又不情愿。”我快速地抽回脚,穿上鞋子,
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准备站起身来。这下可把她吓坏了,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我愿意 愿
意,您让我干的事情我都愿意,本来我就很崇拜您,我愿意做您的仆人。” ; ; ;也就是
她这一番话,让我稍微有些高兴了:“那好,你爬在地上,让我骑一会。”我说道。 ; ; “好 ;
好 ;好 !”她忙不迭地爬好:“您骑吧!” ; ; ;我顺手抽了她一巴掌:“混蛋,不会自己
从我裤裆里爬进来吗?” ; ; ;“好好好,对不起 是我的错。”她慌忙掉转过头来,把头
往我的两腿之间伸,可偏偏我又把腿并上了,她没办法,又不感说话,只有抬头可怜地看着
我。 ; ; ;“废物!不会求我!”我怒道。 ; ; ; “求您--求您--求您长开腿让我把
头钻进去,做您的马服侍您吧!”不愧是语文老师,编话就是快,我心里一美,就把腿打开一
个缝,可只是大腿部分,也就是说我把她的头夹在了裤裆里,而小腿还是并拢的,看着她可
怜巴巴地在我的裤裆里上不能下不能我忍不住笑道:“你愿意在我的裤裆里呆着
吗?” ; ; ; ; ;“愿意啊 ,以后我就在您的办公桌下办公好了,可以为您按摩脚。”
她倒一点也不苯了。 ; ; ; ; ;我打开腿,一屁股坐到了她的背上,别说在家里经常干
活的乡下丫头确实不一样,我一百多斤坐上去她竟然没怎么动弹。 ; ; ; ; 我一脚蹬到
她的后脑:“等什么呢,走啊!!!!!” ; ; ; ; ; ; “哦 ;好好!”她赶忙手忙脚乱地在
地上乱爬起来,我坐在她背上哈哈大笑。 ; ; ; ; ; 从此 办公室也是我的乐园了

关键词:长沙伪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