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ts课堂:很多女人在面对SM时侯

上海ts课堂:很多女人在面对SM时侯

一个职业白领的五年调教心路之一(SM–我的养生之道)很多女人在面对SM时侯,总有一种本能的畏惧心理,其实她们并不了解,SM对女人的保养起到很好的作用,让女人从生理上到心理上都走上良性循环。特别是30岁以上的女人,如果能尝试接受SM,将起到其他保养方式起不到的作用,其效果令人惊讶。我今年36岁,接触SM的5年时间里,不谦虚地说,不仅我的皮肤...

上海ts的人生乏味无比­

上海ts的人生乏味无比­

 自我:如果没有了自我,你的人生便平淡无味­  童心:无论你年龄多老,但你的心不能老­  音乐:如果没有音乐,你的人生乏味无比­  浪漫:偶尔浪漫一下,那种感觉就像小鸟飞翔­  优雅:优雅的女人是美丽而自信的女人­  ­沉思;在你要发火之前,先给自己十分钟的思考时间­  驰骋:如果真累了,就休息吧,要学会善待自己­  纯洁:做一朵出于污泥...

上海ts的脸都吓白了

上海ts的脸都吓白了

我告别于小童一家时,怎么都找不到于小童。我看看表,说不等她了。我刚要走,一个小孩跑来告诉:“于小童挂在半山的树枝上了。”  我们急匆匆跟那个孩子跑到那个山上,离山顶很近的陡坡上长着几颗果树,零星地结着几个野果子,于小童挂在中间的一棵树上。她恐惧地大喊大叫,树枝被她压得摇晃着。虽然这不是悬崖,可也非常陡峭,摔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大家的脸都吓白...

上海ts最纯粹笑容

上海ts最纯粹笑容

公共汽车停在一个小镇上,不再向前行驶,前面是崇山峻岭。而这里,离于小童的家还有40里。出租车司机一听去那里,全摇头,说跑一趟赚的钱都不够修车——路太难走了。最后好说歹说,才有一个司机肯去,条件是我加一半的钱。  近黄昏,到了于小童居住的山坳。于小童的家比她说的几乎还要穷。破旧的泥草屋,屋内空空如也,只有一台很小的黑白电视,上面贴着某地捐助...

上海ts快快乐乐的

上海ts快快乐乐的

 从未想过与于小童再有联系。一个月以后,一封感谢信从鄂北山区飞来,飞成校报的头条。彩色大标题:把爱送给山区孩子的大学生!旁边配我的照片,一脸勉强的笑。我很恼火,给我贴上爱心的金子,再闹到尽人皆知,想达到让我不得不继续资助的目的吗?不曾想小小的孩子竟如此狡诈!或者狡诈的是大人。我很气愤,给她回信,告诉她,我的学费也需要我自己千辛万苦打工赚取...

上海ts媒体都有嚗光

上海ts媒体都有嚗光

我给她买了面包,她告诉我她叫于小童,12岁,住在鄂北山区一个我从未听过的地方。她说她家原本就穷,她读三年级时,奶奶生病瘫痪在床,爸爸干活的时候从山上摔下来,因为治得不及时,右腿被迫截肢。为筹备医药费,能借到的钱都借了,家里值钱的也都买掉,还是欠了二万多元的债。那时家里吃粮都得靠救济了,哪还有钱让她上学呢,她就辍学了,帮妈妈做本不属于她那个...

上海ts在繁华的商场前

上海ts在繁华的商场前

一连三天,那个小女孩跪在繁华的商场前,膝下压一大张纸,密密地写着家庭困难、无力上学、请求资助一类的话。这样的事早已不新鲜,据说有的失学少女是三十多岁女人扮的。我每日经过她,但也只是经过而已。我赶着去商场附近的美食乐面包坊。大三的课不忙,我在那里做兼职,每天从18点到22点,一分钟不可以休息。  我钦佩靠辛勤打拼活着的人,堂堂正正,不卑不亢...

上海ts一张幸福的笑脸

上海ts一张幸福的笑脸

 晚上,我和爱人把臭臭所有的玩具、衣服和臭臭用过的东西,照片和我的日记,到十字路口全部烧掉了。  我悄悄地留下了臭臭的一缕胎毛和一张他百天的照片。在那张照片上我有一张幸福的笑脸,快乐地拥抱着我的孩子。这是我留下的与臭臭的惟一的联系,也是我做过母亲的惟一纪念。再有,就是我对臭臭永远的记忆和无尽的思念。  我仍不记得那一夜我和爱人是怎样熬过的...

上海ts对爱人的关心

上海ts对爱人的关心

在他做完手术后,医生告诉我臭臭还能活半年。我真的以为他能活半年呢,但只有两个月,我的臭臭就走了。  臭臭要走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他要离开我的征兆。他不吃不喝,安静地躺在我的怀里,轻飘得像一片羽毛,他小小的眉头紧紧地皱着。我抱着他,只能紧紧地抱着他。而臭臭也只让我抱着。他不停地在我的怀里扭动,不停地喊:“妈妈,难受。妈妈,难受。”...

上海ts|变装伪街|上海伪娘

上海ts|变装伪街|上海伪娘

 手术车推了出来。我却躺到了另一张床上。我很虚弱,从心里的虚弱。我支撑着起来。我必须起来,我是母亲。我看到了他安静的身体,小小的身体。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我抱起他,他是那么地轻盈,我抱紧他,我怕他飞走。他的左眼蒙着一块大大的纱布。他的麻药还在起着作用。他很安静。那一刻我忽然有个幻觉:是不是他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我狠狠地咬了一下嘴唇——不要...

上海ts孩子一样地可爱

上海ts孩子一样地可爱

还记得很久以前,有一则新闻:一个母亲在自己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把孩子推到车轮下,而后自杀。新闻播出后是一片谴责那个母亲的声音。而我,可以深深体会到那个母亲的绝望和痛,因为她已准备了死亡,她不能忍受自己的孩子孤单地生活在这个世上。  孩子的眼睛一天天地变化,变灰,变红,再变灰。我恐惧地看着它在不停地变化。我不止一次地想象要杀死臭臭,好结束病痛对...

上海ts好奇的目光

上海ts好奇的目光

我一下子跌坐到了地上。很久才发现我已失声痛哭。我的心中狂喊:“不可能!决不可能!”我感到血被抽干了,心被揉碎了。爱人让爷爷把孩子先带走,然后拉着我走出医院,我们拉着手,漫无目的地穿梭在北京喧闹的人流中,泪水在我脸上疯狂地流着,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悲伤。我知道茫茫人海没有人能帮助我的孩子,我也不能。医生告诉过:得这个病的孩子在走的时候两只眼睛会...

上海ts仍清楚地记得

上海ts仍清楚地记得

慢慢地,他开始学走路。开始他在学步车里学习。他学得很快。常常看到他的身影在家里冲来撞去。他很好奇,他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会微笑,然后亲一下,看见加湿器冒出的白烟也会伸手去抓。在我给他做饭的时候,他会把车停在厨房门口,好奇地张望。他很依赖我,不论我在哪里,他都跟着。哪怕是我在洗澡和去卫生间,他都会重重地敲打着门,在确认我在里面的情况下,安静地等...

上海ts那样的娇小

上海ts那样的娇小

 在这五年里,没有一天不想念我的孩子。不管我如何努力让自己忘却,但总会在某一个不经意的时刻,某一个不经意的碰触,让我泪流满面。  我喜欢男孩,我一直认为男孩比较皮实比较好养。我喜欢淘气顽皮的小男孩。  我知道我是一个小小的小女人。并为此而自豪。  后来,我有了儿子。有了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孩子。  我给儿子起了一个名字叫——臭臭。  有孩子...

上海ts爱的那个最后的男人

上海ts爱的那个最后的男人

女人:我。我。我……  和尚:你现在拿一根蜡烛放在你的眼前,用心看看那根最亮  女人:当然是眼前的这根最亮。  和尚:你现在把它放回原处,再看看那根最亮  女人:我真的还是看不出那根最亮。  和尚:其实你刚拿的那根蜡烛就是好比是你现在爱的那个最后的男人,所谓爱由心生,当你感觉你爱她时,你用心去看就觉的它最亮,当你把它放回原处,你却找不到最...

上海ts离婚后另嫁他人

上海ts离婚后另嫁他人

和尚:你能确定你现在爱上的这个男人就是你生命里唯一的最后一个男人吗?  女人:是的。我有很多年没有动心了!遇上的这一刻,我不想错过!  和尚:你离婚,然后嫁他。  女人:可是我现在的爱人勤奋,善良,有责任,我这样做是否有一点残忍,有一点不道德。  和尚:在婚姻中没有爱才是残忍和不道德的,你现在爱上了别人已不爱他了,你这样做是正确的。  女...

上海ts像姐姐一样|上海cd|上海变装交友

上海ts像姐姐一样|上海cd|上海变装交友

 上午,陈怡倩接到母亲的电话,这一次,她无法逃跑,只能主动订位吃饭。上一次与母亲和姐姐吃饭,她离奇逃跑,虽然母亲没有追来公司,可是她心里不安。最近几天,她开始在想,是否该回家了。可是,仿佛缺少一个契机,她不好意思回去,也找不到理由。除非,能够将公司的现状改变,有一个更好的局面。可是,一时间怎么可能呢,即使有赵紫薇的帮助也不行啊。...

上海ts回的短信|上海ts|上海cd交友

上海ts回的短信|上海ts|上海cd交友

 可是,拿着手机看了一会,她却回了一个短信给陈怡倩:“我在风流快活,别打扰我。”    陈怡倩的短信立即回过来了:“怪不得我好像听到你的呻吟声了,叫得那么大声,都传到马路上了。他行不行,能撑得一个小时吗,你在上面还是下面?”    赵紫薇又气又好笑...

上海ts约会|上海伪娘交友|上海变装

上海ts约会|上海伪娘交友|上海变装

我不知道,我今天才第一次听到的士司机说到这个人,怡倩你太过份了。竟然利用我去接触这个该死的男人,你自私,你不愿牺牲色相,就找我做!”    “紫薇,别胡说,我从未这么想过。再说,章俊约你不是我的主意,我也没促成你们的约会。”陈怡倩很委屈,虽然她一开始有过这样的念头,可是到了这样的时候,她却不安了。&...

上海ts化妆技巧|上海ts|上海伪娘cd

上海ts化妆技巧|上海ts|上海伪娘cd

 赵紫薇刚将手袋移开来看清去路,却见到人群外刘宇那惊愕的表情,他看到这一幕似乎无法相信,这是自己一直暗恋的赵紫薇,跟那个著名的花花公子正在记者的围堵之下。就在赵紫薇一愣之间,又招来一阵闪光灯,她慌了,只好又将手袋挡在面前,低头将长发遮住脸。    而章俊则微笑着,仿佛只是面对着老朋友一般,...