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ts小不点体内血气隆隆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第六十七章痴了

这块莹白的骨头堪称瑰宝,记载了无穷奥秘,有符文的本质,有太古凶兽与神灵对决的刻图,一切都从原始之处入手。

小不点痴了,无比的着迷,抱着晶莹的骨块,每时每刻都在领悟,都在思索,宛若入魔了一般。甚至因为太专心,一路走入湖中,直到水淹到口鼻处才惊醒,这让族人哭笑不得。

“我端着一碗兽奶,放在他的眼前,他居然都没有看到,这不正常啊。”

“完了,小不点痴了,会不会傻掉啊?”

一群娃子嘀咕,看到他这个样子,都觉得他入魔了。

“别太劳心,当心受伤。”老族长严肃的叮嘱,小不点不止一次吐血了,即便肉身再强大也需注意。

小不点十分投入,废寝忘食,透亮的骨块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手掌,翻过来掉过去的研读,认真参悟,物我两忘,沉浸其中。

他又读到了一篇战例,一头金翅大鹏对战神明,骨块上符号密布,刻图很小,但是却是那么的真实,欲透骨而出!

小不点越发的专注,眸子不曾眨动,精气神凝练,几乎要没入了骨块之中,这样投入,连看到的刻图都不一样了。

那只金翅大鹏竟泛出了淡金色光泽,而后渐渐变得通体璀璨,在骨块上显化,宛若黄金铸成,栩栩如生,竟要飞出来!

它与神明决战,激烈无比,两者皆负伤,它沾染神血,也有自己的金色血液,霸绝天地,金色的巨翅遮蔽了整片苍穹,凌厉盖世。

没有记下惊天宝术,只在阐述正统符文的妙用,勾勒出了几个线条,正是此战关键处,真正是奥义无穷。

小不点只看了第一幅图,就又入魔了,沉迷而不知醒转,精神耗到枯竭时,才吐了几大口血,慢慢睁开眼睛。

族人见到这一幕,无不心疼,小不点太投入了,如此痴迷真的要出大问题,纷纷劝阻,不能这般。

“嗯,我知道,那些刻图太深奥了,还不是我能参悟的领域,一切慢慢来就好了。”小不点听从劝告,认真总结。

这样的战例,这样刻图,传到外界,一定会激起轩然大*,即便没有宝术演化,但也绝对能称得上“战神图录”。

金翅大鹏对决神明,能有几人见到?这样的图录一出,足以惊世,是高手梦寐以求的瑰宝,不限于人类,各大种族皆渴望得到!

这就是《原始真解》的可怕之处,阐释符文奥义时,常以这样的战例讲解,由浅入深,由深入浅,触及到了一片不可测的天地。

一叶扁舟漂在湖中,澄净的湖水随风漾起波纹,金色的龙须鱼跃起,闪耀出灿灿的光华,溅起大片的水花。

小不点躺在扁舟上,安静而祥和,通体发光,一缕缕神曦闪耀,在重新构建其体内的符文,与其血肉交融。

他读罢原始真解,感悟颇深,超越以前的认知,明晓了符文最本源的意义,始重修搬血境。一粒又一粒光点浮现,若诸天神魔,常住其躯,为其诵经,守护其形,喂养其神,令他脱胎,不断强大。

效果是惊人的,小不点像个火炉子,连日来不断发光,自内而外,在其体表出现一条又一条纹络,晶莹而灿烂。

族人没有打扰,让他悟道、修行,小不点半梦半醒,全部心思都投入在当中,遨游在一片绚丽的世界中。

神曦弥漫,在其体外化形,宛若一片又一片神羽,小不点体内血气隆隆,每一滴血都孕出一个符文,凝结在一起,气息越来越强盛了。

而在他的体外,神曦覆盖,晶莹而圣洁,他宛如要羽化飞升了一般,洒落下大片的光雨,将湖泊都映照的一片通明。

族人都被惊动了,围在岸边观看,而那些珍禽异兽,如小鸾鸟、独角兽等也都发呆,怔怔地望着湖中,成群的龙须鱼游到近前,沐浴光雨,它们通体密布金色鳞片,在这里交相辉映。北京cd,北京ts,文章新闻,北京变装,北京人妖,

小不点闭着眼睛,身上曦光流转,光雨纷飞,不断蜕变。

天地间的灵精涌入其体内,滋养他的脏腑、肉身,让他看起来剔透而晶莹,精血如长河,滚滚流转,像是在搬转天罡。

最终成了,他重新修行,搬血境圆满,达到了极尽。

小不点睁开了眼睛,所有神曦全部内敛,肉身剔透,如温玉雕琢而成,湖中一群金色的大鱼受惊,迅速摆尾,要沉入湖底。

“噗通”

小不点跳入水中,捉住一头足有上三百多斤的龙须鱼,其身金光流动,其须晶莹而有清香,浑身都是宝。

“鼻涕娃接住。”小不点喊道,抬臂扔上了湖岸。

而后,他钻入水中,迅速追去,再次捉到一条二百余斤的金色巨鱼,散发着清香,径直抛向了岸上。

“哇,鱼王啊,以前捉到几十斤的就算大的了,想不到这种宝鱼可以长这么大!”

“小不点,大鱼不少,刚才这么大个头的我看到了二十几条,快捉啊!”

一群孩子哇哇大叫。这样的鱼王,药效肯定极佳,吃下去后,能显著的增强他们的血气,长出大气力。

小不点并没有继续捉,而是跃上了岸,碧蓝的大湖滋养出这种稀珍的鱼类不易,不能捕尽鱼王,还要它们产卵呢。

“爷爷,我想远行。”在吃晚饭时,小不点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老族长粗糙的手一颤,抬起了头,问道:“孩子,你这么小,修为还没有真的可以纵横大荒,要去哪里?”

“我并不是真的要离开石村,而只是去完成柳神交代下的一次磨砺,想出去转一圈,很快还会回来的。”小不点轻语道。

虽然是出去磨砺,但是目的地却是由他选的。

他的眼中有水雾,想念父母,思念亲人,一别多年了,石子陵他们竟一直没有回来,他无比的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