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ts不分彼此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宏伟的府邸,殿宇成片,气势磅礴,宛若一片天宫矗立在人间,在夕阳下染着一种金色的光辉,庄严而肃穆,让人竟有一种朝圣的心境,要去膜拜。

然而,在瑞气蒸腾、恢宏壮阔的建筑群中却是波涛暗涌,蕴含杀机。一座巨大的殿堂中,气氛紧张,十几位老人端坐,成片的符闪烁,随时会爆发。

小不点生命垂危,至尊骨被挖,这件事震动了高层,这些老人被拉了出来,都是辈分极尊的人物,这种事不能瞒着他们。

十几人平日都在闭关,根不理红尘中事,甚至有的老祖已经二三十年不曾出现在族人眼前了,但一样被惊扰,被请出洞府。

“一个天生至尊,居然在族中被加害了,反天了吗?还商量个什么,立刻将毒妇凌迟处死!”一位老人震怒。

“她的祖父还有族人都不简单,一向强势,这样一声不吭的处死,会有很多麻烦,皇都内将议论纷纷,风言风语,而解释的话,至尊骨必然泄露于世。”另一位老人平缓的说道。

“就是人皇做出这种事,也要对天下人有个交代,就更不要说她家了。你是否想包庇,人情大于道理,想徇私枉法吗?”对面的老人冷漠的问道,眸子中浮现日月星河,透出的气息将桌子都绞碎了。

大殿中,符密布,闪电交织,非常的恐怖,火药味浓重到了极点。

小不点奄奄一息,也在此地,被人抱在怀中,以自身旺盛如海的神曦护着,滋养其生机,避免他太虚弱而死掉。

“自然会处置她,可以放在后面来论。现在的重点是至尊骨,不容有失,该是我石族的至尊,决不能因此而消逝。”满身赤霞、如沐浴在天火中的老人开口,目光迫人,沉着冷静。

“老五,你什么意思?”如黄金狮子般的老人喝问,腾的一声站起身来,道:“当然要挖出来,重新接续在昊儿的体内,这是属于他的,谁也别想占有!”

“取出来就很难立时接续上了。”

“难道只因为毅儿是你那一支的人,就要袒护到底吗,至尊骨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两人间神曦闪烁,殿中如山海咆哮,隆隆而鸣,整座神圣殿堂都在摇动。

“四哥,并非我徇私舞弊。”如血凰般的老人站起身来,指向小不点,道:“你们看,这个孩子这般虚弱,即便每日服食宝药,也难以复原,怎么滋养的了至尊骨?”

此语一出,争吵声顿时变少了,很多人都不再说话,这是一个事实,小不点能否活下来都还两说呢。

“依我看,宁可不要至尊骨,也要正族规,将那母子二人都斩了!”脾气最火爆的老人开口。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族中失去了一位至尊,难道还要让重瞳者也殒落吗?

“二哥息怒,毅儿还是一个无知的孩子,这件事与他无关,他拥有上古圣人、神人的潜质,将来必将傲视万族,不应牵连到他啊。”有人劝解。

“无知的孩子?你们看他哪点像!回来后要死要活,以刀斩颈,言称若是杀了他娘,他就跟着一起死。这等罪孽,你们还要放了那个恶妇吗,要依着他吗?”老人冷声道,浑身光华璀璨,如满天星辰般,流转恐怖能量。

“如何处置恶妇,这件事先压一压,稍后决断,现在先讨论至尊骨。”

殿中很多人沉默,事已至此,他们决不能容忍两个孩子都被废掉,最强大的血脉必须要延续下去。

“至尊骨已植入毅儿的体内,现在结果如何?”就在这时,身份最古、已经有三十年不曾出过洞府的老人倏地睁开了眸子,像是两轮金色的太阳出现,炽盛的光芒迸发,且隆隆轰鸣,慑人之极。

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不再争吵。QQ图片20180310203318.jpg

“已经与毅儿融为一体,得其血肉滋养,不分彼此,结果令人震惊,像是就在他体内诞生的。”老五开口。

众人心中震动,无不动容。竟然成功了,重瞳者若是再加上至尊骨,将来会达到何等高度?那种成就简直不敢想象!

“过几日再论,今天先到这里吧。”另一位老人开口,同样辈分很古,也有二三十年没有露面了。

众人点头,如黄金狮子般的老四,还有那位脾气最火爆的老人,相视默然,他们知道,族中不会允许至尊消逝、重瞳者灭亡。

数日后,消息传来,至尊骨在石毅体内无恙,被一团强大的生机裹着,基算是熔炼为一炉,化作一体了。

“可恨!”老四低吼,他知道无力回天了,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怀抱着虚弱的小不点,他感觉很不好受。

小不点气息微弱,双目暗淡无神,虽然被族中的强者以自身精气滋养,但是却难以复原,所有人都心中一叹。

族人寻来很多灵药,但都无用,难以康复,他的小脸越来越苍白,不断咳嗽,时常会瑟瑟发抖,浑身冰冷。

半个月后,他的情况更糟糕了,大眼睛没有了一点光彩,病恹恹,像是随时会死掉。北京cd,北京ts,文章新闻,北京人妖,北京变装

而且,每到午夜,小不点的骨骼就会噼啪作响,整具小躯体都缩短了,失去了一身的精气神,整个人发生了严重的退化。

明明个月大,但因受损严重,躯体剧变,像是小了几个月,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糟糕。

“你是……我的四太爷吗?”小不点躺在小床上,睁开无神的大眼睛,虚弱的问道。

他不断的退化,体内像是有一个无底洞,吞噬其血精,化其骨骼,人像是只有几个月大了,而且不复以前的灵慧了,几乎快认不出身边的人了。

老人心疼,不断轻拍,哄他入睡。

“我怎么快记不起身边的人了,越来越模糊……”小不点努力想忆起,但眼中却越发的迷茫了。

明明是一个聪慧活泼的孩子,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让很多仆人都跟着心酸,不忍目睹。

数日后,他说话都吃力了,大眼中没有了一点光芒,看着站在床边垂泪的那个小女孩,迷惑的问道:“小姐姐,你是谁?”

漂亮的小女孩抹去眼泪,轻语道:“我是阿蛮,小少爷你怎么不记得我了?”

“阿蛮,好熟悉,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小不点努力回想,大眼睛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失去了往昔的灵动。

小女孩哭泣,怕别人听到,捂着嘴巴,大眼中泪水成串的滚落,最后轻语道:“我听到四祖自语,你是至尊,谁也比不上,可是被人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