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ts恋袜机会

宁波ts恋袜机会

在办公楼里上班,哪里可是有着大把的恋袜机会。我就是一个在Office办公楼上班的恋袜一族。  刚到公司来上班的时候总是想着和我一起共事的是一个身材曼妙、两腿修长迷人的飘飘同事。  但发觉电视里面办公室里到处是身材三围都OK的美女!  还真的只是电视啊。随时间的推移,也随着恋袜热不断增温。  自己开始喜欢欣赏班上一位女同事的美腿了。说起她,...

宁波ts红色的胭脂-宁波cd,宁波伪娘,宁波ts变装

宁波ts红色的胭脂-宁波cd,宁波伪娘,宁波ts变装

坐在靠我床凳子上的不就是我弟弟么?我大喊一声“阿军!”谁知他一下子扑到我身上:“哥!我被骗惨了!”说完就痛哭起来。原来是工地的包工头带着全体民工的工资逃了,他辛辛苦苦打了半年工,却落得身无分文。看着身型瘦小衣衫褴褛的弟弟,我完全懵了,只觉得心口阵阵发痛。晚上和弟弟睡在一起,我想了很多很多。我痛恨坏人的无耻,同时也不得不为未来打算,本来指望...

宁波ts的脚奴

宁波ts的脚奴

我是个山里娃,不甘心一辈子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连续复读了三年,终于考取了省城的重点大学。接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那心里的高兴劲儿,真是蹦提了。为这事,还和父母抱着痛哭了一场。临行的那天,爹紧握着我的手对我说:“娃,好好读,爹和**砸锅卖铁也供你!你要对得起自己还有对得起我们和打工的弟娃”带着父母的期望,我离开了大山来到了省城。这里好象是...

宁波ts恋足者

宁波ts恋足者

 我的梅花QUEEN —— 秀秀,比我还大两岁,在一家外企工作,职位不低。  她有一种成**性特有的味道,和一个女强人的高傲的气质。怎么认识她的?  还不是恋足者追美的特殊手法。一次意外,「不小心」骑车和她撞在一起。然后很紧张她,帮她按摩摔疼得脚,送她回家。然后去她家看她,买花,道歉。再然后……。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经常让我为她按摩...

宁波ts乖乖女

宁波ts乖乖女

上天待我不薄,让我先后遇上了四个女孩,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长腿和美足。  我的红心QUEEN —— 媛媛,是一名护士。很温柔,是那种典型的乖乖女。  在家什么都听父母的,在外面什么都听我的。这种女孩现在很少见,更何况她还有一双具有魔力的美脚。说她的脚有魔力一点也不夸张。因为她的脚有一种奇特的气味,咸咸的,但很清新,清新得就像海风。...

宁波ts非常可爱的丝袜

宁波ts非常可爱的丝袜

我最爱上的就是她的课----英语课。我不喜欢女孩把丝袜穿的太脏,有的女孩尽管穿的非常可爱的丝袜,透明度也极高,但是把她们脱下丝袜偷来仔细一瞧,或者当她们有穿凉鞋时,你只要仔细观察一下她们的脚底,你就会发现这个女孩的本质,一点不夸张的说,女孩可以在外表上把自己打扮得很干净,但是实际不一定这样,你只要观察一下她们穿过的丝袜,你就会发现她们的真...

宁波ts开始恋袜-宁波cd,宁波伪娘,宁波ts变装

宁波ts开始恋袜-宁波cd,宁波伪娘,宁波ts变装

我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恋袜,只记得很小的时候就已开始恋上了,但在我的童年是没有丝袜,因为我是一个农村的孩子,从出生到小学毕业,一直很少有机会到乡下或城市里去过,而当时农村相对来说还很封闭,很少(在我的印象里几乎没有)看到女人穿裙子配丝袜的,那时只有妈妈的一双翠花短丝袜,常常成为我的发泄对象,那时我就想,这世上要是能造出一双颜色像皮肤一样,又...

宁波ts大小通吃3P

宁波ts大小通吃3P

原来这,这是情书啊?说实在的,情书是有收过几封,不过以往的经验都是一大早进教室之后就已经静静放在我的抽屉里,这样被叫出来然后众目睽睽之下收情书,长这么大倒还真是第一次。「妳他妈的禽兽!」「干的好啊,李雨扬妳这畜生!」「两个大小通吃3P一起上,雨扬妳好样的!」「妈的,妳们在乱什么啦!给我滚开吃妳们的屎去!」听著这帮唯恐天下不乱的杂碎乱喊一通...

宁波ts的美腿

宁波ts的美腿

如果能将这样美丽的姐姐推倒在床上,揉著那双柔若无骨的美腿,用力的撕开黑色裤袜,从甜美的私密处将我巨大的**插入……「小……小弟,妳怎么流鼻血了?!」「哎,想必是晚上妈妈煮的海鲜大餐太补了吧……」慌张的姐姐抽了餐桌上的面纸,起身为我堵住了鼻孔的血流,另一只手贴在我额头侧面上让我低头向下,担心的看顾著我。在如此接近的距离内,似乎都能闻到姐姐身...

宁波ts发生的趣事-宁波cd,宁波伪娘,宁波ts变装

宁波ts发生的趣事-宁波cd,宁波伪娘,宁波ts变装

姐姐知道我还在发育,回家的时候如果时间不是太晚,经过夜市的时候还会顺便帮我带点吃的回来。也因此在妈妈最近都早睡的情况下,晚上十点之后基本上就是我跟姐姐两个人专属的宵夜时间。我们经常趁著这段时间聊著在各自的学校里所发生的趣事,毕竟在姐姐上了高三之后,除了这段时间之外,我们基本上没有其他的相处时间,早上姐姐都最早起就出门早自习,白天在学校的时...

宁波ts非常的漂亮

宁波ts非常的漂亮

「妈妈,小弟,我回来了……」我的名字叫作李雨扬,十八岁,生长在一个幼年丧父的家庭,有一个温柔漂亮的妈妈,以及一个跟我长得几乎一样的双胞胎姐姐。我姐姐长的并不像男人,相反的,她还非常的漂亮。也就是说,我他妈的居然长得像女人……在旁人的眼中,我们家是个虽然少了个主持的男人却相当普通,并且幸福的单亲家庭。那只是表象。在一连串的意外事件,或说是我...

宁波ts粉红的樱桃-宁波cd,宁波伪娘,宁波ts变装

宁波ts粉红的樱桃-宁波cd,宁波伪娘,宁波ts变装

男孩嘴里含著粉红的樱桃,与他清秀的长相不符,下身的凶茎残暴的刺击著妈妈的花园,越捅越深,直让妈妈舒爽得眼泪都流了下来。双手也不闲著,不嫌烦的用力的在妈妈穿著黑色丝袜的美腿上不住来回抚摸,仿佛可以摸出什么宝藏似的。「宝贝……干,干快一点,妳姐姐快要回家了……」妈妈秀美的脸庞露出了既是愉快又是痛苦的神情,催促著正在与她进行**X戏的男孩。男孩...

宁波ts捅死妈妈

宁波ts捅死妈妈

一户寻常民宅的客厅里,传来阵阵肉体剧烈碰撞的打击声。伴随著噗哧噗哧的水流响声的,是一对男女不住喘息的X靡交响乐。「呼……呼,好深啊……啊啊啊啊,宝贝,再用力点,捅死妈妈……」「妈妈!妳的**实在太紧了,我干得好舒畅啊啊……」年轻男孩叹息著将沙发上年轻妇人全身赤裸,却只裹著黑色亮光裤袜的小脚扛上了肩膀。一边将嘴巴吻上了致密的丝袜小腿,边用力...

宁波ts自愿为奴的

宁波ts自愿为奴的

“只搂着,不超越这个界限。”说完我也不等她同意,就从后面抱住她。她作了一下反抗,然后就任我抱住了。“我什么时候能成为你的男朋友?”我问道。我不禁想做她的奴隶,更想做她的男朋友。也只有做她的男朋友,才有更多的机会做她的奴隶。“我给你两种方式让你选择:一是从咱们认识过一百天;另外一种方式是你给我磕够1万个头。”一百天时间太漫长了。一天就可以可...

宁波ts舔你的脚

宁波ts舔你的脚

“这么快就完了,磕够了吗?”她作出严厉的样子。“够了,还多磕了30下。”我讨好道。“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擅自多磕?作为惩罚,罚你在磕一百下。记住我说什么你做什么,要忠实执行我的命令。”“是,主人”我想这下搞糟了。没办法只得又磕起来。磕完后,我请求道:“主人,我现在可以舔你的脚了吗?”“你要求我啊。怎么刚才我给你说的又忘了?真是个笨奴隶。”...

宁波ts需要奴隶嘛-宁波cd,宁波伪娘,宁波ts变装

宁波ts需要奴隶嘛-宁波cd,宁波伪娘,宁波ts变装

“那天你不是说不需要奴隶嘛?”我反问道。“咱们当时又不认识,我怎么能什么都给你说。”“他们两个人真幸福啊。”我讨好道。“那是。能做我的奴隶是他们的幸运!”她高傲地说。“不知道这个幸运能不能落在我身上。”“你可以求我啊?”她调戏道。“嘤咛小姐,请你让我做你的奴隶把。”我顺势而下。“哪有你这么求人的?比起那两个男孩差远了。” “那我...

宁波ts驯服的奴隶

宁波ts驯服的奴隶

“如果欺骗你,就任你惩罚。”我向她保证。“我给你踩踩背把。”她知道我的心思,而迎合我。这让我十分感动。我趴在床上,被她踩得非常舒服。踩了一会,我说再踩踩正面把,于是翻过身。她先踩我的胸部,然后才我的脸,双脚踏在我的脸上,脸感非常好。我能清晰地感到她脚底是多么地柔软,被这样的脚踩在脸上是多么地舒服。她先用脚给我的脸按摩,接下来分别是眼睛、鼻...

宁波ts鞋上吻了几下

宁波ts鞋上吻了几下

“你近视么?怎么把脸贴得那么近?”她吃吃地笑道。“我想看清你鞋的牌子,你的鞋挺好看。”我辩解道。“好看你就再看几眼吧。时间别太长了,人家的脚很累啊。”她用捉弄的口气说道。有了她的恩准,我又把嘴贴到她的鞋上吻了几下。我不敢耽误太久。就先后帮她把两只鞋脱掉了。脱掉鞋后,洁白的棉袜展现在我的面前。她喜欢穿白棉袜,而且每天都换袜子,所以她的袜子永...

宁波ts征服女奴-宁波cd,宁波伪娘,宁波ts变装

宁波ts征服女奴-宁波cd,宁波伪娘,宁波ts变装

游玩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玩了一天都很累,想洗个澡。但房间没有洗澡设施,只好从旁边的商店里买了个盆子,从楼下院子里的压水井里抽水,把水端到房间里,洗洗脸洗洗脚,水还不是太多,压出来的水流特别细,好长时间才弄了多半盆。我把水端到楼上,告诉嘤咛说水资源太紧张,我们只能用这么多水。我让她先洗脸,然后我洗脸,然后她洗脚,最后我洗脚。她洗完脸后,...

宁波ts喝她的尿

宁波ts喝她的尿

我下意识想到阿晴可能要我喝她的尿,但仍是张开口,果然,阿晴对着我的面小便起来,尿花四溅,一些射在我的面上,一些射进我的口中,尿液的味道很咸,我吞下了不小,被人对着自己的面和口拉尿绝对是最屈辱的事情,但我却出奇的兴奋,我真的相信自己成了一个被虐待狂。从此,只要每当我和阿晴单独的时候,我便是阿晴的奴隶,阿晴便是我的主人,一直至今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