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ts洗起澡来,南昌伪娘,南昌变装伪街,南昌人妖演绎网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妈妈轻拍着我的背,拉着我站了起来,继续把我压在一对大奶中间。其实我
没怎么真的被吓到,不过如果有奶香可闻,那可是求之不得的。
射过精后的肉棒夹在我跟妈妈的身子中间,开始急速的萎缩。我於是又开口
问妈妈:「鸡鸡又变小了,这样子正常吗?」
妈妈略微点点下巴。「把白色的东西喷出来之后,鸡鸡就会变小了。」
「小雨的鸡鸡会不会太大?…我班上的同学好像都不会像我这样变大耶…?」
我不安的问道。这也是事实,小学五年级的小毛头怎么可能知道同班同学会不会
勃起啊?
「小雨的鸡鸡真的很大哩…」话刚出口妈妈就察觉不对了,这样好像不是在
安慰我吧?虽然后来我才知道肉棒长的大是好事,不过那时候的我只是觉得不安
而已。「小雨乖,鸡鸡大没有不对,反而是好事唷。」
「真的吗?为什么?」我抬起头很天真的看着妈妈问道。
「嗯,小雨以后…就会慢慢知道了。」怎么我觉得妈妈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点
脸红红的?
「嗯!」开心的我终於笑了。
妈妈没再说什么,只是微笑的开始帮挂了一只手的我洗起澡来。
据妈妈后来说的,我那时候勃起的阴茎就已经比爸爸还大了(当然也可能是
爸爸的尺寸有点迷你),已经快有一个成人的尺寸。一个矮矮的小鬼头却挺着一
根大肉棒看起来还满不协调的。后来随着成长肉棒又变得更大,就更惊人了。所
以妈妈常常笑我长不高都是因为摄取的营养都被那根凶器吸走。当然这都是以后
的事就是了。
====================
拆右手的石膏那天可能是我十一年来最沮丧的一天了。在旁人看来,能够康
复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不过只有我自己清楚,这样我就丧失了每天让妈妈帮
我洗澡的权利。当然我是不会把失望的表情表现出来的,那时候我还不想让妈妈
觉得我是个可恶的小色狼。
看到我康复妈妈是满开心的,我是没啥特别反应,就静静的跟着妈妈去吃一
顿庆祝的大餐。回到家之后,累了一天又吃得饱饱的,妈妈洗了个澡(当然是跟
我分开的了)很快的就回房想睡了。妈妈赶我回房之后,心里有点不甘心的我抱
着自己的小枕头,走到妈妈的房间里面就站着不动。那时的妈妈正准备把外面的
睡衣脱掉上床睡觉,只是很不解的望着我看我有什么额外的事情。
「小雨怎么了吗?」
「我…我想跟妈妈一起睡。」我有点结巴的说着。看妈妈没啥反应,又补充
道:「妈妈以后就不会跟我一起洗澡了,所以…」话没说完,妈妈看有点委屈的
我眼睛有点红红的,赶快抱着我又把我塞进胸前的山谷里.
「小雨乖,那妈妈跟你一起睡好不好?」妈妈低下头给我一个充满母爱的微
笑。我用力的点了点头,妈妈就把我放到床上,然后把她轻飘飘的睡衣脱掉,只
留下底下的一对鹅黄色胸罩与内裤,跟着钻进被窝里来。
「也好,很久没跟我们家宝贝儿子一起睡了唷。」妈妈有点感慨似的说着。
我们在爸妈的卧房床上对着天花板躺下。太久没跟妈妈一起睡觉,我有点不
知所措,就只是躺着紧紧闭上眼睛,不过都睡不着。过了好一阵子之后,在黑暗
中微微听到一点窸窣的声音,然后是扣子弹开的声音,我悄悄的张开眼睛,发现
是妈妈把胸罩给解下了。也许平常妈妈就是不戴胸罩睡觉的吧,只是跟儿子睡在
一起,一时间不好意思直接裸睡,就想等我睡着之后再动作。隐约察觉妈妈翻了
个身面对着我继续睡下,我很自然的挪了挪身子往妈妈身子上贴过去,然后伸手
抱着妈妈的纤腰,把头埋在那对胸乳之中。
妈妈显然没想到我还醒着,身子颤了一下,不过也没说什么,就静静的伸手
从后环抱着我。开始得寸进尺的我张了嘴就把妈妈一边的乳头含进嘴里,让妈妈
娇呼了一声。
「小色狼,真是的。」
嘴里含着妈妈的粉红蓓蕾,手放在妈妈那充满弹性的臀部之上,我胯下的那
条肉茎又开始不受控制的剧烈膨胀,伸长到妈妈的双腿之中,妈妈笑了一下不以
为意的稍微抬了一下腿,把我变大的阴茎就这样隔着短裤给夹在双腿中间。我已
经很满意於现在的状况,就没再造次,维持一边吸着妈妈奶头一边鸡鸡还被大腿
夹着,幸福无比的情形,沉沉的进入梦乡。
事情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有过第一次跟妈妈一起睡的经验之后,后来
我直接往妈妈的床上躺就变成很正常的事情。不仅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有时候放
假的日子,妈妈要睡午觉我也很理所当然的一起挤上去。妈妈好气又好笑的说我
真是个爱黏妈妈的橡皮糖。而且妈妈显然低估了我的威胁性。一开始以为我只是
想回味一下小时候吃奶的感觉。
后来已经变成每次睡觉我都要吸妈妈奶的状况,也老是被说都已经小学五年
级了还像是在摇篮里的小贝比一样长不大。而且我不光是对妈妈的大奶子又吸又
摸,肉棒还每次都会因此勃起。妈妈倒不是很在意,大概是因为母爱对孩子的容
忍。而且随着妈妈自己也有点习惯我一些任性的小动作,逐渐还开始有无限上纲
的迹象。
原本我也是到这种程度就满足了,毕竟怎么说都还只是个有点色的小鬼头。
但后来还是又产生了变化。事情发生那天是星期天,我在家乖乖的写作业复习功
课,妈妈则是很难得的因为要开一个公司很重要的会议而一大早就穿得整整齐齐
出门了。中午回家之后张罗一下我们的午饭,就累得什么衣服也不换的就回房间
午睡。
这代表什么呢,代表妈妈身上都还穿着上班的套装,连那双粉白色的透明裤
袜也没脱下来。妈妈慵懒的往床上一躺,被子拉上就准备开始睡了。我很自动的
一起挤了上去,然后也顺便很自动的就准备解开妈妈胸前的扣子。妈妈大概也是
觉得穿胸罩睡不舒服,所以自己伸手把后面的胸罩扣子一松就重新闭上眼睛。我
把妈妈那紫色的蕾丝胸罩往上一拉,一对漂亮的奶子就弹力惊人的蹦了出来。
我把嘴吸上妈妈那可爱的粉红色奶头之后,底下的鸡鸡又开始隔着短裤向前
快速胀大翘起。不同以往的是,今天妈妈还穿着粉白色的裤袜,让我忍不住想要
一亲芳泽。我在被窝里快手快脚的把自己的短裤跟内裤都踢掉,然后自以为很小
心的把妈妈的窄裙都拉上腰际,就把裸露的大肉棒直接往妈妈裤袜所紧紧夹着的
大腿根送。红肿的肉茎摩擦着妈妈细緻的透明裤袜,简直让人舒爽得不知自己身
在何方。
然后我想起妈妈当初用手为我套弄鸡鸡让我射精的动作,便自己本能的挺起
腰部开始一前一后的用凶猛的阳具在妈妈的丝袜大腿缝中抽送。原本妈妈没打算
理我,但是乳头被我紧紧吸着,还不知什么时候加上了用舌头舔弄的动作。底下
那根尺寸不输成人的男根则贪婪的隔着妈妈的薄裤袜跟蕾丝内裤持续抽弄,甚至
不时顶动到妈妈的最私密处,弄得妈妈脸上是一阵红潮。
「小鬼头越来越色啰。」
我没回答,只是在心里嘿嘿的窃笑着,下身火烫的钢棒则是持续的在妈妈的
裤袜腿缝中缓慢的戳挤。妈妈可能是真的很想睡,不知道这样我还要弄到什么时
候,乾脆就用粉白的丝袜大腿夹住我那红肿的龟头,然后探出柔若无骨似的小手
套弄我的棒身,试图让我快点出精。被粉嫩的丝腿夹住大龟头,还受到妈妈玉手
的贴心服务,好色的小鬼很快就爽得把头挤上妈妈的胸部,更用力的用舌头舔弄
吸吮着妈妈的奶头,然后下身受不了似的不停往前顶着。
没多久,一股快要爆裂的感觉就开始流窜在激胀的阴茎之上。终於,我把肉
杵往前一捅,狠狠的把棒身插在妈妈柔软的大腿之间,然后开始激烈的喷射出好
几道浓烈白浊的浆液。连续几次爽快无比的抽动,喷发出了比以前几次都多的精
液,全都喷洒在妈妈那诱人的两条丝袜粉腿之中,有些还溅到了床上。几秒钟之
后,喷发终於结束,被我弄得面色潮红的妈妈坐起身脱下那条已经被喷得黏呼呼
的裤袜,然后抽了床头几张卫生纸把自己的腿上跟床面都稍微擦拭了一下,才躺
下来接着继续睡。

关键词:南昌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